谁的城市

1、2008年的最后几天,媒体外联群里的盘点链接就像鸡毛一样让人厌倦,尽管大家早都成年人了,但还是要不停的自/摸。互联网新闻的原创永远是一个艰难的攻坚命题,在这条路上,现在的我们都成了脱坯的手工业者,机械而粗暴。接下来我们能不能做到不再人云亦云?

2、3天2起火灾,中国中铁这个亚洲最大的建筑企业让西安市长在新年第三天以公开道歉的形式首秀,多少有点晦气。这么大的工程不出点意外是不正常的,只不过恰逢年关。我更愿意认为那是西安地下的先人们给2008年放了几颗烟花。

3、很多人都知道西安地铁3天2起火灾,却不知道2008年最后5天里的3起群体性事件,堵路,堵路,还是堵路。和宏大的2008年盘点比起来,我更愿意在这三个路口停下来,听他们说点什么。

4、他们比我更热爱这个城市,他们的孩子在这个城市里出生,他们用大半生的积蓄换来几十个平米,最后却发现这不是他们的城市,他们能做的就是站在路口和警察对峙。千百年来,那些反反复复的历史其实都是一些简单的重复,历史伟大吗,但那一颗平民的心永远没有改变过,属于他们的出口没有改变过,温和和粗暴都是一样的下场,理性和忍让都是一样的下场,站在路口和不站在路口没有区别,热爱和不热爱没有区别——这是草民的宿命,这是2008年最大的硕果。

5、如果你不能够体味一颗草民的心,2008年,做再多再深再大的盘点,都和没做一样。

6、央视著名制片人陈老黑说,非诚勿扰最大的缺憾就是缺乏真诚。我向来对这种年底贺岁的东西没有太高的要求,能让我一笑就满足了,但有一个意外:葛优在汽车里对邬褬说,这么多年来很孤独。这句话就像北海道的原野一样深远,让人忧伤。还有,舒淇穿上衣服比不穿衣服要性感的多。

7、2008年最后十天,我分别去了这个城市最神秘的几个地方,人大、政协、政府、省委、市委,有两个人值得一提,一个是省委门口的警卫,我出进间问了三个问题,他没说一句话,全部用手势作答,我怀疑那是个哑巴。另外一个人是在省人大大厅里面的一位制服美女,进去的时候,她站在旋转门边,表情温和,点头示意,但是站不稳,腿老动,在方圆两米内走走停停,似乎再不耐烦的等人,不像是门迎小姐,我下来的时候,她还站在那里,依然是不安分的走动张望,腰不停的弯下去,再挺起来,如此反复。我后来想,她大概是想上厕所,但因为没有人换班,又不敢私自离岗,只好憋着。

8、有两个朋友,一个要结婚了,一个要生了。我们都抵不住,抗不过,必须妥协。

9、希望inxian能够软一点,再软一点。我希望我们看到的东西更有趣,更软,更烟火,更平实,更贴近。就像是晚上洗脚,一滴水溅到了脸上。脱下媒体的皮,做回真我。

10、你知道等我完成工作回到家已经9点多了,再等我吃完饭已经10点了,这时候电脑是不属于我的,属于韩剧,所以我只能到11点40的时候才能开始写这个10条。这就是我的家庭地位。

11、时间所限,我只能以条条的形式偷懒,对不起了。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谁的城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