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Ⅱ):该不该信任你?我的兄弟…

【接上:拿什么帮助你?我的兄弟…

两个多星期过去了,那个兄弟打电话告诉我,说他还是去KTV工作了,月薪800,包吃包住。

我说:也好,你先保住自己的温饱问题吧,坚持过这个冬天,这才是最现实的考量…

但是,他在KTV的饭店工作了二十天后,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回北京了,说:我听不懂那些饭店工人的陕西话,被人骂了都听不懂;我受不了KTV宿舍里冷冰冰的板床,很冷,没暖气,我的被子很单薄,还是夏天的薄被;我吃不了哪里的饭菜,吃了就吐;我晚上睡觉失眠,白天还必须一刻不停地在KTV饭店里走来走去,要是站在一边不动,被人看见了就要挨骂;整个饭店里就属我的学历最高,店长都没我高…

我说,你能不能再坚持一下?

因为这一个月来,我四处托朋友帮他物色工作,现在有了一些眉目,预计春节之后会有好消息。而且,北京那边也有一些朋友,联系到了一个影视制作机构,愿意看看他写的剧本,就算不在西安,回北京也有奔头了。

我问:你已经在西安坚持了这么多年,为何不再等一等?别人在KTV饭店里能吃能喝能睡,你咋就不能?你是不是拉不下脸面来?是不是无意识地摆出了自己是大学生的身份,从而遭到了那些低学历同事的“排挤”?

我说:能不能坚强一些啊?

他说:不能了,我已经决定回去了,现在已经辞职了。

我无语,我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再干涉你的判断。

随后,他问:我想在走之前去看看你。

我说:好啊,你来吧,我也算是送你一程了。

不料,他说:我还要去看个老师,他对我帮助很大,但是我手上没有像样的礼物给他,能不能从我上次卖给你的马勺里拿一个给我?

我犹豫了一下,我说:好吧。

××××××××

今天晚上,他来了。赴宴,吃这顿散伙饭。

我请他到了科技路上的香悦楼,一个粤菜馆子,里面的粥很好喝。

我点了两份粥,一份葱饼,一盘蚕豆,一碟辣热豆腐,和他一起吃。很快,两个人干掉了这些东西。

完毕,他问:能不能再给我一个马勺?我还有一个老师要去拜见?

我压制住自己心里的疑问,说:好的。

我让他在楼下等我,但是,他说,我上去跟你一起拿吧,这样你就不下来送我了。

我想,也好,就一起来吧。

到了我的办公室里,他看到了那三个马勺,然后从里面挑选了线条最简单,色彩最少的“蚩尤”。

我漠然地锁上了物品柜。他讪讪地笑着,对我说:我走了,你别送了。

我说:嗯,好,我不送了。

我头也不抬地坐回我的办公桌前,从带他上楼,到他拿着马勺走人,我一个正眼都没看他。

我心里升腾起一股深深的悲哀:果然啊,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打开电脑,我家娘子在线上,我对她说起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娘子说:他肯定是个骗子。

我心里也有疑问,他是不是骗子呢?按理说,他是我的大学校友的堂弟,我应该可以从我校友那里得到他的真实信息。我给校友发电邮、留言,帮我确认此人的身份。

随后,我在互联网上搜索他的“名字+西安+工作室”,我发现了他的照片,就好象我第一次看到的那样,一个瘦小的北京男人,手里夹着一支烟,坐在电脑跟前…

看到这张照片,我的心里又涌出了一份同情,我不由地要问你:该不该信任你?我的兄弟…

我还发现了他们工作室的博客。我惊奇地发现,这是一群非常有理想、有思想、有深度的家伙,而且,他们关注的话题是那么的广泛,从哲学到政治学、到历史、文化史、思想史,尤其对独立电影的理解和把握也非常透彻。

更离奇的是,他们竟然有一个非常正规的读书会,在读书会上对2008年5月份家乐福门前的示威行为进行了深刻的鄙视…

但是,残酷的社会现实,剥夺了他们做梦的权利,也剥夺了他们鄙视别人的权利。

兄弟啊,我决定还是信任你了,我善良地坚信,你会有好起来的那天,你会有更好的梦想。希望总是存在,就如同你们工作室官方博客里的这一束灯光,尽管微弱,但是足以照亮你们的心情。

Published by

12 Replies to “在西安(Ⅱ):该不该信任你?我的兄弟…

  1. 香悦楼的饭他吃了不吐吧,这是北京来的八旗大爷么…卖给你的东西还能要回去,而且亲自挑选了上等货色,确实有思想,比博主你有深度啊……你家娘子的说法有道理,谁知道他是不是拿着马勺找下一个买家去了,这兄弟有经济头脑,是块好料,

  2. 楼主太多疑
    这篇文章最后有些太阳光了
    这位小兄弟会在生活里继续栽跟头的,直到某天他开始享受生活的rape

  3. 我觉得吧,还是拉不下脸来,接触的什么艺术啊、哲学啊、独立电影的人,再让他去跟别人一样在KTV饭店里能吃能喝能睡,肯定心里就有落差了,把自己太当回事,所以跟现实就会有反差。所以不是我鄙视这些所谓搞艺术的人,而是,他们连最基本的生存理念都搞不清楚。任何时候,保有饥感的幸福是第一位的。

  4.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
    楼主写这个文章太不相信兄弟了。
    把自己和他的处境换一换。

    楼主可能电视剧看多了。大人物倒下来总是干最差的活,有一天又腾飞起来了。但是现实中有多少这样的故事呢?

  5. To oldcpu:
    没有啊,我始终把他当成朋友,只是觉得此事他做得怪异。
    我已经好多年都不看电视剧,我尊重他的尊严,但是他出尔反尔,何尝顾及到我的尊严?

  6. 哦…一直都是潜水的,可是今天有点忍不住~

    好复杂的故事,虽然楼主娓娓道来,波澜不惊,但是我286的脑袋还是处理不了了

    不过简单说就是:他穷(也可能是装穷),卖楼主几个马勺糊口;后来又因为更穷(也可能是又在装穷),把原本卖给楼主的马勺要走送人。然后楼主不开心了,进而怀疑他的人品有问题…貌似从一开始,这只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还没有上升到信任的高度。believe不等于believe in,信任是发自内心的。不会因为马勺动摇。

    其实楼主也可以在他要的时候不给他的呀,或者说明自己的疑问(当然我不能要求你和我一样直接)。表示同意是不是代表楼主相信他说的话了呢?起码从行动上是这样的。相信了,给他,后来又怀疑,也算是出尔反尔的一种吧?

    我在想,如果某天,他寄还楼主几只马勺,楼主会为今日的两篇日志而羞愧吗?又或者他更直白一些,寄还您几百块钱,您会不会怪他也不相信你呢?希望他不会这样做。

    哎!信任力如此脆弱不堪…不过也怪不得楼主,楼主脆弱的信任力度也是自我保护的表现。没有理由要求你勇敢,但是勇敢一些总会好一点。如果你继续相信他,你只是损失了一点钱或者两只马勺;如果你因此怀疑他,你损失的不仅仅是钱或勺,还有一个朋友。

  7. 楼上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什么叫出尔反尔?就是怀疑了下就叫出尔反尔?

    要是博主,让他把马勺拿走了,后悔,追出去要回花钱买的马勺这才叫出尔反尔。

    人家楼主就是怀疑了一下都不行?

    几百块钱对你不算啥,或许对楼主来说也是血汗钱呢!

    花了血汗钱买的东西又被人要回去还连怀疑的权利都没有?

    试问楼上的,你在商场花钱买双皮鞋,你付了钱商家不给你鞋你愿意不?

    认真看了博主的两篇文章,博主和那个人MS并不是朋友,何来失去朋友一说?

    不要动不动的就上纲上线!!!!

    花钱买了东西再被要回去,那就是变相被骗了几百块钱么。有怀疑也是正常反应,不怀疑的才是白痴!

  8. 楼上更激动了,如果按照你说的连朋友都不算,那何必称兄道弟?这兄弟关系未免过于脆弱~

    如果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兄弟,只是一个路人甲,那就不用写这样的文章来记录。当初更不用满足自己无谓的慈悲心去买几个马勺。是朋友吗?不是;是兄弟吗?更谈不上;说来说去只是站在高处可怜他而已。那事情的发展也不错,更能证明当初博主的施舍的怜悯是对的。事实证明“兄弟”确实和他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确实值得居高临下的去可怜!

    刻薄的说,花两百元将自己提高一个层面,太值得了!

  9. 我晕,这都说哪里去了?我可不想提高什么层面,提高层面有啥好处吗?
    那兄弟自己的精神层面不比我低,高级得很呢。

  10. 10楼的兄弟啊~
    你看,我现在也在称呼你为“兄弟”了。
    在基督教里,天下男人都是兄弟。
    太平天国洪秀全也是兄弟相称。
    黑社会你死我活,搞的都是兄弟。
    不同的语境里,有不同的含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