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质彬彬,俨然君子

原文首发于《蓝荷笔记》,由“温和的麦子童鞋”整理。 】

用网络流行的语言,这八个字的意思近似于装×。孔子的原话是: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者,文化也,通纹,纹饰也就是装,装修的装,装什么都是装。文化其实也是一种装饰品,比如吃饭不能用手抓,要用筷子;男女有防,见面要穿衣服,打扮起来——而如今这个“装”的产业是相当发达。

文化有文化的收益,文化显得我是文明人,不同于野蛮民族,吵吵闹闹。但文化也有文化的成本,装饰的太厚,就成了老古董、历史人物、顽固不化。就像有些年龄大的阿姨为了掩饰青春不在,抹上很厚的化妆品。

但文化最重要的成本不是抹在脸上,而是被文化猪油蒙了心,抹在心上。男女授受不亲,道德文章打散了多少鸳鸯。文化层次最高的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也有人号称,只羡鸳鸯不羡仙。鸳鸯虽系野生,质朴天然;而做神仙,戒律太多、原则泛滥。像许多知识分子,让规则淹没了内心——平日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而乱世风云,勇武多自贩夫走卒,红袖浪子。

因此,皇帝有没有穿衣服,只有孩子可以看清;大人经过多年文化的熏陶,眼里已经没有了光与不光,何谈真理?Listen to your heart,内心充满了杂音,听到的是鸟鸣还是驴叫?你确定?文化以及文化所造成的压抑——成了当代多数受过教育者的隐疾;缺失信仰的教育,千千万不独立的人格。

因此,有心理培训师曰李子勋者,仅依靠“文”、“质”冲突的模型,解释各色心理症状,从CCTV到“心理月刊”,一招鲜吃遍天下,赢得不少掌声。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文质彬彬,俨然君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