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选择

原文首发《蓝荷笔记》。有学生问老师恋爱问题,该大学老师竟然表示支持学生谈恋爱——由“坚忍的麦子童鞋”备注】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学期结束已经一星期了。这段时间过得很匆忙,转眼又要回家过年了。想着你应该回家了吧,没关系,这份迟到回信,就当是给你的新年礼物吧,新年快乐!

对于你邮件中提到学术道路,我现在只能说是,还在边缘徘徊吧。我自己受到的教育也千疮百孔,在你们面前侃侃而谈的同时,内心的空虚也常常泛起。一些话姑且听之,而真正的知识和智慧需要到社会经验和工作实践中寻找。我没有在市场中打拼过,许多东西只是坐而论道。不过很高兴看到的是,你们班有一群很努力的同学,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学习中能相互鼓励,共同努力——同学之间的彼此激励的效果远远超过一位老师对学生的影响。

关于学生谈恋爱,我个人是支持的。对每个人一生而言,恋爱都是比较美好的东西。恋爱,无论结果,都会对每个人未来的感情趋向、同情心的培养以及价值观的养成产生重要的影响。但在恋爱之中,培养自己爱人的能力很重要;缺乏“爱人”和“自爱”能力的恋爱都会伤害两个人。这一点像我们经济学中所学的“需求”这个概念,不光需要want,支付能力也是必须的条件——爱人的基础需要有感受别人情绪和自爱(自我约束)的能力,没有爱人的能力,可能会遭受很多的挫折!

弗洛姆有一本《爱的艺术》,写的不错,我买了几本送人。有时间你可以从图书馆借来看看。其实我们多数迷惑都来源我们信心、信念和信仰的缺失,“惑”是因为你可以选择,但不会选择。为什么不会选择呢?因为利害得失无法统计、计算,能算清楚吗?机关算尽有什么“好处”?还记得布尼丹的驴的故事吧,如果这头驴信仰生存是第一原则的话,理性原则就应该服从生存原则。而问题在于他没有信仰,只有理性;理性在无法计算的领域应用,相当凶险。

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到了今天,也遭遇了这一困境。对斯密的误解,可能需要几代人付出代价。市场经济的竞争可以数量短缺的问题,但在那些非连续交易的产品中,比如医疗、教育和农产品质量上,政府监管和自己我参与鉴定的效果都很有限——这是我们无法超越的“囚笼”。这一点也决定了市场在我们生活中的有限作用,它只是一个维度,不能遮蔽我们作为整体的生活。在市场之外,我们还有家庭,还有幸福,还有信仰,还有满天的繁星和每个人内心的道德法则!

如果你有了单一的信念或者信仰,你的困惑就会少很多;一如历史上许多殉道者、革命者,虽现实艰难困苦,他们也能够专注而坚持的生活着。他们可以不“理性”,这不妨碍他们的选择、他们行动和他们的生活。

总之一句话,你怎样信仰,就怎样生活。这是你在这个世界的最高权力,也是你幸福、痛苦的来源和一切行动的准则。只是信仰这东西,得靠自己去找。在自己社会经验和工作实践中去找。无论王阳明提出知行合一,还是杜威所提出的教育即生活,都强调实践的重要性;遗憾的是,大师已去,我们今天的实践只指向考试了。

Published by

1 Reply to “爱与选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