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长安

原文由时雨首发于花间半壶酒

秦中自古帝王州”,长安,作为一座城市,很难为世人所遗忘,它总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活在全体中国人的记忆之中,即使这座城现在已经蜕变为了西安。但话说回来,西安只是西安,而非长安,即便是现在提议把西安改名为长安,依旧有着不少的本地人反对。“举目见日,不见长安”,长安虽早已离我们远去,但我们不妨在诗歌中搜寻一下长安的痕迹。

四季
长安城是有四季的,而不像现在的西安,几乎是仅有夏冬两季,春天与秋天短的让人几乎可以忽略,多半是那时的气候还远未遭受工业文明的毒害。否则也不会有如“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与“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般的佳句了,至于说炎炎夏天,则是“早夏宜春景,和光起禁城”,到了冬天,又是一副“长安雪后似春归,积素凝华连曙辉”的景象了。可见,至少在那时,长安的景致还是悠扬的。

人文
相对于长安的景致,人文的色彩会更加浓重一些,按照现在的话说,长安那时可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自然会是人杰地灵。城里的居民,是“花萼楼前雨露新,长安城里太平人”,都被称为太平人了,起码说明了那生活还不差。至于说那时的夜生活,可是“长安城中月如练,家家此夜持针线”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貌似是比现在要和谐多了(笑~)。做为首都,丽人也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在“三月三日空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说的就是曲江边上,现在大唐芙蓉园里面就有一组关于此的塑像,颇为精致。与人文远点,俗气点儿说,住在长安达官贵人也不在少数,“豪家沽酒长安陌,一旦起楼高百尺”,要么就是“碧池新涨浴桥鸦,分锁长安富贵家”,GDP可是被这群人极大的拉动了,如果当时有这么个说法的话。当然,如果你孤身一人来到长安,一个人面对如此一个国际大都市,难免也会惆怅孤单,就像“滞雨长安夜,孤灯独客愁”与“年年今日谁相问,独卧长安泣岁华”所描绘的一样。


朱雀大街算的上是长安城里最知名的路了,根据测算宽度超过150米,甚至是比现在北京的长安街还要宽上一些。而现在,朱雀大街还在,只是远没了千年前的威风,成为了朱雀路罢了。相对于现在总有层土的街道,那时可是“长安大道沙为堤,早风无尘雨无泥”,可见当时环境之好,生态还远未遭到破坏。那时,只要“暗闻歌吹声”,就“知是长安路”了,可见其之著名,而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中心,长安街道的繁华自然是“红尘白日长安路,马走车轮不暂闲”,大概就像是王府井南京路的感觉吧。对于要离别长安,奔赴远方的人们,“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现在,如此景象,每年七月都可在各个高校目睹。

离别
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柳管别离”。在长安离别,免不了要在灞桥边上折些花花草草,古人们还以此为荣,称作“都人送客到此,折柳赠别因此”,还流传着“年年伤别,灞桥风雪”的词句,现在,对于即将散伙的人们,散伙饭则成了最好的慰藉手段了。但无论如何送别,对于离开长安的人,总是“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

思念
忆长安,九月时”,离开长安的人,难免会有思念,就算没有这种思念,作为中国人,对于当西安被称为长安的那个黄金时代,多少还会有些怀念的。而对于现状,甚至会有些像“秋寒可自长安到,再忆长安已太迟”的遗憾,或者是“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般的忧愁,所以说,发奋努力才是正经事儿,不管你为了什么。

此时此刻,至于说显示器前的你,对于长安,多半是“忆来唯把旧书看”吧,那么,你又“几时携手入长安”呢?没有机器猫的航时机,来西安转转也好啊。

长相思,在长安
——李白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长安,长安

  1. 长安已远…变成了一个文化元素,一个文学符号。

  2. 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深深的吸引着我,即便他已经没落,即便已经远去了1000多年,但我还是深深痴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