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就是一头死猪

有些工作是可以提前着手的,比如骂春晚。春晚早已成为横在新年门槛上的一头死猪,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扒在网络上为虎作伥,春晚8点开始,8点01就有人在网络上开骂了,后面是一排提着刀子等着要杀猪的糙哥。在年29的早上说春晚,我属于提前磨刀。

首先春晚不是春节的全部,甚至不是过春节必需的元素,充其量他只是现代科技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私生子,或者都算不上,在我看来,它根本就只是中央电视台的一台阵营庞大、涂脂抹粉的商业晚会。在社会上,有许多人喜欢和社会名流、达官贵人合影,甚至是几百人的合影,然后挂在家里的显眼位置。所谓CCTV就是这个人,它蹭着年的光芒绑架了春节,这么多年来,它始终贱兮兮的站在除夕夜的正中央操持着国人的年夜饭。它端什么你吃什么。以上是一个脑壳还算清亮的人在谈春晚之前必须明白的常识。

想过没有——你为什么要吃它端上来的?为什么不吃别人端上来的?它是什么时候开始操持你的年夜饭的?你给它授权了吗?如果没有,它为什么可以如此光明正大的无耻?30年了,我们要不要换个厨师?

这样的问题一点都不禁不住推敲,但又非常值得推敲,因为它反映了太多深层次的症状。请注意,这里分析的不是“宋母与杰伦兄能否演绎出另外一个版本的《千里之上》”、“以及离开宋丹丹的赵本山要打多少折扣”,这是娱记干的事,是年30之后才提刀子的人干的事。我想说的是,即便30晚上的所有人都被春晚伺候的舒服的直哼哼,也不能挣着眼睛回避这个问题——改革都30年了,我们还在看春晚,我们的春节就只剩下了春晚了。

结论无疑是可悲的,甚至语气一下子都短了一截子,因为更多的时候,不是央视春晚绑架了除夕夜,像QQ弹出一样强行推送,而是中国太多的老百姓在中国文化5000年之后,在改革开放30年之后,过春节似乎只有看春晚了,这甚至已经成为唯一,并且被严重依赖,老百姓没有别的选择给自己的除夕夜添点另外的内容,要么就是赌博。

因此春晚的问题就是民生的问题。因为现实当中不是每个人都像湖南卫视上那群SB一样手里拿着棒棒热爱着文艺晚会——请让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智商的人还是占了绝大多数的——老百姓的选择在更多的时候只有一个出发点,钱。有钱的话,没人愿意呆着家里看虚假繁荣,都去马尔代夫裸泳去了。另外一个则是消费观念问题,所谓守岁,合家团聚,这样的时刻呆在哪里都不如在自个家里。

央视春晚,只要它是央视下的蛋,大裤衩下的蛋,就无法避免宋母与杰伦兄这样堪称伟大设想的搭配,那么也就无法避免被骂,不如停上一年,响应祖国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伟大号召,年三十晚上去干点别的吧,哪怕是赌博,你输我100块,我赢你100块,统计局就可以统计为GDP200块,多么伟大的贡献。

昨天在理发店看西安晚报,看到山寨春晚和酱油春晚的消息,阵痛之中找不到愿意接生的医院。许多人对这样的东西充满兴趣,当然在可看性上它一定会比央视下的蛋更有趣,但是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上,我们需要的不是用一个晚会来代替另外一个晚会,也不是无数个晚会争奇斗妍,我们需要的时老百姓在年30的晚上能够关掉电视,这不是一个充满了叫板气味的山寨春晚和酱油春晚所能干的事情。

一切都没有新意,永远玩不出新花样,这是央视春晚年近30活生生的尴尬。回头看看20年前的春晚,粗糙的如同企业的年终聚会,但许多人始终念念不忘,记忆就是这样的不靠谱,站在今天过去死了,但是看着过去的春晚,却感觉现在死了。

春晚,这头猪的一生,大概也就这样了。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春晚就是一头死猪

  1. 写得深刻!
    老百姓啥时候不看春晚了,不在电视机前过年了,中国才算是国富民强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