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女子

如果能回到从前,我很想去一个就是民国时候的沪宁杭。那时候的中国,就好象一个大梦初醒的婴儿,重新审视着自己周边的世界,固守着自己的文化传统,也开始吸收其他国家的养分和元素。

而那个时候的沪宁杭,也集中了张爱玲、关露、萧红、孙多慈、陈竹隐、林徽因、张幼仪、陆小曼、施绛年、陈洁如、潘玉良、王莹、胡蝶、阮玲玉…等一批的绝世性情女子。这些美丽的名字,注定伴随着一段段美丽而伤感的爱情故事,成为故事、成为传说。

《民国女子》封面

那是一个美女辈出的年代。

中华民国在大陆只有37年的短暂历史,这37年里,却诞生了如此之多的动人情话。那时的女子,和那时的中国一样,既复古有时尚,既典雅又奔放,她们为那段灰暗而苍白的历史涂抹上了一层娇艳的色彩。

是什么让她们绽放得如此令人心醉?

《女友》、《爱人》杂志的编辑叶细细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里,试图用她自己的理解去还原民国时期这些女子的悲欢离合。不过,叶细细喜欢追究她们情事的细节,而不善于寻找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

今天的女孩子们,想要全面吸纳古典文化,几乎不可能,因为,升学和就业的压力让她们跟着考试的指挥棒走向了应试教育的深渊,她们是为了活着而去读书;民国那时的女子是为了修养去读书,这不是一个等级和层次的。

今天的女孩子们,想要全面接收西方文化,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的女孩子们中大多还是要生活在中国,能够全面去欧美留学深造的,毕竟还是很少很少很少…就算全面西化了又能怎么样呢?被称为“香蕉人”而已(注:内白外黄,被形容完全西化的华裔)。

看杨绛、张爱玲等人的书,他们回忆起小时读书时候的场景,总是那么真真切切、娓娓道来,让人羡慕不已——温和的老师、宽容的体制、自由的思考、严谨的学风。那是一个教育未能普及,但是水平却非常高的时代,也只有那种半中半洋、洋华混杂的时代,才能哺育出来那样的女子。

雨林漫步在文章里曾经说:所有“旧”的东西被付之一炬,包括有形的物质和无形的思想,熊熊的烈火烧红了迷茫的眼睛,烧透了如雪覆平原苍白的大脑;而“新”的东西,虽然张牙舞爪的晃动着,却始终没有在承诺中逶迤而令人欣慰的来到。

所以,很显然,我悲观地认为:那时的那样的女子,现在已经不可求了,未来也不可求,已经绝种了

相关:
那时的日本
[文化评论]那时长安

Published by

2 Replies to “那时的女子

  1. 不适合做老婆,你看看能留下的都是什么人啊?
    要么过于迷恋自己的才情,要么过于迷恋自己的美色,而且往往以悲剧结束为多。
    那时候的女人都不适合做老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