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第76期]这片森林里的别样鸟叫

e报天天见,不见不习惯。下面,你将看到的是全西安最值得订阅和分享的电子日报!从本周开始,每周日的【西安e报】将推出“老王有约”,第一期的【e报·老王有约】推出的是“两会特刊”,由被派驻到帝京参加两会的INXIAN“闷骚流”主创人员老王为你提供,截稿日期是2009年3月8日。

××××我是正文分割线××××

这个下午,我选择席地而坐,在宾馆13楼的窗户边上,面朝皇城。熙来攮往的车流在长安街上缓慢爬行,就像阵雨前田野里的蚂蚁,加长的公交车在木樨地站停靠,售票员喊票的北京味儿就像一锅麻辣的海底捞,偶尔会被百米之外的我闻到,然后昏昏欲睡,只有看到电视屏幕下不停滚动的代表委员冒号的字样,才突然意识到我为何而来——突然忘掉自己的身份、变成哑巴或者话唠、在立场和利益以及权利和义务之间频繁蹿台——两会下的北京,春意懵懂,在一些高档的水泥森林里一些鸟人和鸟叫开始频繁亮相,乐此不疲——-这片森林里的别样鸟叫。

[1]在表达我对“在公交车等公共场所大声说话”之流两个中指的鄙视之前,许多天前一个姑娘骑上了伟人的塑像,被网民尊为脑残,这其实不是个案。许多年前当我假装心情沉重的去到圆明园的时候,发现那里早就没有了半点国殇的味道,大水法的残垣断壁上同胞们快乐的上蹿下跳着,就像动物园里蹲在假山上玩耍的猴子。那个在我心目中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个性质的所在从此再没有去过。我选择相信我们的教育,选择相信我们同胞的素质,但是今年两会上外交部副部长“国民出游形象不佳不是陋习”的言论让我的信心彻底歇菜。他说“大声说话是咱们的民族习惯”——声明一点:在公共场合,我,作为这个民族的一份子,放屁我敢,大声说话的事我不做。

[2]“我建议大学教育恢复5年制,高职由现在的两年制改为三年制,第一年搞军训”——这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的两会言论,他的终极目的是“培养大学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打仗不吃亏,缓和一年就业”——这他妈的到底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才能发出这样的鸟叫声,你知道一年意味着什么吗?一个农民养一个大学生一年需要多少艰辛吗?学生军训了就打仗不吃亏了,这是什么逻辑,我尊敬的人大代表同志——文革都过去了30年了,可是一些钟爱“革命”的鸟却依然顽强不屈的活并歌唱着。

[3]全国政协委员刘功臣说,涉嫌猥亵女童的林嘉祥不可能再复职,但他的工资待遇予以保留。“网络是可以杀人的,他就是个倒霉蛋。”刘功臣为林嘉祥叫屈说。刘功臣认为,林嘉祥事件是受部分“仇官仇政府”的网民煽动。他表示,网络有操纵民意的作用,“网络是可以杀人的,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因此,他认为目前国内整顿网络的力度远远不够。——网民曾经无所不能,比如华南虎照,但是,随着这个队伍的不断壮大,大脑长在屁股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不会思考,只会跟着疯子扬土,如果你对30多年前带着红袖标的那些年轻人有印象的话。因此我同意这样的鸟叫,但是网络整顿不是管制,不是压制,而应该是引导和培育——胡乱删一张露奶的图不等于净化了一颗少年的心。

[4]“我觉得政协发言必须要改革了。”韩美林说,他参加政协会十几年,听了太多不该政协委员说的话。“有些讲的太肉麻,有的好哭穷,一发言就是向国家要钱,或者全说些空话、套话。”——实际上这话许多年前许多人就再说了,但一直没动静,所以说了属于白说。每年两会前夜,记者会从代表走下飞机火车的那一刻一直跟踪到宾馆直至深夜,说有些代表闭门不出,在刻苦准备提案议案。——每次看到这里的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小学4、5年级的我,放学回来只顾疯玩,到睡觉时发现家庭作业没做,于是,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那样的提案和议案,听到了这么多与众不同的鸟叫。

[5]每年两会上关于设立国花、国服、国家母亲节这样的叫声基本上属于固定节目,每年都会有,如同每年春晚上的京剧表演。今年这样的叫声加了许多铺垫和背景,委员代表们说:设立国服可以拉动消费,刺激经济——谁敢和我打个1毛钱的赌,这哥们如果不是做服装生意的就是收了哪个服装公司的钱。

[6]重庆施行7天五一假期的要求被领导批准了,广州也要开始施行7天假期。我不想讲大道理,自从金融危机以来,这种要刺激消费拉动内需的声音一直让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就像老家的一句俗语:“鸡勾子里掏蛋”,真正属于老百姓的闲钱到底还有多少呢?——有钱人的消费是不用刺激的,而通过一些刺激手段让没钱人消费是不是有点骗和忽悠的意思??

[7]去年的时候有记者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问老谋子是否提关于台海问题的提案,被电视给直播出去了,老谋子不说话,头也不抬就走,我怀疑老谋子很尴尬;今年老谋子被一女记者成功揩油,估计更尴尬吧。两会在记者追逐明星委员的这个环节显的越来越可爱,完全可以把新闻联播中的这部分直接剪到娱乐快报里去,再配一副港台腔,NB死了。昨天晚上和一个美女吃饭,还说起网络上的一个标题,说“某某某挥汗为两会献歌”,顺便感叹了一下江河日下。——一边死皮赖脸的八卦着明星委员,一边假装正经的关心着国计民生,一个记者的无限分裂就这样呈现在人民大会堂外的那几寸台阶上。但这不是记者的错。有人就是故意要把LV穿出来招摇,你永远也管不了。

[8]就在刚刚,《感动中国的天使》一书的作者离开了我所在的宾馆房间,在奔波了一天之后,他终于成功的把书送到了人大代表的手中。这本书的主角叫熊宁,3月10日,是她离开这个世界1周年的日子,在她离去的那个地方,人民穷困潦倒,没钱看病没钱上学环境恶劣;在她离去后一周年的时候,一些人在首都铺满地毯的星级宾馆里将看到她的一生,或者干脆不看,将书撂到沙发的角落里,直到打扫房间的服务员将它们收走。

[9]实际上今天最漂亮的新闻是钟老师带给大家的,被许多门户网站紧紧的贴在两会新闻的后面,钟老师就是钟欣桐老师,俗称阿娇。钟老师说了很多话,流了很多泪。这样一个香艳的新闻和近日媒体上关于西藏的报道其实是同一个原理驱动的。——从无以复加到无尽唏嘘,从战火连天到盛世欢歌,一晃一年过去了。

[10]我开始着手写这个博客的时候是下午的5点,现在是晚上的12点半,这中间我没有离开过房间,吃饭,不停的喝水,和别人视频聊天,以及工作,另外还抽了一根烟。现在我要结束这篇文章了,这两日心情极度沮丧,刚刚有人给我一个黄色网站的地址,我打算乘着京城的夜色正浓调解一下,再见。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西安e报:第76期]这片森林里的别样鸟叫

  1. 唉!
    我太感谢这些人大政协的老爷们为我们贡献这么多的娱乐新闻了!
    他们都应该到娱乐圈来发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