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反对票”并不意味着是拥护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位卑未敢忘忧陕”的投递,作者商子雍,原标题《“没投过反对票”和“拥护党和政府”》。】

有朋友推荐我看看《南方都市报》,在西安少见纸质的《南方都市报》,但上网看电子版还是可以的;果然,这家报纸还真是出类拔萃。比如,有这么一条消息,就发人深思,就让人百感交集——

从1954年第一次骑毛驴到长治市,坐敞篷车辗转到太原,转火车到北京参加全国人代会,全国人大代表、80岁的申纪兰,曾经跟毛主席握过手,跟周总理吃过饭,被江泽民称作“凤毛麟角”,她也是中国唯一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她说55年来“从没投过反对票,对党对国家一直拥护”。

申纪兰
申纪兰参加1959年-1964年第二届全国人大会议时的照片。(via:CFP供图)

申纪兰代表在她参加过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会上“从没投过反对票”,这是她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别人不应干涉。但我想说的是,中国的人大(以及世界所有民主国家的议会),之所以在制度设计上允许代表自由选择投赞成票或者投弃权票、反对票,是基于这样一种清醒的认识,这就是政府在执政过程中难免会犯大大小小的错误,所以必须要有来自民意代表的监督和反对。在人类发展的漫长历史上,在小小寰球的任何地方,曾经有过从来不犯错误的政府吗?答案只能是:“根本没有。”“腐朽、没落”的美国政府就不用说了,就连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不是也曾经犯过诸如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之类的严重错误吗?

因此,申纪兰代表在长达55年的岁月里参加过十一届全国人大却“从没投过反对票”(我推想,这位朴实单纯的代表,肯定也从来不曾在大会上发出过质疑的声音),就绝不是她的光荣。当然,在中国人大的历史上,出现过包含错误内容的文件被“一致通过”,以及像张春桥这样的坏人竟顺利(很可能还是“全票)当选的不正常现象,主要应由体制负责,没有必要去追究来自基层的代表的责任,但问题是直到今天,申纪兰代表却显然对这个问题尚缺乏正确、清醒的认识,这不能不让人摇头叹息。

我相信,申纪兰代表不投反对票的确是出自她拥护党和政府的良好意愿(仅仅是良好的意愿,而不是清醒的认识);但把“从没投过反对票”简单等同于“对党对国家一直拥护”,却是对那些投过、或准备投反对票的代表的一种有意无意的伤害(我记得,在表决有关三峡工程的议案时,投了反对票和弃权票的全国人大代表,就接近代表总数的一半)。可喜的是,我的这种认知,已经成为不少人大代表的共识。在本次人大会上,钟南山代表炮轰“歌德”现象,他说:“我们开会,前面8分钟是在歌功颂德,对报告歌功颂德,对自己歌功颂德,剩下的没有时间了。”这一番深刻的话,在会内会外产生了强烈反响,也缘此,我想起了100多年前另一个深刻的人所说的另一番同样深刻的话——

被沙皇强制送入精神病院的俄国著名思想家恰达耶夫曾大义凛然地宣称:“请你们相信,我比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更爱自己的国家……但是,我的爱国情感与有些人有所不同,我没有学会蒙着眼、低着头、闭着嘴地爱自己的祖国。我发现,一个人只有清晰地认识了自己的祖国,才能成为一个对祖国有益的人;我认为,盲目钟情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首先要献身于真理的祖国。”

我把这一番深刻的话转赠给包括申纪兰老人在内的所有人大代表,并愿以这样的信念和你们在会内会外共勉。

Published by

8 Replies to ““不投反对票”并不意味着是拥护

  1. 比我们台湾的万年国代都利害!!
    这样的代表,压跟就没有做代表的认识和觉悟。她很可爱,但是更可怜。没必要责怪她,怪就怪大陆那种可笑的人大代表制度吧!!

  2. 楼上的也别骂了。申所认为天经地义的事,现在被大多数人认为是荒诞可笑的。这种意识的转变就是伟大的进步和胜利!!

  3. 小李,快给局长查查,看看红军时主席有没有经过他们村?
    这事你赶紧给我去办,要快,要保密!!

  4. 看她那俩大门牙,还有那北方大SB的脑型,就知道此人属于北方的低劣小SB了!!我希望北方全部被俄罗斯吞并!南方的中国人才是中国人,你们北方人都是胡人和蒙古人的后代!!!!!低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