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末路赵牧阳

我很遗憾在此时此刻看到一个这样的赵牧阳(相关:doubanVeryCD)。说实话,如果穿越时空,我宁愿在1989年,来到西安,看看在常宽的演唱会上那个青涩的赵牧阳。

我能穿越时空吗?不能,所以,我看不到那时的赵牧阳了。

属于他的日子貌似都已经过去了,他的作品成为了经典,而创造了经典的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末路英雄。当他拿起鼓槌的时候,仿佛就换了一个人,问题是,蛋壳酒吧的那群傻屄抓住一切能够作秀的机会展示自己蹩脚的才艺——

——对于专程花了20多元打车从西安高新奔到蛋壳,又花了30元的门票钱进去以膜拜的心情参见赵牧阳的我来说,傻屄们的才艺不及赵牧阳的一根鼓槌上的鸡巴毛。

傻屄们很自得地秀着,不给赵牧阳更多地拿起鼓槌的机会。赵牧阳也乐得清闲,拿起了吉他和其他乐器胡乱地唱了几首歌。在蛋壳的吧台附近,还有一群傻屄打麻将。日!滚远,去哪里打麻将不行?偏偏在此时此刻打麻将?

焚香煮鹤的不仅是这些,还有那无耻地闪耀着小资情调的烛光——这不应该属于赵牧阳的小型演出,赵牧阳的舞台上应该用激烈、炫目、耀眼地激光扫来扫去,然后定格在他的挥舞着鼓槌的手上…

这是一场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的演出。蛋壳酒吧的组织者可以就此退出西安小型演出市场了。

在演出的间歇,我找到赵牧阳,让他在我的入场券后面签上了他的名字。就此别过一代鼓王赵牧阳。

Published by

3 Replies to “英雄末路赵牧阳

  1. 你怎么知道赵牧阳心里咋想,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批评蛋壳的每一个人。

    还是把你那愤世的心理放在家自己欣赏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