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人]向傻瓜此致那个敬礼

原文首发于《青青越岚》,感谢作者的投递,本文略有删节。】

在你周围,有没有这样的人——他们脑子有点慢,看上去很木讷,动作迟缓、不擅言语,甚至笑起来的样子也有点怪。怎么个怪呢?好象特别真诚,又好象有些蠢笨。有时候,他们会让人厌弃,因为他们的脑子不够灵光,做起事来动作和反应都要慢半拍甚至一拍,一起合作的时候总让人觉得有些碍手碍脚的。他们也不善解人意,因为他们根本不看别人的脸,所以哪能知道别人的意。

我所供职的这个机构里就有这样的一个人,大家都说她的脑子不知道受过什么刺激,所以做下了病。她走路的时候脖子往前伸,胖胖的身子上套着不太合体的衣服,裤腿的长度很奇怪——大约在脚腕上方两寸的样子。两只手象两个茶壶把似的,圈在身子两边,一边走一边很有劲头地前后甩着。我知道她也是去上班的。其实,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会以这样的姿势出现在路上,勇往直前的样子。我搞不清她的具体年龄,二十多三十多还是四十多?看上去都有点象,又都不太象,因为我每次如果正面看到她,都会发现她脸上的神态非常执着,有点象过去电影上的女英雄去执行革命任务。

我并不认识她,只是听得多了,就有点注意她,据说她就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因为脑子慢,所以不能从事什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只能干一些比较机械的活。又听说她在单位里有时候很受排挤,因为她太较真,认死理儿,遇事非要说个青红皂白出来,这让领导和群众有时候极其受不了,因为我们这样的单位,跟单位外面的社会,是一样一样的:一切看起来都有规则,但是几乎所有的规则都有着难以控制、甚至难以想象的弹性,如果谁要是认真,那最后只有被气死

向傻瓜此致那个敬礼

可是这个人就没有被气死,我见过她打扫环境卫生的样子,握着一把很长的扫帚,很严肃地一下一下扫过去,完全判断不出来她当时的心情。虽然因为她爱较真同事有点受不了她,但把她能做的事交给她却很放心,特别是那些在别人看来很可笑甚至很不屑的事情。比如有时候,“组织上”搞一些集体活动,那么在前期的准备和后期的收拾中,跑前跑后出力最多的,肯定是她。

跟我说起这个人的那些人,差不多有两种,一种是不屑她的,说起她来,总是带着些恶作剧和兴灾乐祸的意思,总是先笑成一堆。她做的事,他们看不上,觉得很有病,很有可笑性;还有一种,是同情她,一提到她,禁不住就要满怀同情地叹气,觉得她因为总是受到一些人的戏弄和欺负,所以很可怜很不开心。不过这两种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觉得她傻,觉得她因为脑子坏掉了,才会这样。

我倒不这样看。的确,她跟我们大多人实在是不太一样,我们这帮子人,毕生的精力都花在“为了让自己更象个人样”上了。而所谓的“更象个人样”,就是跟周围的大多数人一个样,然后,在看起来一样的基础上,再暗暗地挑尖,等到挑尖到了一定的程度,觉得地位已经不可撼动的时候,就明目张胆地挑尖,等到那个时候,如果不太象个人样,那就可以被叫做:个性。而这个看上去有点傻的人,好象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系统的,她判断事情的标准,好象跟我们也不是一国的,我们正在努力追求并且一直努力追求着的“人样”,她怎么就那么无知无觉。但是,我们怎么能凭这个就断定说她傻、她可笑或是可怜、她不快乐呢?尽管我看不出来她有多快乐,但是,我也一点都没发现她并不快乐。

Published by

4 Replies to “[身边的人]向傻瓜此致那个敬礼

  1. 我觉得你说的是许三多、郭靖…还有刘高兴,也有类似的一些东西。

  2. 我觉得吧,只有有“傻根”的人才能写出来这种文章。
    有的人有慧根,有点人有“傻根”。
    大智大慧,大智若愚,大傻不傻啊!

  3. 我觉得我可像似你说的这个傻人了,其实我并非不知道别人看不起我,我只是想坚持住我自己的道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