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司仪

原文首发于《大声堂》,感谢作者的投递,原标题《大爷的》,本文略有删节。】

这个周末,我们公司的某位领导要喜结良缘了。我要去给人家摄像。

一早就打的穿越了大半个市区,来到了领导家的附近,出租车说有一小段路封了,需要我走进去。我就下了车。便打电话联系领导。领导接了电话,说派人来接我。呵呵,好!省得打的了。等了些时候,来了辆小凯越。咦,满朴素嘛。上车!

很快,小凯越就把我绕到了小区里。这里有一排大奔,应该不是。突然,车停了。我下车发现,自己站在一堆大奔中间。没顾多想,先找找领导在那里。哦对,在这。正指挥跑场子的人呢。大家各司其职,满有序的。在这里,我碰到了几位同事,其中还有位职业摄影师。

该放炮了,该出门了。我是来摄像的,自然要坐“摄像车”。没事,条件艰苦一点没关系。习惯了,再说是给领导办事,应该卖力点。

我问摄影的老师摄像车在哪,“车管”(陕西风俗:婚庆等大事上,有人专门负责车辆的调配,叫“车管”)指着远处说:那!那辆奥迪越野车你看行不行?只有那辆车可以打开后盖了。

我瞪眼一看。原来是辆2.7Quattro四驱的Allroad!哟!好哇,还没坐过呢。上车后发现,已经有一个摄像师了,是婚庆公司的,加上刚才碰见一个摄影师,好家伙,两个摄像两个摄影,这架势真牛逼啊。

只看领导新郎的花车的话,你肯定以为在现在这个年代来说,太俗、太没档次了,就是N年以前就停产了的林肯加长车。他除了长,貌似已经没有别的优点了。好,现在车队开动…

路上要找个合适的地方拍一下车队的。婚庆摄像都是这样的。这是我才有幸看到车队的全貌。紧跟花车的,是几辆让我眼花的奔驰S级轿车,不看后面的数字,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几零零。反正趁机扫了几眼,有老款的S600,有新款的S600、500、320。貌似E级的不好意思安排到这里啊。对了,那辆凯越哪去了?大概那是工作人员的车吧,不参与迎亲车队行列。

车队当然不会就着几辆车,后面还有呢。啥?再看一眼!还是不敢相信。奥迪A8L不奇怪,把奥迪A8L排在第六、七位也不奇怪。只是…只是…这是W12的奥迪A8啊!

你大爷的!有S600,有W12的奥迪A8,哪个不比林肯加长好哇!不做花车多糟蹋啊!

唉,关我屁事。干活!

到了媳妇家,又碰到一个摄影和一个摄像。哈哈,演职人员队伍又庞大了!现在是摄影摄像各三个。就差再来个摇臂了。

媳妇家很狭小,或许是人太多的缘故。别说亲戚朋友了,光摄影摄像加起来都6、7个人了。我们帅气的新郎需要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不是进门、不是找鞋,也不是五味俱全的荷包蛋,更不是嘻嘻哈哈要红包的弟弟妹妹以及伴娘们(注意:这里有个“们”字哦)。那我们的新郎领导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是什么呢?

他得把新娘从8楼跑到楼外的车上啊!好些人提前跑到一楼按住了电梯,不让电梯上去,这可急坏了胖墩墩的新郎。最后为了不误事,还是放过了他。约摸过去了5分钟,新郎才从单元门口挪了出来。

终于!新郎一把把新娘扔进了林肯车,回头又捡起来新娘掉在路上的棉拖鞋。气急败坏、而又草率的把高跟鞋套在新娘的脚上,我正准备给个特写,一看鞋子都没有给穿好,新浪就赶紧准备进车坐下了。我很识相得不拍摄了。

就这样,还算顺利的把新娘接上车,今天的婚礼没有安排到新房的环节,直接奔着酒店去了。

酒店不是很张扬,但在这里我才看清,为新娘准备了“春天使”、“夏天使”、“秋天使”和“冬天使”四个伴娘!够狠哇!新郎的朋友们和这四位“天使”玩的不亦乐乎。新郎时而背着双手、踱着方步,时而叱咤风云、运筹帷幄,婚宴现场组委会各个部门工作还算有序。

这时候,新郎、新娘,包括每一位组委会成员、好几位来宾,都在共同期待着一位重量级嘉宾的到来。不料,一位负责接待的人向新郎报告了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今天早上北郊有一段××被当地施工的吊车挂断了,L总要到现场调研并向××公司汇告,今天可能来不了了。”“没关系,Y总落实了没有?”“Y总说一定来”“那就好!”

我还得呆在这里记录下Y总光临新郎婚礼现场的历史性时刻。

嘉宾还在陆陆续续进场,摆在酒店门口的收礼的两位官人实在是辛苦。我嘛,等,就一个字!

Y总来了!伟大的公司一把手Y总来了!

新郎赶忙往酒店外迎接,新娘也不顾婚纱单薄,迎着有些料峭的春寒,跟着新郎。×主任、×副主任,还有××,都赶紧出门迎接,感觉“吾皇万岁”的声音就要呼响。

Y总就坐了。婚礼的司仪、嘉宾们也基本就绪。婚礼仪式即将正式拉开帷幕。

婚礼嘛,除了喜庆就是煽情。没什么区别。

领导讲话环节到了,致辞的是新郎的直属上级某主任,在简短的讲话结束以后,司仪出于好意,想活跃一下现场气氛。问主任:“咱们的新郎在单位做什么工作?”“呃……s……i……司机……是Y总的司机。”

“哦……哦……”司仪非常不知趣,又问道:“那……您是不是可以适时提拔提拔?”

“哦……一定一定,新郎是个好同志……”

Published by

9 Replies to “该死的司仪

  1. 哈哈,很像马克吐温的风格,最后一段是太牛逼了!
    老总跟前的一个小司机可以如此呼风唤雨!!

  2. 这司仪真没颜色,连个圆场都不会打,咋混的啊?不过也真要谢谢这个司仪,让整个婚礼充满了喜剧色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