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能咋?和服还源自汉服呢!

原文首发于《华商报评论版》,感谢“×死愤青他老母”的投递。原作者十年砍柴,原标题《秋瑾着和服依然爱中华》。】

武大学生阻止着和服的母女俩在樱花下拍照的消息(via:新浪),这两天惹得网络唾沫横飞、争论不断。看到这消息,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不忘国耻的青年学子是否知道鉴湖女侠秋瑾,是否见过她一张着和服、梳日本发髻的照片?

秋瑾的和服照片

这张照片在辛亥革命史上非常有名。秋瑾东渡留学,痛恨清廷丧权辱国,发出“要将乾坤力挽回”的呐喊。同盟会、光复会诸同志也讨厌脑后的辫子、身上的满族服饰,于是在日本的革命者中流行除辫易服,即剪掉辫子,换上日本式的学生装——中山装实滥觞于此。

秋瑾某日穿一身整齐的和服,拿一把短刀,去照相馆郑重留影,以示与满清的决裂。她在此间,写过至今读来血脉贲张的豪迈诗句:“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从服饰发展历史的角度来分析,和服与西装甚至旗袍相比较,和中国传统的汉族服装更有亲缘关系。日本的和服和韩国的韩服,就是取法中国汉唐以来的传统服装,而有改进。和服和中国清代以前的汉服,其共同的特点是:右衽、大襟、交领、宽袍大袖、博衣裹带。这和马褂与旗袍区别甚大,所以孔子在夸赞管仲时说:“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马褂正是左衽。

汉、和服的同源,不仅在中国,连日本也承认。同盟会元老冯自由在《革命逸史》中记载一件逸事:日本横滨教导华侨子弟的大同学校校长、康有为的高足徐勤一次身着西服,去拜见日本著名的汉学家根本通明,根本见之肃然问道:“贵国崇奉孔圣人者,亦效夷狄之服乎?”

中国素重衣冠的符号性作用,衣冠所传达出的是独特的文化信息,甚至包括本人的价值观。但是,这样的判断不能无限地联想。日本军队曾经侵略过中国,国耻不能忘,毋庸讳言。但与汉服同源的和服,作为日本民族的传统服装,没有任何的“原罪”,它和作为军国主义标志的二战时日本军服、军旗完全不一样。就如欧洲人包括德国人在内坚决排斥纳粹徽章和党卫军军服,而不排斥德意志民族的传统服饰。

如何将历史和现实、将政治和生活区分开,在“抵制潮”接连不断的当下,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一个自信的民族,乃至一个自信的人,其实不会将二者轻易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二战”中,美国和中国是同盟者,日本是两个国家共同的敌人。“二战”后,战败的日本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栽种了一片樱花林,而今,华盛顿的樱花之盛仅次于东京,为北美之首,每年4月,美国人在日本赠送的樱花林中徜徉留连。我们并不能因此说美国人忘记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那段历史。

当然,举美国为例,有人会以“国情不同”来反驳我。那么,让话题再回到清末和民国初年那些留日的中国人,他们多数受日本文化影响甚深,包括鲁迅在内的留学生,喜欢日本的器物乃至生活方式。郁达夫在病中怀念日本的酱汤,并盛赞日本社会的秩序井然,而说当时的中国人过着“土拨鼠”一样的生活。现在若让一些“爱国”人士评价,也许会说这是汉奸言论。一个人是否爱自己的祖国和他是否喜欢外国的文化没有必然的联系。一生都酷爱日本文化的两个浙江人中,周作人成了汉奸,郁达夫则成为被日本军人杀害的烈士。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穿和服能咋?和服还源自汉服呢!

  1. 十年砍柴,我今天认清你了,你就是一个大汉奸!
    干死穿和服的一切女人!

  2. 郁达夫要是在南京经受了日本人的对待“南京大屠杀”,看他还怀念日本的酱汤?
    秋瑾南京经受了日本人的对待“南京大屠杀”,还穿和服么?

  3. 郁达夫咋死的?

    “据说日本人还是中国徐福带过去的呢”?又能咋?

  4. 太初的思路太可怕了。
    如果現在臺灣人還念念不忘地仇恨日本人的殖民統治,就不會產生《海角七號》這樣的電影。
    臺灣盡管被日本人殖民,但是日據期間,臺灣的社會、經濟、乃至政治結構,夠發生了突飛猛進的變化。
    臺灣是要仇恨日本人,還是要感謝日本人呢?
    我覺得,現在很多臺灣人都是感謝日本人的。

  5. 唉 我都不知道该说你还是骂你了 天不怕地不怕 就怕汉奸有文化。你文化好,不喜欢228,难道你想让中国大陆进了大东亚共荣圈后就能和台湾一样么?現在臺灣人還念念不忘地仇恨日本人的殖民統治,说明日本洗脑做得好,当时的日本人用了整整一个世纪来洗脑 也说明我们某些中国人,包括亲日本的台湾人,健忘的很!!!!先吃巴豆 !!!

  6. 如果上個世紀里,中國日本韓國以及其他東亞國家能夠成為一個東陽共榮圈,那豈不就是造在歐洲聯盟之前形成了亞洲聯盟嗎?
    所以說,日本人做得沒錯。未來,東亞地區的國家,也很可能會成為亞洲聯盟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