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安,我的城!

@ 四月 18, 2009

引题

文化不只是一座大雁塔,一座碑林博物院,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明宫殿,一座庞大的新城市中心;它更是一种对历史的传承态度,一种高素质的公民文明,一种开明的政治制度,一种灵活的经济体制……

我的西安我的城配图之一

历史】“岛上的文字,终究要传回到大陆”——余光中

“一百年历史看上海,一千年历史看北京,三千年历史看西安”。历史的骄傲感,往往抵不上现实的残酷。近些年来,GDP成为惟一考核标准的时候,西安的自豪感如同庭中叶,“一日更比一日稀”。

2000年初,一场围绕着乾陵该不该挖掘的争论引起轩然大波。包括前任陕西省长和许多专家,态度异常坚决的表示:“技术已经完全可以达到开掘的水平。一旦乾陵开掘成功,那将是世界另一伟大的奇迹,对陕西省的经济拉动作用巨大。”极具象征意味的是,郭沫若曾经“关于王羲之《兰亭序》即珍藏在乾陵”的研究,成为这次大谈论中另一个焦点,许多人都想一睹这“天下第一行书”。

文化的价值,再一次释放出它那令人无法侧目的光芒。一时间,经过全国媒体广泛而集中的报道。乾陵的开掘仿佛“风雨欲来”,似乎那一铁锨下来,就将撞击开一个举世瞩目的世界,一个沉睡千年的神秘之境。

之后没过几年,以大胆言论知名的香港大学教授张五常说:“应该发掘秦始皇陵墓,这样可以不仅可以为西安增加巨大的经济收入,又能展示文物。”周边的村民曾贴出有这样的春联:翻身不忘共产党,致富感谢秦始皇!

细看纷争,发现这一切都围绕着“文化即文物,文物就要赚钱”的理论。但是,赚钱是发展的结果,文化是发展的核心动力。如果直接将文化和赚钱挂钩,那就大错特错。文化,是为全社会人成为一个整体素质提升的目的,而不是手段。针对这些事情,随后有人发表评论说,“西部大开发“变成了”西部大开挖“,讽刺意味可谓浓烈。

没落的时候,历史是累赘;盛世的时候,历史便是国宝,这让人不禁感慨命运的“作弄”。实际上,意大利罗马、米兰境内古迹众多,人们在这座城市里耳熏目染,历史融入它们的骨子里,继而又诞生出了文明世界的时装、香水等产业。一个国家的必须以严肃的态度,尊重和保护它的历史,昭示过去,以方能启迪后人,开拓一番新的天地。

2002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第一站首选西安,让无数国人哗然。那个时候,西安如“没落的贵族”躲在中国的一个角落里,仿若杜甫所说“绝代有佳人,幽居在山谷”。克林顿是这样说:“如果你了解一个民族,必须要了解它的过去,才能知道它的未来”。西安的名字,和美国总统访华这一轰动世界的事件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西安人内心有着一种自豪在涌动。这种自豪感,丝毫不亚于罗马和雅典人民的对自己城市的热爱。

没有说“克林顿擦亮了西安的眼睛”。但正如余光中所说的“岛上的文字,终究要传回大陆”。中国的历史,终究要回到西安。我们始终坚信,如果说封面是现代化的上海,那么封底就是古典包容的西安

规划】“大跃进”建设中,要有“大政府”,也要有“大市场”

“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祖右社,面朝后市。”日本文化的象征——京都!古长安的“翻版”,如今贵为“世界文化遗产”。城池俨然,格局疏朗,横平竖直。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梁思成抛开狭隘的民族主义,力谏美国不要轰炸京都,因为它是“全人类的遗产”。

光辉属于京都,同样属于长安!

中国城市,尤其古都,必须要走“新旧分治,延续古脉,发展新区”之路。但遗憾的是,从北京、南京到洛阳,向着所谓“现代化”狂奔的时候,只是形式上“大拆大建”。西安古城,本身就是一座国家级古都保护开发区,是一座中国历史文化博物城和中国历史文化旅游中心。“文革”时期砸毁一切遗风如幽灵般挥之不去,西安亦不能幸免。

也许,西安应该感谢苏联人。在50年代,苏联援建多达100余项重点建设项目,苏联人坚持要在城墙外建设新区,即现在城南的文教城、城东纺织城和城西工业城。在尊重西安传统规划的基础上,在以林荫大道(如大庆路、友谊路)为主要特征基础上,增加城市广场,形成既纵横阡陌、又开放街道的格局。梁思成那魂牵梦绕的城墙,终于得以较为完善的保留。可以说,没有了城墙,就不足以言之“长安”。

然而,时光终究不能倒回,几十年沧桑磨砺,西安古院落仅余23个,不足北京的一个胡同数量。浩瀚文物大市的西安,仅有兵马俑入选世界文化遗产;早期规划政策的模糊和措施不力,旧城改造一波接一波,西安的天际线、古建筑频遭侵犯。早期拘谨的思路,城市开发举步维艰,侵蚀着古都的氛围,直到“新九宫格”的大建设开始。

新区必建,西安高新区和曲江新区等新区建设业已证明“腾龙换鸟”这种趋势。因此,内城为心,新区频出。从统计数据上可以看到,高新区规划面积为98平方公里,曲江新区总规划面积为47平方公里,经济技术开发区为21.7平方公里,浐灞新区为129平方公里……要知道,西安明城墙内的面积仅12平方公里。

这种以政府为主导土地、市场的城市开发格局,密度和广度都在中国城市里少有。但是,必须要将“揠苗助长”和“欲速而不达”等古训引以为戒。在天津的滨海新区,就已经开展包括土地、金融在内的各项改革,保证在政府主导高速增长的时候,保证有“大政府”也有“大市场”。是否科学的、高水准的、高质量的完成产业发展、城市规划、人居生活、医疗教育的布局和规划尤为重要;否则,未来只会为遍布各地的垃圾建筑买单,只会为被破坏的生态和自然买单,只会为萎缩的经济活力和自由度买单。

“哪个城市不想大”。面对全国性的建设狂潮,学者朱大可这样说:“这是一种片面强调大尺度、大体量和大景观的‘权力美学’,与追求政绩、炫耀权力有关,但跟公民的幸福感无关。”古都和现代交织西安,必须内蕴各有不同,整体协调统一,而不只是新旧分区那么简单,避免走这条路。

我的西安我的城配图之二

建筑】谁能撼动大雁塔的“定海神针”地位?——现代与古典的冲撞

可以代表西安的建筑枚不胜举,最为知名和引人注目的,便是64米高的大雁塔;市徽是它,广告上出现频率最多的也是它。它本身,就是中国源远流长的佛教文化、“雁塔题名”等盛唐风范以及古代建筑的高峰。在现代曲江的发展中,它又变成了现代西安标志的“定海神针”。不过,在文化的魅力未被充分释放之前,著名的文化评论家肖云儒曾说:“钟楼和大雁塔,就是两枚印玺,压得西安喘不过去来。”

物质是精神的载体,而建筑则是记录一个国家和城市文化的象征。50年代,北京大规模拆毁北京城墙的时候,梁思成痛哭失声,“拆掉一座城墙,就像挖去我的一块肉,剥去了外城的城砖,就像剥掉我一层皮。”时代的洪流,在泥沙的裹挟下,将连同他的理想和执着和一个“世界城市史上无比杰出的巨作”一起带走。

林徽因在40年代描述北京的时候说:“无论是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塌的殿基……无形都在诉说乃至歌唱时间上漫不可言的变迁”。

今天,无数西安人对着外来的客人,推荐它们的西安首选,从最早“秦始皇兵马俑”,变成了曲江。那里,有大雁塔及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曲江池遗址公园……突然之间,古老的大雁塔,焕发出令人无比着迷的神采,在千年历史的底蕴和现代手法的双重打造下,摇身一变,成为了西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化图腾。那些唐风建筑,之前“犹抱琵琶半遮面”,今天的登堂入室,风情万种。著名建筑大师张锦秋,通过陕西省博物馆、大唐芙蓉园、曲江池遗址等,演变了一场长安和日本之间的“老师-学生-老师”的转变,西安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张锦秋之城”。西安人,在这么多年的发展中,终于发现了西安自己的精神体系——唐风建筑。

雨果这样饱含感情形容巴黎的建筑——“刻在石头上的音乐”,以表彰这些代表建筑所代表和传承的法国人精神。天地之间,国家和民族的气质坚实而厚。在此基础之上,衍生出世界著名的拉德芳斯新区,诞生了包括新凯旋门、蓬皮杜艺术中心等传世现代建筑,巴黎卢浮宫前建立起了“玻璃金字塔”。同时,孕育出了安德鲁、让·努维尔等建筑大师,并向全世界输出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大剧院和央视大楼。当无形的城市文化,和有形的建筑合而为一的时候,文化就这样在这方土地上薪火相传。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巴黎有卢浮宫、凯旋门、巴黎圣母院,也有新凯旋门、国家图书馆、蓬皮杜中心;然而西安,钟楼、鼓楼和大雁塔,再无其它令人印象深刻的现代建筑代表。

唐风复兴,气势磅礴;然而气势汹汹的现代却集体沦陷,没有美学概念的各种现代建筑,更显得痴呆、笨重。有人曾说“惟有冲突可彰显文化的浑厚”,这个在西安遗址存在,显现出来的却是粗俗大于审美、糟糕大于价值。思想决定建筑,潜藏在背后的,实际上正是因为现代文化的欠缺。

新史】“从奴隶到总统”——大唐长安是否存在诞生“奥巴马”土壤?

2008年,美国从来没有一场大选像今年这样令世人瞩目。

拥有肯尼亚黑人血统的奥巴马,以高票当选为美国第44任总统,祖先是奴隶身份的妻子米歇尔,亦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血统的“第一夫人”。有舆论上这样评价:“奥巴马的当选,证明了‘美国梦’的真实存在,它向全世界证明了一个什么才是真正的民主、多元和国际化国度”。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说:“我们反抗的目的,与其说是为了反抗这一制度,不如说是为了更加完善这一制度。”

有充分理由证明,一个多元化的国度必然是一个强盛的国度,一个开放化国度必然是一个繁荣的国度。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个国力昌盛、八方来仪、万国来朝的盛唐长安,恰恰就是具有鲜卑族血统“李氏家族”在位时期,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外国人”。虽不能简单说李世民就是奥巴马,但多元化却是共性的表现。减税、扶商、重农、强学,不仅诞生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贞观之治”时代,且创造了无数引人叹为观止的影响:

·长安城有上万非“大唐帝国”户籍人口(约占长安城人口的10%),从商、通婚和定居。
·日本人尊奉唐朝为老师,大量的日本人前来学习取经,并诞生了日本文化。
·在乾陵,放置多达60余座雕刻精美的外国使臣和包括鸵鸟在内的雕塑。
·开创了中国历史的科举制度,使得国家人才的选拔进入公平公正,领先于欧洲1000余年。
·陶瓷、丝绸、书法和唐诗等均达到高峰,外国人将中国人称为“唐人”绵延千年……

鲁迅这样评价过汉唐:“汉唐虽也有边患,但魄力终究雄大,人民具有不至于为异族奴隶的自信心,或者竟毫未想到,绝不介怀”。盛唐包容万象的“豁达闳放之风”,文化多元、政通明正、开门纳谏、臣民一心、中外相融,各种新生事物繁衍昌盛,是长安成为当时世界中心的基础。但唐以后,“闭关锁国”和“夜郎自大”的结果就是国家濒与灭亡,即使帝国制度到了清朝达到了顶峰。几年前,屠洪纲嘶声裂肺所演唱的流行歌曲——《精忠报国》:“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拜”,这种看似极其高傲,但是骨子里透露出的,却是及几百年来累积的强烈自卑感。

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和未来,“硬实力”固然重要。但是,它能走多远,靠它的文化吸引力、文化价值观、政治行为准则和政策等“软实力”。英国人宁可失去整个印度,也不愿失去一个莎士比亚。小小的瑞士小镇洛桑,成为世界“非政治型的联合国中心”。那么,最早拥有国际化基因的西安,只要有足够的勇气来寻回这种潜藏在骨子里的大气,行政为民、夯实产业、民风开放、文化多元、商贸自由,才能寻回西安的精髓。它有关这座城市的精神状态和可持续发展力,并最终成为城市的核心发展力。

因此,气派、恢宏的唐风建筑固然宏伟,壮观威严,但是如果没有打通城市内蕴的“任督二脉”,城市精神也只能是流于表面,躯壳而已。千百年前,盛唐就出现“侏罗纪时代”的多元、开放、收纳和应用,那何况我们现代呢?

我的西安我的城配图之三

思辨】“不要一辈子抱着金饭碗讨饭”——怎么来复兴西安?

没有“鲜卑族血统”的李世民“贞观之治”,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开放、国际的盛唐长安。可以换一种说法,如果没有空前的、真正意义上“现代西化运动”,就传统不可能真正复兴。

强大的文化,必然具有强大的包容力,海纳百川。如果仅仅是睡在“四大发明”、“四大名著”这张床上,如果依然守着固有思想说是“保护传统”,只能说明西安固步自封、因循守旧。

那么,对于拥有着三千年历史、西北最大的中心城市、西北交通枢纽、中国第一古都、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全球最具活力的六大城市等等头衔的西安来说,这些不足以彰显西安的影响力,更别遑论“国际化大都市”。

作为美国最大的“活广告”和公关活动——总统大选,背后是美国人对民主观念的忠诚和维护,踊跃的投票和参与,是在维护自己所拥有的人权和法律赋予的职责。总统候选人,在宣传自己施政纲领、治国方略时,必须通过包括报纸广告、电视辩论、网络传播、现场演讲等在内各种手段来实现。从而,自上而下维护了美国政治基础。

其实,复兴西安的文化,使得西安越走越远,必须要使得这其中的人们带着情感、带着景仰、带着忠诚、带着创新和信赖,让他们知道“我就是西安城的公民”,是内心的NO.1,哪怕人在他乡。文化不只是一座大雁塔,一座碑林博物院,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明宫殿,一座庞大的新城市中心;它更是一种对历史的传承态度,一种高素质的公民文明,一种开明公正的政治制度,一种灵活的经济体制……

在全球化时代,国别文化的存在和国别政治一样,具有独立的“不可全球化”意义。创造一个文化和经济的复兴,光靠硬投资远远不够,强大和快速的发展,会让人产生精神上的“不安全感”;必须要在现代化的基础上,尊重自己的传统,不是要花钱对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味搞保护大兴土木,而是要活起来,进入课本、生活、街头。消化五千年文明,在拨公款建设向全体公民开放的博物馆和纪念碑同时,也要设立设计创意工业基金,以培养本土创意人才去构筑更多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流行文化资源。西安几十所高校、上千家中小型公司才是未来发展的活力所在,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书店、报刊亭则证明这个城市存在澎湃的活力。与其通过行政手段捏和那么多地区垄断性文化集团,不如推出更利于民间投资和文化能量释放的政策。

当一个城市的文化只是躺在博物馆里“终老”,当一个城市的发展只靠政府有形的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当一个城市的制度“白天关门晚上熄灯”,当一个城市的公民号称“文化的传人”却行为暴戾乖张,也许这个城市的活力也只能在看似的繁荣情况下逐渐枯竭。

那么,复兴西安,必须要有着宏大的战略,睿智的创意,精致的包装、通达的渠道和完善的服务。它需要自上而下的行动,而不是单方面孤兵作战;它需要全体公民的共同参与,而不是集体的麻木不仁;它需要全社会的活力,而不是一方面强大到了失衡;它需要不拘一格的活力,而不是处处设限谨防万一。一个没有文化和素质的城市是可悲的,但是一个没有创意和活力的城市则更可悲。

××××特别提示××××

向INXIAN的“评论”、“生活”、“时尚”等频道的投稿,就有可能被“尚美佳·最西安注:暂定名)”选用,并制成小册子,广为传播。INXIAN乐意和你一起,向我们居住的这个城市献上一份微薄的敬意


12个 群众围观在“我的西安,我的城!”旁边

  1. 大龄青年甲 说:

    兄弟啊,我受不了了,我第一次抢沙发,就抢到了这么长的一个?
    写文章不是错,能写好文章更不是错,但是写这么长,我还看不懂,就是你的错了。
    我也是拿到了硕士前毕业证的、

  2. 太初 说:

    我小学毕业

  3. 阿曼 说:

    我也是研究生前

  4. JackBlack 说:

    实不相瞒,这个文章尽管长,但是气势洪大,说理透彻,很有做者是个爱家爱市的好市民。
    值得一读!强文留名!!

  5. 雨林 说:

    看不懂啊,呵呵!

    那来高新区高新一路思安大厦吧,我来给你讲讲,呵呵!:)

  6. 下雨上班 说:

    绕的有点远,没意思

  7. 麻沸散 说:

    复兴西安,我等屁民有想法是好的,但是那些有X性没人性的不听我们的!

  8. 田天让 说:

    很喜欢读这样的文字。。。又可以再一次熟悉所熟悉的西安。

  9. 匿名 说:

    好久没读过这么精彩的关于西安城市的见解文字了,热泪盈眶……

  10. 关中麦客 说:

    《兰亭序》好像是被李世民带到昭陵里去了。

  11. 阿拉丁 说:

    不要说兰亭序,挖出来只是变成GDP,变成通货膨胀,变成疯涨的CPI,城市越大,尽管机会也多,但更意味生活成本越高,西安发展定位不应是大,而是精,没有听说罗马、开罗在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但是没人否认他们是国际化都市。

  12. 在水一方 说:

    谢谢作者,一篇很好的文章,我喜欢你的文笔。我是一个离开故乡西安多年的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