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价有理

@ 五月 2, 2009

原文首发于《青青越岚》,略有删节。感谢作者的一贯支持!配图选自新华网。】

我有个毛病——买东西爱搞价。一般来说,女人容易这样,不管买个什么,都非得跟卖家言来语往一番,好象这是与掏钱拿货密不可分的紧要环节,不搞不专业似的。

比如买衣服的时候,即使是在明码标价的商场,我也会很习惯地问一句:有折扣吗?或者是:有优惠吗?其实也不是非得搞,如果实在是看上了,即使价钱很贵,只要觉得值,也会牙一咬心一横买了算了。

但有时候,问了还是有用的,大不了人家说“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搞价”,但很有可能你问了,人家还真的有折扣可打呢。有朋友是开服装店的,他们跟我说衣服的拿货价基本就是吊牌价的3.3折到4折左右。比如说,一件100块钱的衣服,商家的批发价,基本不会高于40块钱。但是往往的,我们能够把价钱讲到6折,已经是很能干了。再狠一点的,讲到5折,那基本就是搞价高手了。

除了衣服,别的也一样,反正只要让我掏钱出去的事情,就总是爱搞一搞,能比商家原来的要价便宜,就觉得开心,跟有病一样。其实,省下的钱,最后也还是都通过别的方式花掉了。呵呵,似乎这无关经济,倒有关心理了。

女人就爱搞价

但也有例外的。我不跟老人搞价。如果卖东西的是个看上去很可怜的孩子,我也不搞价。我家人说:好,只要把收钱的都换成老头老太太小朋友,你就不吭声乖乖掏钱了!我听了就笑。

有一天早上我去买菜,看见我妹家楼下有个白发老汉摆了个摊子卖日杂用品,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其实,也许老人只是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就是象大学教授的父母老是爱捡废品一样。但是,我就是觉得他很不容易,一把年纪了,还早早地把摊子摆出来挣几个辛苦钱。

我在摊子前看了看,好象没有什么我需要的东西,但忽然看到小花手绢,就问他还有别的图案吗?他笑着把装手绢的塑料包全打开了,让我自己挑,我问他多少钱一条,他说一块一条,我挑了两条素花的,然后放下两块钱。

回到家,家里人看见我买的手绢觉得很奇怪,我弟听我讲了过程之后,嘲笑说:哎哟,头一次诶!我还当你会跟他搞价最后七毛五买一条呢!我听了就笑。

钱这个东西,谁都会觉得多了比少了好,掏出去的越少越好,拿回来的越多越少。在我看来,不该花的钱,可以节省的钱,那是一定要省的,浪费不但可耻,而且也没必要。但是,在省法上,个人的办法就不一样了。

我见过在菜场为了一毛钱跟人搞个十几二十分钟的男人,哇,那种不怕浪费时间和唾沫的精神,真是让人超佩服。且不说卖菜的人风里来雨里去的不容易,难道你自己的时间就值一毛钱吗?不行就算了呗,有那功夫回家看看书还能长见识,睡睡觉还能养身体。

反正,搞价无绝对,世事无绝对。在让自己的利益和心情不受损的情况下,给别人和自己都留点余地和空间吧,那样自己会觉得舒服一点。


2个 群众围观在“搞价有理”旁边

  1. 怒吼苍穹 说:

    搞价有理~

  2. 契丹狼营 说:

    在让自己的利益和心情不受损的情况下,给别人和自己都留点余地和空间吧,那样自己会觉得舒服一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