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人]会唱戏的疯子

@ 五月 8, 2009

原文首发于《青青越岚》,略有删节。感谢作者的一贯支持!】

我们小区里有个园子,园子里有个亭子,亭子里经常坐着人。这些人,有时候是聊天的老人,有时候是嬉闹的孩子,有时候是唱歌的疯子。老人和孩子没什么,与这个并不华丽的亭子很搭,但疯子的到来就很奇怪了,让人觉得亭子好象突然变得很戏剧化了,因为疯子来这个亭子,主要是为了唱戏。

疯子是个女人,三十到五十岁的样子,不是很整洁,也不是很破败,做为女人,我观察到她长着寂寞的乳房和臀部,但她的状态,比较亢奋,一眼望去,就能感觉到她是疯的,因为她那样穿衣戴帽的Style绝对超出正常人类的想象。她的样子,不是很好形容,关键是,她总是变化的,每次跟每次都不很一样,这次的你刚看清和记住,下次她又变了。

还有,她的表情总是过于认真,她一个人站在亭子里,用超大的声音唱着一折什么秦腔戏,一人扮几角那种的。通常不会有很近距离的观众,因为大人们不屑于看,而小孩子又不敢看——大人们早早就教过了:不要离疯子太近,她会咬你抓你或是打你。

会唱戏的疯子

疯子唱歌或是唱戏的时候,如果你不看只听,其实完全感受不到她是疯的,因为她唱的很正常,不急不缓、有板有眼的,对戏我不是很懂,但却知道一个词叫“做戏”,也就是说,戏是要做的,要想唱出味来,也不是随便就能来的。所以说,这疯子如果不疯,应该就是个准专业的戏子或歌手了。但是如果她不疯,她又怎么会每隔几天就凭白无故地跑到这个亭子里来唱呢?

她在唱的时候,有一个场,或者说,一个只有她自己能进入的那种世界,她把自己封闭了,然后在那个场或世界里,又把自己打开了。她看不见也听不到外人,只能感受到她自己,有没有观众或是掌声她无所谓,她图的,只是一个唱,只是能在她自己那个地盘里,自由自在,扬眉吐气。

有次在公园,看到一个老头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手里举着一个麦,身边放着一个音箱,大声地唱着《小白船》。我对某人说:这个歌是我五岁第一次上舞台唱的歌!然后,我静下来听了一会儿。本以为,他唱一遍就完了,可是没想到,他一直不停地唱,十遍八遍也没停。再看看他的脸,苍老,瘦长,没有表情。不知道他这样唱是想表达什么,或者说,是为了什么。周围的人没有如我这般好奇的,大家熙来攘往,各行其路。我又听了一会儿,渐渐有些乏味和愤怒:一首天真烂漫的歌,他居然扯着嗓子唱成这样,真是气死人了。但他根本看不到对面不远处我的不满,只管自顾自地唱着。

对于这个女疯子,起初大家颇为关注,有好事者打听她的出处,并且流传有N多不同版本,内容基本以坎坷为主,好象人不受苦不受罪不受刺激,就成不了这个样子。我倒觉得,她有点苦尽甘来——苦不苦别人说了不算,得自己去品,在她的场或世界里,这样就是幸福和自在的。


7个 群众围观在“[身边的人]会唱戏的疯子”旁边

  1. 匿名 说: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们还不如疯子活得逍遥自在

  2. 拉什泰多 说:

    个人感觉这是作者近期的一个巅峰之作
    这是一种对人性世故的练达了解之后,才能写出来这种东西
    看似平淡。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一个小场
    而且,有的人,还可以营造自己的场,将别人吸引、吸纳进去
    有的人,只能经营自己的一个小场

    这个场,又叫“个人影响力”

  3. 有一定的可读性 说:

    人家疯 子远比我们活得自在,疯子一旦进入自己的场,他们和人之间的差别并不大

  4. 手机读西安 说:

    疯子有文化,囚犯最豁达。疯子和囚犯的境界都是人生。

  5. kevin 说:

    不疯不成魔

  6. 匿名 说:

    个人影响力!

  7. 匿名 说:

    我觉得中国个人影响力最大的是胡JT,同意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