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痛的信任

@ 五月 13, 2009

原文首发于《雅典学园》,作者“匪夷所思”,感谢“感谢我的老师谌洪果”的投递!】

我是很喜欢一个人旅行的。拉着旅行箱,带上两本书,无论是在机场还是在飞机上,都可以自由自在地看书和畅想。只是有时身上带了些重要的文件,总觉得不安全,加上近年来社会治安的恶化,这才不得不在出差时带上一个“随从”。然而,这一次我的“随从”被我临时安排去了沈阳,我不得不一个人从合肥飞往西安,而故事就发生在合肥的骆岗机场。

我到机场的时间比较早,候机厅里空荡荡的,我就在离登机口很近的第一排座位上坐下,从包里抽出一本书看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我身边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是她走到我面前时才看到的。她居然要把她携带的一个拉杆箱和一只电脑包交给我看管,她要去洗手间。

她没有说话,只是把拉杆箱和电脑包推到我面前,微笑着望着我,然后用似乎晶莹剔透的玉指朝洗手间那边指了一下。我同样没说话,只是冲她点点头。她毫不犹豫地走了,去了洗手间。而我却不敢再看书了,人家毕竟如此信任我,把自己的行李交给我看着,我可不敢有半点疏忽。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看着她留下的红色拉杆箱和秀气的电脑包,我在猜想她是干什么的?她至少也是一个高级白领,文化层次也应该很高,只是她真的不应该这样相信一个陌生人,幸好她遇到的是我。也许她认为这是在候机厅,已过了安检,也许她看我不象一个坏人。许多人都说我不象一个坏人,我对自己的评价也不是一个坏人。

信任
信任是一种难得的东西(via:拓展训练)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那位漂亮的少妇才姗姗迟来,她一边拿着一只小镜子在自己的脸上照着什么,一边朝我笑笑,把她的行李拉了过去。她就坐在与我隔着一个座位的地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高档香水味儿让人心旷神怡。我依然继续看着书。她似乎在跟什么人在打电话,安排西安去机场接机的事儿。

飞机又晚点了,这是杭州飞西安在合肥经停的航班,应该在16点20分从合肥再起飞的,可这飞机到16点10分才飞过来。我知道马上就要登机了,也想去一下洗手间,只是我拿不定主意我的行里是交给坐在身边的那个少妇帮忙看着,还是我自己带走。

这时候机厅里的乘客已经很多了,我不想把自己的行李交给一个陌生的人。毕竟我的拉杆箱里装着一些作为证据使用的原始凭证。但我也知道我如果拉着箱子去洗手间,会对那位漂亮少妇心理上造成一些伤害的,人家毕竟义无反顾地相信过我,我为什么不能相信她呢?

我是不是太多疑了。我在想:尽管我判断把自己的行李交给她照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我的潜意识总是反对我这样做。最后,我还是决定带着行李去洗手间,因为平时我一个人出差时就是这样的,况且拉杆箱上放上电脑包,拉着也是很方便的。

出于礼貌,我在站起来准备离开时,朝那位少妇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她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疑惑、轻蔑、哀怨…

男人去洗手间“方便”是很方便的,我很快就从洗手间出来了。远远望去,我刚才坐过的座位儿还空着,而其他地方已没有空位可坐了,只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再回到那里去了,因为我觉得我辜负了一个人对我的信任。别人相信我,我却不能相信别人,这种信任,确实是一种让人心痛的信任。


4个 群众围观在“令人心痛的信任”旁边

  1. 暗恋槐花消灭沙发 说:

    别和陌生人说话…都这么教育我的

  2. 猎人樱桃 说:

    信任是一种稀缺资源,我们都玩不起。社会的诚信成本太高了。
    而且,你他妈的也小家子气,人家女人都信息你,你却不能相信人家。
    你撒尿的时间能超过女人?

  3. kevin 说:

    已阅,甚好

  4. 韭菜 说:

    嘿嘿,这年头,只能信自己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