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女孩教我的事(03):告我状的女生

@ 五月 14, 2009

原文首发于《安然的小窝》,感谢作者的投递和推荐。<特别提示>本连载仅授权INXIAN独家同步更新】

3号女生

请容许我在讲述3号女生故事的开始,小小的卖一下关子。

我小的时候可是个十足的小大人。模仿老师的口气;帅气地挥舞长长的教鞭;偶尔拿自己的零食贿赂贿赂顽固分子,总之,班上所有的孩子都被我管的服服帖帖。也许是欣赏我这小小的天赋和大大的热情,老师也乐于让我扮演这样的角色。而我,自然是乐在其中的。

老师赋予的权威在孩子的世界里可是很吃香的呢,小朋友们都乐于跟我做朋友,小朋友的父母也常常用溢美之词装点我的虚荣心。根本不用“渐渐地”,虚荣心膨胀到体积的二倍,独女的任性也渐露端倪。老师很快发现了新武器的副作用,剥下我的红杠杠。从此,我就回归到了庶民的行列。

还好,孩子们总是健忘的。我忘记了“夺权”的惨烈,其他的孩子也忘记了过去的“欺压”。下课铃声一响起,我们就在沙堆里把自己弄成泥猴,追逐着笑闹;倒挂在双杠上欣赏翻转的世界;炫耀自己可以把秋千荡到最高。我一点也没有预料,即将要和3号女生产生交集。

“老师叫你到教室去。”一个孩子对我喊。

我心里一惊,勾着双杠的腿就松了,跌进沙坑里。顾不得疼,拍拍裤子就向教室冲去,在窗户前驻足,踮起脚来偷看里面的情况。

同班的小朋友,她的母亲,还有老师。老师坐在背对我的位置,时不时地往门口瞥一眼。

“报告!”

教室里的气氛让人直觉紧张。老师指点我坐在较远的凳子上,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小朋友躲闪的眼睛和那位母亲严肃的侧脸。

“老师,情况就是这样,我希望小孩子能好好相处,不要搞小圈子。”那位母亲总结道。

我寻找到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用孩子独有的方式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朋友回避了我的提问,望着她的母亲。

“你到外边去等妈妈。”那位母亲轻轻堆了一下孩子的脊背。

我茫然地坐在那里,那位母亲甚至不用站起来,就可以把我罩在她的阴影里。

“这个小孩儿教唆小朋友不要跟我的孩子玩。”原告律师发出了控诉。

我当然不知道“教唆”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那是多么严重的罪行。仅仅是那位母亲鄙夷的口气就让我突然一下觉得很委屈。我想见我妈妈,我焦急的瞥了瞥窗口,可是她还没有来。

“她还诽谤我的孩子,说她是个娇气包,胆小鬼。”我也不知道“诽谤”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哭了,满是泥土的手上立刻多了几道清晰的痕迹。

没有人会顾及到我这小小被告的眼泪,那位律师女士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我一眼。法官老师也没有询问过真相。桌子上有一封拆开过的信,当下没有人碰它。我想那就是我的罪状。

“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我会适当处理的,您没有必要写信到校长那里去。”

“我写给校长是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对小孩子影响太坏了!”律师女士终于撇了我一眼,那种定罪般嫌恶的眼神。

她们还在争吵,我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我回过头,泪眼婆娑的望着窗子,希望我的母亲或者任何人把我从这个小小的法庭中带走。窗外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在我刚才停留的位置上注视着…

当我再一次直视那双大眼睛,是即将离别的时候,她要转到别的学校去了。操场上,她找到我,递给我一个玻璃球,里面是彩色的柱体,球面的弧度让那些柱体看起来美轮美奂,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工艺品。

“送给你。”

关于3号女生的故事有点复杂,回忆儿时的心情也很微妙,我完全陷入“当局者迷”的困境中。或许,你对3号女生有了一些线索。或许,你可以告诉我,3号女生究竟教了我些什么。


6个 群众围观在“那些女孩教我的事(03):告我状的女生”旁边

  1. 匿名 说:

    护犊子的母亲

  2. 领带都打歪了 说:

    这种家用长很讨厌了

  3. 曼生 说:

    也许3号女生是老师也说不定。

  4. 契丹狼营 说:

    我校时候很顽皮,也曾经被别人的家长告到了学校里。。。
    被当众羞辱了好久。

  5. 契丹狼营 说:

    不过,我也没当回事。我都没想到后来自己会那么乖,而小时候会那么顽皮。

  6. kevin 说:

    女大十八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