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薄瓜瓜同学接过了他家族的权

@ 五月 15, 2009

原文首发于《雅典学园》,作者“冷眼向洋”,原标题《薄瓜瓜猜想》。感谢“感谢我的老师谌洪果”的投递!(相关新闻:薄瓜瓜当选英十大杰出华人青年 汤唯丁俊晖落选杰出青年薄瓜瓜在英国深入当地女群众)】

一只西瓜,只看表面纹理,隔皮断货,很难知道内容如何?甜的,苦的,酸的?很难斟酌。

面对薄瓜瓜,也是这样。依据中国国情,这些个很可能成为又一代君王的权宦之子们,只看他们的今日的纹理,依然很难判断他们的内容如何:继承他们祖、父辈的衣钵,继续专制人民,还是旁观世界大势,放还人民以自由?

还是借助薄瓜瓜与《时尚先生》的一段对话,看看这位在欧洲接受教育的孩子的思想倾向如何。昨日看到网上许多人对薄瓜瓜获在英优秀华人奖说三道四,我觉得这样不妥。当年作践黑五类是不义,今天作践红五类就对吗?我颇替薄瓜瓜这些红色太子们打抱不平。

红色家族薄熙来与他的妻儿

然而,在看完薄瓜瓜与《时尚先生》的对话之后,我开始失望了,我实在做不出更好的猜想。这段对话如下:

  1. 时尚先生:如果有三个起死回生的名额,你给谁?
    薄瓜瓜:首先从个人角度,那当然是我的姥爷。离开个人角度,我会把第一个名额给费尔巴哈,他是德国最后一个伟大的古典主义哲学家。然后我想,第二我会让远古时代的一个人复活,不管是谁,比如古希腊或古罗马时代的人,我很想看看那时的人是什么样子。第三个我不能说,我要留着,等某一天我需要的时候,遇到某种情况要寻求一个人的意见时,那时候我正好可以让那个人复活。
  2. 时尚先生:你最想通过的一条法案?
    薄瓜瓜:也许…是一个自由法。这个法可能没有什么具体内容,就是关于自由的,比如在一个时期内取消一切法律。我想看看在这种状态下社会是什么样子。

对于第一问,我最关心的是“第三个我不能说”的人是谁?因为,他“要留着,等需要的时候,遇到某种情况要寻求一个人的意见时,那时候我正好可以让那个人复活”。一旦薄瓜瓜真的成为中国第七代、第八代领导人,那个“第三个我不能说的人”便是决定中国命运的人。

是卢梭、是华盛顿,或是其它西方自由主义圣哲?

那个“现在不能说的人”究竟是谁?“马克思”是最接近合理的答案。这样的判断至少有以下三重基础:那个他最想使他起死回生的人,“首先从个人角度,那当然是我的姥爷”。查了一下,他的姥爷谷景生,“一二九运动的先辈、一位忠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一位共和国的开国将军”,在薄瓜瓜的一篇《爷爷与子弹》的文章中,被描绘成一个为革命义节而将前来抢救其生命的敌人视为没世仇寇的人。判断那“第三个不想说的人”为马克思,是符合这小子个人感情的。

其次,“离开个人角度,我(他)会把第一个名额给费尔巴哈”,这位德国古典主义哲学的终结者,是马克思主义赖以建立的三大思想源渊之一。虽不辩证,却很物质,物质而非神,因而无所不敢为,这是共产党人的最大特点。

又其次,“我今天不能说”:无论在欧洲还是亚洲,马克思其实都是很招人讨厌的一个家伙,因众人恶之而不能说,因说出来便窥破一切失去神秘而不能说,这个“不能说”具有双重理由,而卢梭、华盛顿之类的不能说则仅只一重理由——一说便失去神秘了!

所以,在关键时候,这位瓜瓜要请出来问政的尊神是马克思——这样的判断是比较合理的,其它判断都有谬乎其大的地方,不能作为选项。这就令未来的中国失望了!

对于第二个问题,他最想通过的一条法律“是一个自由法”。乍然之间,最想通过一部自由法,似乎是想将自由置于思想的首位。但仔细看下去,你将怅然抚股,大失所望。这位瓜瓜说:“这个法可能没有什么具体内容,就是关于自由的,比如在一个时期内取消一切法律。我想看看在这种状态下社会是什么样子。”他只是想“在一个时期内取消一切法律,看看在这种状态下社会是什么样子”。

自由是以法治为保障的,这是常识,离开法律,社会将成为一片动物式的荒蛮,就象他的祖父辈当年在江西、以及他的父亲当年在文革中所开垦的那样。这些道理,这位西方求学的学子不可能不懂。因此,他要做的实验,其目的不是要彰扬自由的良善,其用意恰是要反证专制的合理

如此说来,我们对现实的瓜瓜的猜想,只能失望,未吃而知其酸,未尝已先知其苦,何不失望!然而,这位孩子的智慧倒是可以的,表达很艺术、很巧妙、很辩证、虚玄之中透着率真、透着明亮。我们还是对这些瓜瓜们抱些希望吧,毕竟,到他们成熟,还有些时日。日晒、风雨、土肥都会影响到他们,甚至灿烂阳光下周围植物世界的拔节声音,也会影响到他们。仅从瓜瓜今日使用的语言看,他不会像他的父亲一样,再在年节的时候,给人们发一些红色的无聊短信了!


17个 群众围观在“如果薄瓜瓜同学接过了他家族的权”旁边

  1. kevin 说: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也想去英国留学,可惜不行!

  2. 匿名 说:

    中国不能这样搞党天下

  3. 发你妈B的红色短信 说:

    我在重庆,前几天收到红信息,卵包都气炸,给它回复:“我日你先人,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几秒钟后,它狗日的回复把老子笑死了:“尊敬的用户,欢迎参加2009年第二届红色短信创作传播大赛,您的作品‘我日你先人,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已受理,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以短信形式通知您审核结果。”

    第二天收到审核结果:“尊敬的用户您参加第二届红色短信创作传播大赛的作品‘我日你先人,不要给老子发垃圾短信!’因内容不符合大赛要求,未能通过审核,欢迎您再次参与!”

    收到审核结果的前几分钟,又受到一条红短信,我回复:“你发你妈卖B!”

    几秒钟后它回复:“尊敬的用户,欢迎参加2009年第二届红色短信创作传播大赛,您的作品‘你发你妈卖B!’字数不符合大赛要求,请选15—483字以内的作品上传”看来他还嫌老子骂得不过瘾。

    现在我天天收到月经一样红的短信,也只有不阅即焚了。

  4. 赵家村村长 说:

    其实我也想把我闺女送到英国去留学,可惜我钱不够。怎么办,继续贪,贪到把他们姐弟俩一块送出去。

  5. 太子党! 说:

    我看见这些太子党的后裔作威作福,我就很生气,他去英国铺张潇洒,是谁给他的钱?这么多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6. Logas 说:

    我不是五毛党,但听我牛津回来的同事说,那个照片里的地方是有名的学生吧,其实里面没什么了,人家的酒吧文化就是那样的,没什么大惊小怪.说完了.

  7. 六楼的请回答我一个问题 说:

    能将薄熙来的财产公开吗?
    能将薄瓜瓜在英国的花销公开吗?
    能让中国人都知道薄瓜瓜的钱从哪里来的吗??

  8. 6楼的好天真 说:

    是的,中国也有类似的这种学生吧,为何不见良家子弟去哪里玩耍?
    去那种场所玩的都是小混混,90后,欠揍的傻逼。
    子不教,父之惰!

  9. 尊姓大名 说:

    看那简历都胡扯些啥,太巴结了。范本,还英文专著,笑死了,不过是本学生杂志,那里每个人都玩过。不过中新社报道嘛,难怪这么巴结,没提他被牛津处分或开除的事,可以理解。

    当然,替权势打抱不平可太有好处了。

  10. 匿名 说:

    哦?丫的被开除啦?那还到处打着牛津的旗号招摇撞骗?

  11. 尊姓大名 说:

    他连中学都是在英国私立学校上的吧,那可比牛津贵去了。我一个熟人官员的孩子在国内学不好,由某某求他办事的人提供所谓奖学金在国外就上了学。

  12. 傻屄 说:

    重庆塌方死了那么多人,这么大的事,薄熙来咋不发个红色短信吊唁一下??
    重庆塌方死了那么多人,这么大的事,薄熙来咋不发个红色短信吊唁一下??
    重庆塌方死了那么多人,这么大的事,薄熙来咋不发个红色短信吊唁一下??

  13. 匿名 说:

    真是的,自己没本事在这儿说啥啊?自己没得就说葡萄酸。

  14. 匿名 说:

    有本事自己得一个,你有钱不一定有别人出色呢!

  15. 匿名 说:

    薄熙来这孙子把重庆弄日塌了

  16. 匿名 说:

    带表的势力不同,最后会有一场决战,我不会向我的祖先那样妥协,更不会像英国那样丢人。

  17. 22F110 说:

    现在再看这个文章,真是先见之明啊!薄瓜瓜现在还敢踏入中国一步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