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条潜规则可保邓玉娇无碍

@ 五月 16, 2009

原文首发于《刘加民·新作文行动》,作者“刘加民”,原标题《请不要为刺杀色狼的邓玉娇担心》,略有删节。感谢“巴东烈女”的投递,投递者留言:“请一起支持并声援刺杀淫官的邓玉娇。”】

湖北女子邓玉娇刺杀色狼的故事,霎时间传遍了大江南北。在调查还没有结束,处理结果也没有公布的情况下,大家普遍为邓姑娘的命运捏了一把汗。担心邓姑娘一定会受到严重报复,像以前发生过无数次的类似纠纷一样:受害的总是弱者,扭曲的总是公理,灭杀的总是天地良心。

可是我敢说,这次可能会出现奇迹:

第一,从法律角度讲,这是个典型的正当防卫。这是正在进行的人身伤害,3男1女的势力悬殊,显然是严重伤害正在发生而且会继续加重的局面。这个时候,弱女子只能用最极端的方式,才能保护自己。

第二,从官场规则讲,死鬼只是个乡镇的招商联络处主任,连个股级干部都不是,而且44岁了还在这个等级上,显然是能力有限,也缺少后台支持。喝了小酒,也要赶时髦,玩女子,光天化日之下要求“特殊服务”。我看,真的是色令智昏、荒唐至极。底层公务员都是小农或者小市民的群体,果戈理曾经讽刺过无数遍,大家自身难保,但求平安。不会有人吃饱了撑的替已经死了的家伙操心。

巴东烈女邓玉娇
巴东烈女邓玉娇(via:城市潮流馆)

第三,到目前为止,媒体报道也保持了客观公正的态度。当地警方甚至找到了邓玉娇长期服用抗抑郁症的药品的证据,这说明邓玉娇即使防卫过当,考虑到患有精神疾患,也会从轻发落的。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对邓姑娘不利的迹象。大家可以放心观望,等待好结果。

第四,这是个“秀和谐”的好素材。如果省部级高层注意到了,就会借坡下驴,把这个事件做成一个公正执法、维护正义、反腐倡廉的典型案例。死鬼不会在意的,即使他活着,能够配合完成政治任务,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大家为什么都担心邓姑娘呢?这不奇怪,因为这是个是非颠倒的时代,无数铁的和血的教训告诉人们,真理永远属于强权,被凌辱与被损害的永远是草民百姓。但是具体到这个案子,我觉得大家真的有点反应过度了。以上的四个“潜规则”表明,烈女邓玉娇应无大碍!

大家想想,邓玉娇只是作为一个人,出于保护自己的身体(也许还有尊严)的最原始本能——她被侮辱后再被按在沙发上,在尊严被三个男人有钞票 抽打脸时已经没有了,现在她身体还要被强奸!一个女子不可能“故意”,更不可能“蓄谋”去用一只修脚刀当面刺杀三位壮年男子。

如果强奸女人还不算是危害她的人身安全的话,我觉得所有强奸犯都应该无罪释放。如果强奸民女不算有罪的话,强奸官女也应无罪,那么我们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强奸当地所有执法者的女人、女儿。


29个 群众围观在“四条潜规则可保邓玉娇无碍”旁边

  1. 匿名 说:

    如果强奸女人还不算是危害她的人身安全的话,我觉得所有强奸犯都应该无罪释放。如果强奸民女不算有罪的话,强奸官女也应无罪,那么我们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强奸当地所有执法者的女人、女儿。

  2. 华硕电脑用户 说:

    这可不好说,要知道中国的精神病院还不如鉴于呢,多少正常的中国人被弄到精神病院去了?

  3. 无耻得超出你想象 说:

    作者你太天真了!!

    2009年5月16日晚9:30,邓玉娇朋友到恩施州忧抚医院见到邓玉娇

    邓玉娇四肢用绷带绑在床上,面无表情。

    问她现在怎么样,她回答:他们打我,要我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样可以免于死刑,也给政府出路。

    ——————

    操他妈的共匪流氓统治集团
    还要老百姓给他们出路?
    他们何时给过老百姓出路??
    再说了,正当防卫理应立即释放!!

  4. 匿名 说:

    确实是,精神病院也好不到哪里去

  5. 法理难容啊,兄弟们! 说:

    成都男子爬树偷窥女邻居“一眼”都被判强奸罪一年,公仆把玉女“两次摁倒”在沙发之上后,邓玉娇不甘受辱维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因啥就不能大张旗鼓、正大光明地予以宣传正当防卫、免除刑责立即释放而伸张正义、鞭打丑恶呢?

  6. 匿名 说:

    现在形式很危险,楼主你太乐观了。。。。

  7. kevin 说:

    共党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8. 匿名 说:

    那工党已经做鬼了,就不能放了民女一马?

  9. 太子党! 说: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IyMjMwNTY=_rss.html

    请各位注意一下11分19秒!!!
    无耻的狗腿子打了邓玉娇!!

  10. 我操你大爷的! 说:

    杭州胡斌开70码的车杀人,你们搞不定市里的富翁~
    贵州习水县嫖宿幼女案再次提起公诉,罪名仍非强奸,你们搞不定县里的小官僚~
    现在,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等三名官员调戏民女被杀,你们这群傻逼连一个镇上的小官吏都搞不定了???
    我操你大爷的,操你妈的,操你全家!

  11. 赵家村村长 说:

    现在女娃子厉害,村长我以后行事要看眼色啦。

  12. 匿名 说:

  13. 邓玉娇将可能被医院虐待成精神病人 说:

      看了施恩电视台的采访,本人其他地方不是太担心,主要担心邓玉娇在走出恩施州优抚医院时变成了精神病人。

      这是一场黑暗的审判,在审判前,受害人邓玉娇将提前被黑暗势力吞噬。我们来看看这个视频。

      在采访邓玉娇的主治医生李主任时,李主任说邓玉娇:

      “送到这里来直到现在都没作声,她一直不作声。有时候会哭,再就是今天的脾气非常大,易激动。”

      在随后的现场摄像时,我们清楚听到邓玉娇这样哭喊:

      “爸爸……爸爸……他们打我。”

      从她哭泣的抽咽声中我们不难发现她哭了很久了,而且情绪处于不稳定状态。是谁打她?什么时候打她?网上有张帖子这样说:

      “2009年5月16日晚9:30,邓玉娇朋友到恩施州忧抚医院见到邓玉娇,发现邓玉娇四肢用绷带绑在床上,面无表情。
      问她现在怎么样,她回答:他们打我,要我说自己得了抑郁症,这样可以免于死刑,也给政府出路。问及其它话题,她只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这里,邓玉娇的朋友说的跟电视采访相近,不过这里说明了对她施暴的对象──恩施州优抚医院,恩施州优抚医院用残酷的手段虐待邓玉娇,逼她承认自己是精神病人。

      从电视台采访邓玉娇的同事、老板来看,邓玉娇在娱乐城工作了两个多月,一直表现很正常,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事件。而自发生“抗暴事件”时,她是第二次被按倒才反抗的,这充分说明她不具备攻击性。案发后,她第一反应是打电话向警方自首,这说明她当时处理非常恰当,逻辑思维正常。这种种情况表示邓玉娇的精神状态很好,不存在精神病的说法。即便是有精神病,程度也非常轻微,并不对他人有侵害性的攻击。那么她在医院为什么要受到这些虐待呢?

      就算邓玉娇是精神病人,也并不构成目前她所受的待遇。邓玉娇的行为并不对他人造成侵害性的攻击,所以没有理由把她四肢绑在病床上,这种把病人绑在病床上的做法只能针对重度危险精神病人才适合,邓玉娇明显不符合这个要求。即便是处于案件监控阶段,适当的做法应该是单独关押一间房子。象恩施州优抚医院这样把邓玉娇一个弱女子四肢紧紧捆绑在病床上,这分明是故意折磨邓玉娇,并且每天对她实施虐待,不是精神病人也会被虐待成精神病人。而且,每天注射输液,我不知道那些输液里含有什么激素,根据邓玉娇同事所述以及邓玉娇报案的行为看,邓玉娇无疑很冷静,而对比电视的采访,她的精神状态变得非常恶劣,所以,本人怀疑这个输液里添加了对神经系统不利的激素。我觉得医院有义务向公众24小时提供监控录像以确保邓玉娇的人身不受侵害。所以,本人严重怀疑医院是在刻意折磨、虐待邓玉娇,把她虐待成一个精神病人。

      电视台采访过程中,不难发现邓玉娇以前在服药,这说明邓玉娇是不能停止服药的。而恩施州优抚医院的主治医生李主任对邓玉娇的鉴定是“观察”,并不是“治疗”。他说得非常漂亮,他说:

      “我们不能够对她进行治疗,我们先要对她进行观察,先做鉴定。他究竟有病没病,跟她发生的那个案子有没有联系。然后我们才能进行治疗。因为现在一治,如果把她的症状控制了,那就不好做鉴定了。所以现在没有治疗。”

      这番话说得非常漂亮,似乎毫无破绽。但问题在于,这个鉴定的前提只能是还原案件发生当天的精神状态才能正确判断责任的承担与否。所以,案发前邓玉娇服什么药在这个阶段也应该予以服用,这样才公正。李主任断她的药,分明是把她推向火坑。按照李主任的说法,邓玉娇之前还吃饭,在医院,你既不给邓玉娇饭吃,也不给她输入营养液,这样免得“把她的症状控制了,那就不好做鉴定了”。饿她十天半个月,邓玉娇香消玉殒,大家都干净了。

      根据估计,医院就是要把邓玉娇虐待成精神病人,这样政府才好审判,这种事近年来发生过多起了,大家不用惊奇,自高莺莺案件、华南虎事件出现后,就别再低估政府的无耻程度了,他们的无耻我们已经多次领教过,所以,别太天真。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案件将会无限制拖延下去,一直拖到邓玉娇变成精神病人为止,等她变成精神病人的时候,整个审判突然间将会变得无比神速,办事效率会骤然提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事情将会沿着这条道路发展下去。所以,本人希望这篇文章成为“意外”,也希望有更多的“意外”出现。所以希望大家多宣传宣传。

      至于大家热切盼望的妇联主任,目前正在陪领导侍寝,暂时无法分身管理此事,请大家体谅!谢谢!

  14. 我操你大爷的中国! 说:

    谭卓被70码的车撞死,你们搞不定市里的富翁~
    习水幼女被淫官集体群奸,罪名却不是强奸,你们搞不定县里的小官僚~
    民女邓玉娇进行正当防卫刺却被刑事拘留,你们这群傻逼连一个镇上的小官吏都搞不定了?
    我操你大爷的中国,我操你妈的中国!

  15. 操! 说:

    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16. 拉仕布多-布拉耿殊夫 说:

    此乃贞节烈女,布拉耿殊夫支持你。

  17. 赵家村村长 说:

    16楼的兄弟用“拉仕布多-布拉耿殊夫 ”这样的ID,莫不是得痔疮啦。

  18. 匿名 说:

    杀的还少刺的太轻应该把三畜生凌迟

  19. 沧浪有泪 说:

    现在来看,作者还是太天真了,太幼稚了,太simple。

  20. 匿名 说:

    作者很傻很天真。

  21. 邓龟蛋死不足息 说:

    多杀几个淫官,中国民众太弱势了。
    官逼民反,强权不要太过分了,人民已经觉醒了。

  22. 匿名 说:

    大话防卫过当

    不想说谁对谁错,因为每个人出身不同,为现实所迫,为了生存,不得不在各种各样的工作环境中上班!不管你是国家干部,还是乡下农民,都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所以邓玉娇在这样的工作场所上班,也是可以理解的!
    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尤其是女性,往往是了大吃亏,却只能苦水往肚里吞!从这个角度看,邓玉娇是坚强的,是值得表扬的!彰显中国女性不畏强权的一面!
    我们来假设一下:被邓贵大强迫的是自家的亲妹妹,或者是亲女儿,我想,别说是邓玉娇在事发的当时进行反击,就是事发过后,大家还是会用手中的刀或者是棒,来痛打这个可恶的色情狂,这个人间的败类,社会的残渣!
    或许有人会说:他是公务员!可是,如果所有的公务员都变成色情狂的话,那中国就玩完了!
    或许还有人说:他为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可是除了工作过失,与贡献或许可以进行功过相抵以外,与强迫强奸犯罪却是不能相抵的!
    至于所谓的防卫过当,那就不知道如何才能作到正当防卫了,或许,处在当时被按倒在沙发上的情况,只有用女人的性器官来进行反击,才会被警方认定为:“正当防卫”吧!
    在此,只想说一句: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23. 匿名 说:

    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恶果相当于十次犯罪!

  24. 风雪无痕 说:

    声援当代烈女邓玉娇!
    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其恶果相当于十次犯罪!
    邓玉娇案件已不仅仅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背后隐藏着巨大的腐败。这样的案件,要是在香港,廉政公署早就介入调查了,反腐新机构—-国家预防腐败局,为何不介入查处巴东的问题?
    邓玉娇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现实,一个阶层,一种命运。以此足见道德已经败坏到什么程度。现在,用法律去衡量邓玉娇似乎成了当务之急。但是,最应该接受审判的到底是谁?这个社会对邓玉娇负有怎样的责任?我们的道德和良知需不需要拯救?
    强烈建议国家立法机关立法对强奸犯、脑残学者教授、公款嫖娼的官员施行宫刑!从巴东野三关尚未毙命的恶吏黄德智、同案犯邓某及脑残学者教授高一飞、孙东东、赫建国开始执行,彻底阉割此类畜生的祸根。

  25. 风雪无痕 说:

    湖北的吏治应该花大力气整顿,几年前,湖北襄樊宝石宾馆女服务员高莺莺被某高干子弟强奸并从窗户扔下而当场摔死,至今仍冤沉大海。如今,湖北巴东女子邓玉娇因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被扣上“抑郁症”关进精神病院,看来湖北的狗官还真不少,天理何在?我是精神科医生,巴东的狗官们、巴东的黑警察们,“抑郁症”病人最危险的倾向是自杀,不会出现攻击倾向,怎么会杀人?巴东警方可没有认定邓玉娇患上“躁狂症”啊!
    巴东警方在邓玉娇的包里发现了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不知道巴东警方查过邓贵大的遗物没有?是否发现“伟哥”、“摇头丸”、“海洛因”之类东西?

  26. 风雪无痕 说:

    邓贵大同志思想政治觉悟高,为领导服务的意识强,为更好地为县委书记李洪敏等巴东女领导同志提供“特殊服务”,邓贵大同志、黄德智同志和邓中佳同志花巨资到某男科医院,进行了龟头抛光、卵蛋打蜡、负离子雀毛拉直、阴茎直行该螺旋形、阴囊防皱处理、加装防咬钢套、安装不锈钢滚珠、加装ABC超强忍射系统、彩绘夜光图案细纹等阴部美容美体改造。邓贵大等同志踏实工作、严谨认真、为领导着想的工作态度,与时俱进、摸索创新的工作精神,深得李洪敏书记的器重。邓贵大同志因公殉职的消息传来,李洪敏书记痛不欲生,怒斥巴东公安结案迟缓,要求限期结案,严惩凶手邓玉娇!

  27. 风雪无痕 说: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这是《三国演义》中孔明痛骂王朗,气死王朗的精彩之语,若用来形容巴东的官场,是最恰当不过了!

  28. 风雪无痕 说:

    邓贵大同志一生工作勤奋,政治觉悟高,工作积极热情,为野三关镇的招商引资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引进了大量的洗浴城、夜总会,引进色情项目资金共计N亿元。为保证基层洗浴城、夜总会的正常运转,邓贵大等同志经常深入消费。邓贵大同志认真落实党的组织路线和群众路线,经常深入洗浴城、夜总会发展党员,扩大党员队伍的成分,壮大基层党组织,并在每个基层洗浴城、夜总会都设立了党支部。5月10日深夜,邓贵大同志和黄德智、邓某代表组织与“梦幻城”修脚女邓玉娇进行严肃的谈话,发展邓玉娇为中共党员,邓玉娇认为自己离党的要求还很远,不具备入党的基本条件,邓贵大等同志认为邓玉娇态度恶劣,欲对其进行“双规”,邓玉娇认为自己不是党员,不适合双规,争执中,丧失理智的邓玉娇用罪恶的修脚刀将邓贵大同志刺死,黄德智同志刺伤。邓玉娇因故意杀人被巴东警方逮捕,案件正在审理中。目前,巴东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此案,县委书记李洪敏同志怒拍桌子,要求巴东公安限期结案,严惩凶手邓玉娇,为巴东招商引资工作、为巴东领导干部安全嫖娼保驾护航。

  29. 邓玉娇失踪!紧急!! 说:

    邓玉娇失踪,邓玉娇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思宁等后援网友2009年6月20日综合报道

    (思宁,男,福建人,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中国法学会会员,具有律师资格、编辑和讲师职称,客座副教授。)

    邓玉娇抗暴是无懈可击的正当防卫。
    要求严惩罪犯黄德智!
    邓玉娇全家被严格控制,按照政府剧本演戏,包括违心辞退、指责原先律师,向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道歉。邓玉娇失踪,现在以“治病”为名,被政府关押在她母亲张树梅不知道的地点。

    判决当天,巴东当局就强迫邓玉娇对媒体说“不上诉”,并签字服判,然后秘密隔离关押,防止邓玉娇上诉。邓玉娇现在的律师汪少鹏和刘钢按照政府的命令对邓玉娇威逼劝诱,要她不上诉,帮助政府做成邓玉娇有罪的铁案。
    法律规定,只要在上诉期内,犯罪嫌疑人随时可以变更决定要求上诉。

    邓玉娇上诉权仅仅剩下6天,呼吁各界营救。如果邓玉娇有罪判决生效,患有“精神病”杀人伤人的邓玉娇将遭到政府公检法与黄德智等黑恶势力的残酷迫害。邓玉娇的家人也将受到迫害。

    网友屠夫(真名吴淦)与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电话录音:
    点击下载:mp3

    一,被网友指责的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通过“表扬”政府的方式揭露政府24小时监控邓玉娇及家人。他说“变更为监视居住以后,县妇联主席刘湘鄂也是带了几名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陪护她。”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透露,案发后被政府严密监控,无法与外界自由联系。强迫邓玉娇家人指责网友别有用心,指责原律师别有用心,离间邓玉娇全家与网友的合作。

    二,邓玉娇有罪免罚判决,导致邓玉娇必须赔偿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的伤亡损失,高达百万。目前政府承诺不秋后算账,但是一旦邓玉娇再说出不利于政府和黄德智的真相,黄德智等在公检法支持下,将向邓玉娇索赔。

    三,黄德智背后的黑恶势力未受任何处罚,蠢蠢欲动,准备报复邓玉娇全家以及支持者,赴巴东的网友遭殴打关押。

    四,通过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放出“当地民众反对记者来巴东扰乱治安”。

    五,巴东政府在网上造势,说绝大多数网友支持判决结果,宣扬邓玉娇案结束。

    五 , 侠 肝义胆的超级低俗屠夫网友(简称屠夫,真名吴淦)是思宁的老乡、博客好友。
    吴淦主动披露的个人身份证,昭告天下!请关注吴淦的人身安全!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资料图片,2009年5月19日【屠夫】吴淦探望邓玉娇合影,

    随后吴淦被巴东政府赶出巴东,与邓玉娇失去联系。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他在《屠夫下午和张树梅通了电话!》中介绍了与邓玉娇的妈妈张树梅通电话的情形,其电话录音已经上网。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北京的律师。虽然邓玉娇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电话中,连张树梅都声称不知道邓玉娇现在在哪里。
      思宁怀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思宁花了些时间,把电话录音记录整理如下: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另外, 2009年5月26日凌晨网友走近武昌发出的消息现在得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等的证实。

    (巴东当地网吧已经遭到严密监控,本消息用手机转网友,费尽周折发出)
    2009年5月26日凌晨
    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回复消息。
    政府胁迫邓玉娇九族
    邓玉娇的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
    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茬关店罚款。
    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点击下载:mp3

    电话录音下载地址为:http://www.youblog.cc/display_audios/5817/1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