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被强奸还是被顺奸

@ 五月 24, 2009

原文首发于《一个人的世界》,感谢“不丹”的推荐!相关:《谁拥有媒体?》】

媒体和大众是怎样的关系?现代社会的大众,离开媒体还能生活吗?

媒体给大众提供各种各样的精神内容和物质内容。在这个五花八门、五光十色的社会中,媒体为大众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各种生活必需品、非必需品和奢侈品,还一样样地教会大众如何使用。在这个辽阔而浅薄的社会里,媒体把所有的东西一古脑儿端到大众的面前,像一个爱子心切的母亲。但是,媒体能够胜任自己的角色吗?

如今的社会几乎每一个大大小小的领域都与大众生活密切相关,大众却不可能在所有的领域都成为行家,因此,必然要依靠专家。媒体便成为专家的化身,大众已经无法离开媒体。可悲的是,媒体在扮演大众母亲的角色时,有时候就像一个后妈。

如果把媒体比喻成一个女人,她年轻的时候就想给自己找一个靠山,找一个男人。政治曾经是媒体的丈夫。被政治操控的媒体就像是没有男女平等的玩物,如何对待大众孩子,由政治父亲说了算。于是,媒体对自己说要客观公正,不能成为政治男人奴役的对象。就好比说一个妈妈要爱自己的孩子,不能欺骗孩子。

《谁拥有媒体?》封面
《谁拥有媒体?》封面

因此,媒体决定同政治离婚。媒体民间化就好比一个女人想要自食其力。在媒体独立生活的早期,她的确把客观公正放在了重要的位置,做没做到是另一回事,同她自己所受的教育和个人修养有关。刚与政治离婚后的媒体,之所以敢理直气壮地说自己坚守着客观公正的贞操,是因为那时的媒体做的都是小买卖,主要靠零售收入养活自己。

后来,辛辛苦苦拉扯孩子长大的媒体,日益感到生存的压力。这时候,她遇到了一个极富吸引力的男人,名字叫做商业。媒体觉得单身的日子太苦了,便开始同商业眉来眼去。然而,由于她已经拥有了客观公正的贞操名声,她同商业的关系较长时间里处于秘密状态。直到她发现,腰缠万贯的商业的周围,日益聚拢起形形色色的女人时。为了同那些“野女人”竞争,媒体同商业的关系渐渐公开。现在,媒体和商业已经正式同居。

商业其实只想玩弄媒体,并没有真正爱她。商业很清楚地知道,媒体客观公正的贞操名声,对他赚更多的钱大有好处,所以,商业才会主动勾引媒体。然而,商业的天性就是傲慢,为了实现自己的控制欲,商业对于媒体软硬兼施,时常让媒体轮换着感到温暖和危机。媒体为了笼络住这个有钱的男人,不得不敷衍起大众,原来还坚持客观公正的亲妈,渐渐向一个后妈发生了转变。

对于大众来说,真正的悲剧是,商业和媒体同居后,仍然需要客观公正这块贞节牌坊,却不需要它的实质。无孔不入的商业正在彻底毁掉媒体客观公正的贞节名声,那也是媒体自找的结果。

为了对商业造成牵制,媒体在与商业同居的时候,又想起了前夫。媒体重新向政治暗送秋波,政治也不能忘怀自己曾经拥有的最佳玩物。媒体开始脚踏两条船,在政治和商业之间分别调情,制造微妙的平衡,凸显自己的存在价值。媒体在两个男人面前的表现,说得好听叫做夫唱妇随,说得难听就叫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媒体不愿被政治强奸,最终却被商业顺奸。客观公正成为一个幌子,成为媒体后妈给与大众孩子的麻醉剂。媒体有时候也良心发现,靠自慰来排斥政治和商业,却害怕被大众孩子发现,害怕自己的形象在大众孩子们异样的目光中彻底倒塌。

民间化让媒体摆脱政治,还有什么化可以让媒体摆脱商业?问题是,她真的想摆脱吗?她真的想永远独守空房,过着没有男人的凄凉生活吗?媒体究竟如何才能守住自己客观公正的贞操?


6个 群众围观在“媒体被强奸还是被顺奸”旁边

  1. 沙发献给菊花 说:

    竟然还有这么多沙发,坐了!

  2. kevin 说:

    一个刑事案件突发的年代

  3. 匿名 说:

    中国媒体是被轮奸着,商人,企业,政府,官员。有点权势的都在强奸着媒体。

  4. 沧浪有泪 说:

    同意,是被轮奸的,而是一轮又一轮,无穷无尽不停歇!

  5. 说:

    做顺民 做刁民 还是做傻逼

  6. 三秦赣人 说:

    不做顺民,不做刁民,也不做傻屄,只想做个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