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公交车,人间大戏台

@ 五月 26, 2009

原文首发于《在公交车上听到的暴汗对话》,感谢“isgay”的推荐。】

北京地铁,早上的上班高峰期。我一同事很淡定的看报纸,然后听到不远处有个人说了一句“你别往里挤了,这么多人”,然后过了一分半钟后,突然那个往里挤的人大喊:“你打我啊!打我啊!”众人无语。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那个人唱上了:“一个北京人啊,欺负一个陕北的残疾人啊…一个北京人啊,欺负一个陕北的残疾人啊…他要打死这个来自陕北的残疾人啊…”翻来覆去的唱,唱了好几站。参照陕北信天游的口音和唱腔。终于有人忍无可忍了,一个女人说:“别唱了!烦不烦啊!”

那个人接着唱:“两个北京人啊,欺负一个陕北的残疾人啊…两个北京人啊,欺负一个陕北的残疾人啊…他们要打死这个来自陕北的残疾人啊…”众人无语。

大概又几站后,那人一直唱个没完,车到站门开后,门口有个男声不大但是估计够狠的,说了一句:“下车。你下不下车?”然后车门关上,终于安静了~

××××

说个真事!我有次坐西安320,司机同志走一站就停一下车,然后整理一下车厢乘客队伍,让他们排列得像站军姿那样。还骂骂咧咧!囧!

××××

坐西安323,有次车里人太多,司机不让上,有人从后门上,钱被递过来,前面的人帮忙投币,司机直接骂:你手咋那么贱!@#¥@%&*%¥

整车人无语。

××××

我有次下班坐西安24路的破烂铁皮车,车上人多的挨边站的人脸都能贴到玻璃。我在司机后面与第一个座位之间找了个地方站着,那里通常空间大一些。紧跟我之后上来个四十岁左右的眼睛男,背个电脑包,也蹭到了我所占的那个小空间旁。

本来一个人觉得宽敞,现在却多了一个胖男人。无奈车上人多,我不好意思说人家。可后面的事情就让我可气又可笑~

这男人开始不停的挤我,车只要一发动或者一停站,靠着那么点动力惯性他就要使劲紧我一下,我被他从座位之间的小空间挤到了第一个座位旁。更可气的是,我站在那里还不影响别人,他体格大,窝在那个小角落里,渗了一脖子汗水,还把腿别在坐在第一个座位的女人两腿之间。(当然,如果座位上的女人下车,无疑只有他能占到座位。)要我,我早怒了~可那个女人一直么说什么,一脸常态。

过了四五站的样子,那个女的突然站起来,一把把我揪到座位上说了声:你坐,我下车!

那男的干瞪眼看着我和那个女人迅速完成交接仪式,把头扭到一边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哎呀,我也要下车了~

××××

我在西安的时候坐600路,双层车,往大学城走人暴多,一次挤着回学校,脚被人踩了,抬起来,再放下的时候就没有地方了,神啊,金鸡独立的站了半个小时啊,下车的时候没有人让我,我就是一路游下去的,不记得踩了多少人的脚啊~

××××

乘坐西安242。上车前在公交车站等车,有个戴眼镜穿蓝毛衣的小伙子跟我一起等车。上车以后人不是特别多,但也没多大的空隙。他在我背后站着,他面前的座位上坐了一对母女,小孩大概七八岁左右。

公交车走了两站,突然我闻到一股酒味,然后听见小孩开始尖叫…扭头一看,小伙子直接吐了…囧,太囧了,妈妈抱着小孩,所以妈妈就鞋子上有一点污秽,而那个可怜的孩子呢?我实在不忍心描述了。

然后迅速腾出以该男子为中心,以一米画圆的空地…用了大概三包纸巾的样子才把小女孩擦得差不多,然后坐在后排座位的应该是她爸爸,把小女孩衣服脱掉,用自己的衣服给包起来。大家都把车窗打开了…

那一家人性格应该是比较好,就嘟囔了几句,也没有很责怪那小伙子,还把自己的座位让那小孩坐。那妈妈还跟小姑娘说,哥哥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的,我们不要怪他了云云。但是我那个囧啊,好可怜的孩子,以后会不会产生心理阴影啊…下车的时候,小伙子又蹲在后门开始吐,不过这次是胃酸…我就窜到前门下去了。

××××

有次坐600,两mm在全车人的注视下,由kiss(嘴对嘴的那种)逐渐上升至互相抚摸,活脱脱的演了一出激情戏~

××××

还有次坐611去火车站,一gg看上去特斯文的那种,极其投入的大唱“北京一夜”,还是京剧唱的那一段~

××××

在西安215是很拥挤的,无论何时。西安现在又在修地铁,所有车有得时候会很慢,有次又是堵车,车上的人习惯了倒也都没说什么,一大妈,站在我旁边,不停地说“这车太慢了,这样不行啊~”说的极其痛心疾首,然后又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说“这什么车啊,怎么这么慢啊,以后绝对不能做这车了”。

反正就是诸如此类巴拉巴拉的话。当时我就在想,嫌挤就打车呗何必这么折腾。

现在有些大妈或者大爷老奶奶之类的,在车上好像不给他们让座就是种罪过似的,搞得人让座也让的非常之郁闷。

××××

有次坐600,人挺多,有一大爷站在我旁边,站着站着就蹲下,后来居然睡着了,然后他旁边座位上的人,下车之后,我寻思一大爷蹲着多难受啊,就轻轻拍拍大爷的肩膀让他去坐座位。

我发誓啊,我绝对是轻轻地拍了一下。结果那大爷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座位上。

相关
上帝在公交车上显灵了
关于铁路的爱恨情仇
大家小心:西安惊现飞车党
公交车上妻训夫


6个 群众围观在“小小公交车,人间大戏台”旁边

  1. 陕AU0609 说:

    大家都来做我的出租车吧

  2. 胡铁花懦夫 说:

    我有一次晚上坐600,坐在在上层的靠窗的座位。后来上了一个美眉,坐了一阵子,她好像开始瞌睡了,脑袋“啄米”状。再后来就直接靠我肩膀上了,我趁着进站刹车的惯性用肩膀把她脑袋弹开了三遍,最后一次时,我转头,看见她还不难看,心想算了吧,哥哥借肩膀给你睡会吧,于是一个陌生女孩靠着我坐了10多站车。
    她是嗑药了还是喝多了,我一直很费解。

  3. 八戒 说:

    铁花同学好幸福吗??
    她是故意的吧??

  4. kevin 说:

    公车上的奇闻异事太多了

  5. 我不是博客 说:

    哈哈,有意思。

  6. JackBlack 说:

    妈了GB,我等411,在科技一路上,等了25分钟了。都没等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