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58期]江山,如此多娇!

@ 五月 29, 2009

在这里,读懂西安。全西安最值得订阅和分享的电子日报和你见面了。本期截稿于5月29日。今天是“邓玉娇案”的第19天——除了湖北当地媒体发布一些不痛不痒的“政府软文”,全国主流媒体一片哑然。但是,作为新媒体的互联网和民意最直接表达的论坛、博客,邓玉娇的话题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西安e报】将今天的这一期全部十条,奉献给邓玉娇、以及关心邓玉娇的人们。

[1]那一刻:2009年5月10日

区志航

在中国各地裸体拍摄“俯卧撑”的区志航兄弟(149期之10),这次又来到了全国人民所关注的巴东,脱光了他全身的衣服,赤裸裸地,冲着那个案发的雄风宾馆,用自己的行为作出了“干”的姿态

[2]新闻媒体话语权的不平等

新京报女记者孔璞、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在野三关被打之后,全国媒体除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财经网之外,鸦雀无声。而巴东新闻网则非常有意思地对此事进行了关注——

已在此事发生后第一时间迅速安排州、县宣传部门干部和当地公安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对事件全面调查核实。巴东县政府对村民与记者发生冲突一事表示歉意,并对记者表示问候。巴东县政府已责成公安部门迅速调查事情真相,如有违法行为将依法严肃查处。

请注意,在这个新闻稿中,巴东方面,已经准备好让所谓的“村民”出来顶罪了,至多如此而已,而且还要“核实”,还要在“如有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违法不违法”还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除了央广和巴东新闻网,全国其他媒体的话语权都被剥夺了?闾丘露薇质问:没了记者,我们相信谁?

[3]黄德智已远走高飞

被邓玉娇“原”律师合法控告的黄德智貌似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深渊里,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时刻人肉着。被邓玉娇误伤小JJ的消息泄露了、哥哥是湖北省检察院处级干部的家事也被弄出来了、小JJ接不上被废掉…直到现在去北戴河养伤~,好像有无数的摄像头一样,时刻监控着这个不在押的“强奸犯”(注:词句援引自互联网,不代表INXIAN同意或支持黄德智最终就是强奸未遂的犯人)。

[4]事情正在起变化

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如何变化?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相关高层已经拿定主意,开始人员和舆论清场,待拖过5月35日这个敏感的日子,脉络可能就会很清楚。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是——

  • 很多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恫吓,或是逼退,或是封杀,或将面临控告;进入野三关的网友可能被指为特殊目的,甚至法轮大法~

[5]谁才是真正的律师?

29日晚上,邓玉娇的“原”辩护律师夏霖在自己的博客里宣布:“暂别巴东。”原因是:

关键物证的离奇被毁,至对我们的突然“解聘”,到两位湖北同行的快速介入,再到邓玉娇家属在政府新闻网上的“澄清”,已导致我们无法正常执业。…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因素介入案件处理,经过讨论研究,决定明天暂别巴东,经宜昌返京。

在这个声明里,夏霖还特别指出——

邓玉娇患有失眠症,她在会见中清楚地告诉我们,正在服用药物氯硝西泮。该种药品突然停药导致的后果,殊为可虑。从案发直至5月21日我们会见时,邓玉娇一直未能服药…

迄今为止,邓玉娇“原”律师为邓玉娇进行的是“正当防卫”的辩护;“新来的”湖北律师争取的仅仅是“从轻或减轻处罚”。令人们疑惑不解的是,“邓玉娇的母亲和邓玉娇”(请注意这个引号,因为,邓玉娇和她母亲可能早就已经被人代表了)明知占着理却偏偏要“自取牢狱之灾”?这真是让人看不明白了,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律师”呢

[6]如果邓玉娇案发生在北京、上海、或者西安?

会不会有其他的结果?倘若邓玉娇案发生在北京,发生在上海?

其实,用大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到:这样的事,发生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不会与巴东相异,处置手段将会惊人的相似

[7]谁将会是第二个邓玉娇?

采访邓玉娇案的女记者孔璞被两个男子包围住,女记者说:你们是男的,如果要打我,我会做第二个邓玉娇。男人就退了。

但是,随后来了两个女人,把这个女记者打了一顿。无耻的流氓,是没有底线的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艾未未父亲、饱受政权折磨的艾青先生的名诗句。现在,艾未未由于一些“打死都不能说的事”,被“无证”人员“执法”,艾未未抬腿就是一脚!

对待无耻的、毫无人类底线的流氓,除了可以做“邓玉娇”,还可以做“艾未未”。

[8]给每个人一个反抗暴政的工具?

美国《权利法案》之父乔治.梅森说过:“解除人民的武装,是奴役他们的最好、最有效的手段。”

1833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约瑟夫.斯托瑞也说过:“公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已经被正当地认为是共和政体的自由的保障,因为这一权利提供了 一种强有力的道德制衡,以反抗统治者的侵犯行为和专横跋扈。即便统治者能逞一时之威,这一道德制衡仍然能普遍地使人民有能力进行抵抗并战胜他们。”

于是直到今天,美国人依然可以合法地拥有枪支。而我们中国人呢?连刀具都是要受到管制的~邓玉娇案提醒我们,为了保护中国女性的基本权益,是不是允许中国女性人手一把匕首或其他刀具呢?

[9]这其实是一场社会危机

云南大学教授朱家宏说:四川宜宾国税局白花分局局长卢玉敏以6000元的价格奸淫了13岁的幼女,只被以嫖娼处理,15日拘留,原因是他“不知道是幼女”;

而成都一个青年上树偷窥邻女,被审出“欲图不轨”,被判处强奸罪。

同一部刑法,同一个四川,天差地别,原因在于两者分属中国社会“断裂”的双方,偷窥者民,奸淫者官。贵州习水的公务员不是也没有被以强奸罪起诉吗?

这样公然的不平必然会引发社会矛盾的加剧!这种危机所造成的隔阂与仇视,也不是什么“亲民秀”可以弥补和粘合的!

[10]江山,如此多娇!

我朝开国大祖毛公讳泽东字润之曾经由胡乔木代笔,写出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诗句。

现在,“邓玉娇”这三个字,不仅是官民斗智斗勇的“角斗场”,还成为了大量的评论、诗歌、山东快书、小说、文言文、音乐作品的内容和题材,甚至,以邓玉娇为核心内容的T恤也开始批量制作了。

邓玉娇纪念T恤
邓玉娇纪念T恤

在T恤上出现比较多的文字是——

  • 江山如此多娇!
  • 巴东玉娇龙,华夏女英雄!
  • 中国烈女,公民楷模!
  • 抗暴无罪!
  • 巴东!巴东!
  • 我,站在蛋的这一边


39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58期]江山,如此多娇!”旁边

  1. 匿名 说:

    哪里有这种衣服?

  2. taichu 说:

    有感:
    5月35日这个敏感的日子
    小时候的小人书总有教育我们“天下乌鸦一般黑,打到了南霸天还会有西霸天,只有…才能…”
    州官放火百姓点灯的新版 偷窥者民,奸淫者官
    顺便说一句:今天的西安e报上线时间有些晚了,批评一下茄子

  3. 江山如此多娇! 说:

    今天写的好!

  4. 江山如此多娇! 说:

    被打女记者爱人的一封公开信

    编者按:杨继斌是《南方周末》的记者,他的爱人孔璞是《新京报》的记者,两人以正派良善著名。端午节当天,孔璞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在采访邓玉娇的外婆时被殴打,邓贵大的同事怒骂记者们搞坏了当地形象,更有一些男女干部冒充邓玉娇家里亲戚,以记者们有可能要对老人下毒为由再次殴打孔璞——这种下流卑鄙的摸黑只有“猪nia的”畜生才能想得出、做得出。

    湖南人表达一种极端的愤怒,会骂某人是“猪nia的”,如果有人告我诽谤攻击的话,我很抱歉,那只是因为我毁谤和贬低了猪。
    杨继斌写了一篇文章来表达他的愤怒,我转发在自己所有博客上——我愿意支持他和他的爱人。

    杨继斌
    咬我爱人以及朋友的,只是几条恶狗。我知道这一点,并且认得这几条狗是谁养的。
       孔璞和卫毅从北京出发时,你就已经勒令所有媒体撤回在巴东采访的记者。邓贵大原本就是你养的。是你家的狗。对你而言,邓玉娇的刀子不只刺死了一条狗,也刺穿了你涂抹了几十年的谎言上。你非常清楚。你怕。
      
    恰因为巴东县的土匪们知道你的禁令,所以他们才敢对记者下手。因为凡是仍然坚守在巴东的记者,都已经违反了你的规定。他们清楚这一点。所以,打吧。因为没有人会找他们麻烦,除了一些民意的反弹。——你们不怕民意,对吧?几十年了,你们何时怕过呢?
       晚上,各个平面媒体的消息反馈回来了。没有人敢报道我的爱人和朋友被巴东县野三关镇殴打的事实。因为媒体都怕你。因为,这两个记者都留在巴东,就已经违反了你的规定。
       如焦国标所说,你是所有贪官以及恶势力的保护伞。是你支持了暴行。
      
    你又赢了。可你哪一次赢得不忐忑呢?你会因为你的小小的胜利的得意吗?你会笑吗?你还记得怎么笑吗?我指的是你幼年时在你母亲的怀里饱饮奶水后的表情,你还记得吗?
      
    我以及我的同行们,仍然乐观地履行自己的命运。我们乐观地积累挫折。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我承认,我一次次看到了你的胜利,但其实是你的挣扎。因为你每一个肮脏的胜利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恐惧,隐藏着万劫不复。你是在与时间为敌。刘少奇说过,你们会被写进历史的。
      
    你的罚已经开始,如果接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观点,你的罚甚至在你的罪实施之前就已经开始。你那一天不是在恐惧和谎言中度过的呢?
       而我们,只会更加相爱。爱这个世界。那怕清晨一滴叶脉上的露水都让我们欣喜。你不会懂得这种感觉。

  5. 匿名 说:

    我也要教育我的子女,做邓玉娇这样有骨气的中国人。

  6. 匿名 说:

    果然封杀才是王道啊!
    路堵了,船停了,
    武装部队进入了,
    网断了,戒严了,
    新闻记者莫报导,
    中央说话了,
    应该降温了,
    全部网页全删掉,
    只有官方大公告,
    大同社会和谐了.

  7. 匿名 说:

    如果有机会,我也要去雄风宾馆,做几个俯卧撑!!!

  8. 匿名网友 说:

    我爱死你们了:)
    有良知的公民们!!!

  9. 匿名 说:

    这期e报写得真好!
    一层层地,将话题引入到了深层社会矛盾的讨论。
    这是一期值得收藏的邓玉娇特刊。
    我觉得,e报完全有走向全国的势力,和爱枣报进行合理的良性竞争,而不要局限在西安一地!!

  10. 我以湖北为羞耻 说:

    谁的江山!!
    逼出多娇的儿女???

  11. 自此羞为巴东人 说:

    如果这事发生在西安呢?
    如果你的女儿妻子被人看上,盯上,要购买过来送给别人做性贿赂呢??
    可悲的现实!!可叹的中国!!

  12. 赵家村村长 说:

    我好害怕啊

  13. 哈哈儿 说:

    黄德智他哥是省检院的黄德新,他才是本剧的主编.律师很傻很天真!
    邓贵大 黄德智 的来头
    [被邓玉娇刺死的邓贵大,其哥哥是当地纪委书记,而侥幸逃生的黄德智,
    来头更大,其父就是当地政法委书记,为市委常委之一,
    仰仗其父的影响,黄德智在当地也是有名的地方一霸,
    当地公安慑于其父之威,敢怒不敢言,
    邓贵大的舅子是巴东县交警大队大队长
    涉嫌强奸黄犯在宜昌中心医院泌尿外科,说明什么?
    第一次案情通报就撒谎了?被刺中强奸生殖器?有待解谜!

  14. 邓玉娇案的关键不在巴东 说:

    邓玉娇案,基本上是没希望了,这只能验证最高当局的无耻而已。

    小小巴东怎么可能像军阀割据一样如此胆大妄为到悍然对抗全国乃至世界民意?没有上面授意支持或者默许,事情不会如此。

    退一万步讲,真是如此,那也只能说明上面对基层失控到连唐朝藩镇割据都不如的地步,唐朝藩镇是军阀地方割据,巴东不过是县乡单位而已。

  15. 当官的快转移资产出国 说:

    在一艘势必要沉的船里,他们所做的任何垂死挣扎都只不过是让这船沉的慢点。

  16. kevin 说:

  17. 雨林 说:

    娇!

  18. 雨林 说:

    前后襄樊高莺莺,后有巴东邓玉娇!

    湖北代代烈女出,尽剩硕鼠在逍遥!

  19. 未来的邓玉娇 说:

    亲爱的邓玉娇,全国人民以你为榜样,要挺住等到真理的出现,人们不会因为怕这些狗官而低头。。。。

  20. 匿名 说:

    有当年刘胡兰在世的英雄味,全国多几个你这样的巾帼英雄,看这些个鸟官还能这个嚣张。。。。

  21. 匿名 说:

    我爱死你们了:)
    有良知的公民们!!!

  22. 有良知的公民们 说:

    亲爱的、敬爱的各位未曾谋面的朋友们,因为邓玉娇让我们走到一起,因为正义我们走到一起,因为良心我们走到一起。我们终将还会为了更多的邓玉娇、更多的正义、更多的良心再次走到一起。

  23. 匿名 说:

    你那一天不是在恐惧和谎言中度过的呢?

       而我们,只会更加相爱。爱这个世界。那怕清晨一滴叶脉上的露水都让我们欣喜。你不会懂得这种感觉。

    —-他们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挣扎吧,被人民唾弃是你们必然的命运!

  24. 匿名 说:

    巴东官方第一季“自编自导”、第二季“自欺欺人”,“自圆其说”第三季,六一儿童节开演,欢迎全国各族儿童吐吐口水,拉泡童尿淋淋。

  25. 匿名 说:

    民安则国安,民荒则国乱,民饭则翻天。

  26. 匿名 说:

    朋友听歌别问为什么
    他们手痒喜欢玩推坐
    只是没想到犯了低级的错
    以后永远都不用装伟哥

    有些事情现在不好说
    如果说了可能要惹祸
    如果玩推坐先要网络搜索
    除非今后不想找老婆 ( 啰嗦啊!啰嗦!)

    我来唱歌你要开心笑
    如果郁闷你就砸电脑
    能在家里笑好过躲猫猫
    同意大家就和谐跺跺脚

    如果推坐你要学技巧
    不要等到飞了淘气鸟
    有个黄什么学得不太好
    现在鸟飞到哪里去了 ( 可惜呀!可惜!)

  27. 匿名 说:

    江山如此多娇
    天做孽,犹可恕
    人做孽,不可活

  28. 风雪无痕 说:

    三伏天下雪,民间必有冤情!近日来,湖北、安徽、西藏等地接连发生暴风雪,说明民间冤情太多。邓玉娇如果被判有罪,苍天也会震怒!

  29. 风雪无痕 说:

    邓玉娇案件的性质是被公安部长孟建柱等公安部高层定的调子,公安部才是邓玉娇案件如此扑朔迷离的幕后黑手!孟建柱带来的那位上海副局长更是一副流氓、法盲像,活像周兴、来俊臣一类的酷吏!但是,请这类酷吏不要忘了?“请君入瓮”的成语来历,周兴、来俊臣的下场!上海的那位副局长也是为人父、为人子,竟然说出如此骇人听闻的混账话!我敢肯定的说,那位孟建柱部长大人、那位上海副局长的下场一定比周兴、来俊臣还要惨!
    总有一天,人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狗官、酷吏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30. 匿名 说:

    一天,@经过一小村庄,见一牙狗爬一草狗,草狗乏情,对牙狗猛咬一口,引得全村之狗狂吠。

  31. 匿名 说:

    名词解释:

    敏感——很紧,很和谐!

    和谐——很紧,很敏感!

    敏感并和谐:很紧!很很紧!

  32. 匿名 说:

    敏感——很紧,很和谐!

    和谐——很紧,很敏感!

    敏感并和谐:很紧!很很紧!

  33. 匿名 说:

    修脚女一剑封喉,智障女一语中地:“那些人是畜生!”
    ―――东方女侠、巾帼英雄邓玉娇

  34. 时政速览 说:

    腐败分子巴东公安局长杨立勇长期包养多名情妇,多次収受周程等人的巨额贿赂,是以周程为首的巴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邓玉娇一案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周程,杨立勇歪曲事实,强奸民意,欲置邓玉娇于死地,就是怕劣迹败露!

  35. 时政速览 说:

    巴东当地公安局长的背后
    朋友已经前日去了巴东。当地网吧已经给封锁。信息发不出来。他用电话告知我。让我在此留言。
    好友在公安局门口守候。这几天由于玉娇的案子。公安局都是叫的外卖,前日中午时分。两个人出去买盒饭的时候说过这么几句话“杨哥拿到这个事情不好整。那个女娃子倒好说。她说是正当防卫就给她正当防卫嘛,关键是那个姓黄的。把他放出来对质的话就不得了了。不晓得要整到好多人。可能杨哥都跑不脱”
    然后还有什么就听不清楚了。毕竟不敢跟得太近。
    再在当地,从侧面了解到。事发后。杨立勇让其情妇(叶丽娟)的弟弟叶振东想办法安排。把北京来的两个律师整走。因为那两个人”不好收拾”。
    叶并没有直接去找邓母。而是又派人联系了当地的大嘴婆张大娘。张告诉邓母说“你想嘛。免费来的律师。哪儿有那么安逸的事情哦?他们都是帮当官的说话。不整死你女儿才怪。我有个侄儿,他有朋友是律师。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联系。”邓母问过“那要好多钱呢?”张回答说“我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了。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还说啥子钱哦?”邓母不知就里。就上了张的当。
    随后即说“北京来的律师对她们起不到实质性的帮助。。。。。。。”转而用湖北律师。

  36. 匿名 说:

    今天天阴沉沉的,下着小雨,我们东巴小学的全体师生胸前带着小红花,顶着绵

    绵细雨来到烈士陵园参加邓贵大叔叔的追悼会。首先是镇长致辞,细数了邓贵大

    叔叔的英雄事迹。邓贵 大叔叔真勇敢,面对穷凶极恶、手持修脚刀的精神病患

    者挺身而出,先是不顾个人安危把精神病压在身体下面,对同志们大喊:“我来

    ! ”因为身边没有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邓贵大 叔叔急中生智拿出身上带的一打

    人民币用力抽打歹徒,丧失人性的精神病抽出一把修脚刀猛地刺向邓贵大叔叔,

    上面还沾着脚丫泥的刀刃刺到了邓叔叔的身体里面,鲜血和着脚丫泥流 了出来

    ,邓贵大叔叔倒下了,鲜血染红了洗脚城里面的洗脚水。邓贵大叔叔强忍剧痛掏

    出100元钱,对前来营救的同志艰难地说:“这是——我的——派对 ——费。

    ”听到这里我们都 留下了眼泪,一个为了工作、加班加点的“好干部”,面对

    一个有“神精病”的小姐,在做说服工作时,不幸壮烈牺牲,难道这还不够吗?

    邓贵大叔叔是人民的好公仆,派对的好儿子,

  37. 精彩推荐 说:

    […] 【西安e报】自去年邓玉娇案(158期)之后,已经很久没关注过全国性议题,我们特意用这整整一期来讨论这个话题,是因为类似的案件如果在全国蔓延,会严重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存环境,会让我们不敢生儿育女、不敢送他们去学校。 […]

  38. 世间本无韩少 | wwt 说:

    […] 【西安e报】很少关注西安之外的事儿,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这里、这里和这里。这次我们再次将视线放到西安之外,是因为韩寒被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有意无意的树立成了“80后代言人”(相关:要以韩寒为师),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各方关注,尤其是被他的粉丝们(他的粉丝现在有了一个“韩卫兵”的别称)奉为圭臬。敢质疑韩寒的人是谁呢? […]

  39. 匿名 说:

    已经牺牲的先辈们。看看你们用生命和热血换来的新中国现在被他们管理的这么好。你们也该含笑九泉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