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死神撞了三下腰

@ 五月 31, 2009

原文首发于《都市男女》,感谢作者“抱残斋斋主”的推荐!】

是人都不愿和死神打交道,但在我这半生中,已有三次和死神擦肩而过打交道的经历。

第一次是我半岁时(听父母讲)得了肺炎。

那时是在宝鸡蔡家坡的七零九厂医院住院,虽然医疗条件不如现在好,医生的医德医术却不错。具说当时我肺炎很重,住了好些天院,病却咋也不见好。就在大家要放弃的时候,我的奶奶和一位姓毛的大夫不放弃不抛弃,又坚持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接下来养病的日子里,我身体很弱,大门不能出二门不敢迈的,怕风、怕感冒,是奶奶在家抱了我大半年。当时太小了,没记住和死神擦肩而过时的感觉,可能只有死神知道。

第二次是05年8月11日至10月9日,我因心脏病住院。

一次偶然的体检中,我被查出心律不齐。查体的大夫看了我的心电图后,就很紧张,他督促我赶快住院治。我没把大夫和家人的话当回事,想去找一个做医生的朋友再问一问。结果,朋友一看我的心电图,二话不说立马安排我住进了医院。在病房刚一躺下,吊针、心脏监护仪、氧气就都给我用上啦。不仅如此,后来我才知道,医院还给我下了病危通知书!

原来,我的心律问题用西医的观点看十分了得:我不仅有房早、房颤,还有室早、室颤。这下我从一个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常人,变成一个有心脏病的重症病人。再加上那段时间里古月和高秀敏相继死于心脏病,搞得我亲人朋友们心里直发慌。

得过心脏病的人都知道,西医对心脏病的治疗无非那么几下:先是用针或药扩张血管、降低心律,再查心律失常的原因。由于一直以来我的心脏问题对我没啥感觉,不心慌,不气短,也没有心绞痛发生。就是在治疗期间,我也心不慌,气不短、心不痛,还是没感觉。到了九月下旬,按常规治疗了一个多月,心律好些了,大夫也认为我不会有啥大问题,要再做个“心脏造影”确诊一下。

在大夫的劝说下,在我对此做了比较充分的了解以及做好了血管不堵死就不搭支架的思想准备后,我和家人同意搭支架检查检查,可是我万万没有料到,就是这个“心脏造影”,差一点要了我的命。由于我的病情和一般人不一样,大夫有些拿不定主义,让我在病床上等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决定不做了。但是在等的过程中,我的心律被刺激的升到了170到180次/分,心跳得就像是有人在我胸腔里拍球!医院发了第二个病危通知书给我。

死神来了(海报)
死神来了(海报)(via:itvmv)

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思维,我并不害怕,只是想:死到底是啥样子?是灵魂离开我的皮囊而去、还是象睡着了一样?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有无来世?有时想着想着就想到父母、妻子、孩子,每当此时心里就十分难受。

在我家里,姐姐、姐夫和弟弟、弟媳都是下岗职工,父母在企业退休,平日里生活上父母靠我多一些,有时我还需要帮帮姐姐和弟弟。我死了,首先对不住的就是父母,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其次,把妻子撂到半路上,不嫁人吧还有半辈子,嫁人吧年已四十;另外孩子还在上学、房子还要月供…想的多时就一个人流泪,又不敢让妻子看到。那些日子,真的非常羡慕身体健康的人,看着阳光下行走在街道上的行人都羡慕,但已是身不由己啦。

后来,医生看西药没效果,不起作用,就给我换了中药,谁知竟然治好了我的病,三天后就出院了!

第三次和死神打交道是今年春节前06年2月9日,说白了应该算是我自找的。

当时勉县公安局在社会上招一批协警,我的一个朋友的一个远亲想去。因为名额少,好歹也是个“公务员”,我们着急赶紧把这事办了。当晚十一点,我们就开车赶过去。在行驶到离太白县城十多公里的一个下坡路时,对面来了一辆大车,会车时,大车车灯打的我啥也看不见,我只好脚下带了一下刹车,没想到的是我们当时行驶的路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这下刹车点的车子当下就失去了控制!

由于车的右面是悬崖,我凭本能把车向左一打,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我的车撞上了左面的崖壁。等我反应过来时,车子已经横在了逆行道上。当我下车站在撞坏了的车子旁,看看右面深不见底的悬崖,再看看被撞坏车子的惨状,我的腿都有些软。马上就要过年啦,这要是掉到右面的崖壁下,或是撞上了左面的行驶大车,那里还有我呀!

这次和死神相遇,是算我命大呢?还是死神不要我?撞车的瞬间你是啥也来不及想,活着的是你,死了的还是你;一切都只是几秒之间。

这就是我三次和死神不期而遇的经历,是这些经历让我懂得了很多以前知道但不大懂的东西,比如:亲情、责任、感恩。


2个 群众围观在“我被死神撞了三下腰”旁边

  1. kevin 说:

    心律不齐的人还真多。麽事小场面

  2. 临时工 说:

    你遇到的都不是死神,而是死神的临时工。真正的死神来了,绝对会取走你的性命。性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