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不是“防卫过当”

@ 六月 3, 2009

原文首发于《西安晚报》,作者“鲁生”,原标题《“防卫过当”是邓玉娇案的定性吗》。感谢“朱明勇律师”的推荐!相关链接:《钱江晚报:过当的,是邓玉娇吗?》。INXIAN相关词:邓玉娇

媒体将警方的这一认定称为案情的“重大转折”。的确如此,“防卫过当”和“自首情节”都将影响司法机关对邓玉娇的量刑。那么,我们如何判断“防卫过当”条件下的邓玉娇案的未来走向呢?

首先,从法律程序上看,邓玉娇案才刚刚结束刑事侦查阶段,“防卫过当”的认定只是警方的初步意见,案件还要依次经过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和审判机关依法审判两个更具决定性意义的司法阶段。在这两个阶段都存在改变认定的可能性,或许“防卫过当”被否定,或许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过,如果在检察机关改变定性,就会被退回补充侦查。但从整个案件的进展情况看,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假定警方的“防卫过当”结论在未来的公诉和审判阶段都得到一致认可,邓玉娇案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结局呢?笔者认为,这要从两个侧面进行分析,一是定罪,即确定什么样的罪名;二是量刑,即给予什么样的刑事处罚。

女青年武汉街头表演邓玉娇事件行为艺术
女青年武汉街头表演邓玉娇事件行为艺术(via:大河论坛)

在定罪问题上,必须指出的是,“防卫过当”不是一个独立的罪名,法院不能以邓玉娇犯“防卫过当罪”为由作出判断,因为“防卫过当”在我国刑法上只是一个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量刑情节。也就是说,既然认定邓玉娇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应当承担刑事责任,那就必须确定一个罪名,然后“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此前,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对邓玉娇实施逮捕,受到了公众的质疑。而此时的媒体报道却没有提到移送起诉的罪名,但按照常理判断,警方可能没有改变原来的定性,仍然以“涉嫌故意杀人”移送检察机关起诉的。当然这里的“故意”只能是“间接故意”而非“直接故意”。

罪名确定后,将判处多重的刑罚,就取决于犯罪情节了。邓玉娇的“防卫过当”和“自首情节”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最终的判决结果。鉴于警方此前已经将强制措施由逮捕改为监视居住,加之“防卫过当”和“自首情节”,笔者预测,如果在以后的司法过程中不出现退回补充侦查或其他意外情况的话,邓玉娇很可能被判处缓刑而不是实刑。同时,也因为邓贵大和黄德智的先期行为只是涉嫌治安违法,而非涉嫌犯罪,所以对邓玉娇免予刑事处罚的可能性不大。


28个 群众围观在“邓玉娇不是“防卫过当””旁边

  1. 匿名 说:

    显然不是!纯属栽赃!

  2. taichu 说:

    是或者不是,有正常心态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那些人装着不知道

  3. 天涯论坛在邓玉娇事件中的陷落 说:

    天涯论坛在邓玉娇事件中的陷落

    天涯论坛中关于邓玉娇的贴子已经全部清除的一干二净了

    这里是网友收集到的天涯论坛关于邓玉娇的760个贴子
    http://www.box.net/shared/yt4ugp2gv8

  4. 匿名 说:

    這些狗官, 我也想去操他媽,日他女兒

  5. 一网难尽 说:

    向鲁生致敬!!

  6. 匿名 说:

    害怕民众说话,压是压不住的。
    总有一天会爆发!!

  7. 匿名 说:

    玉娇怎么才只刺死一个,这些贪官赃官,死有余辜。

  8. 匿名 说:

    中国有法律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邓玉娇案如果不是被网络披露,她就是“杀人犯”,必死无疑。至于那两个律师,到时候根本不起作用。现在听说在“取证”,取什么证?真正有力的证据不是全被政府毁了吗?政府现在想的只不过是怎样息事宁人。如果真是想替邓玉娇抱不平,一句话:放人,谁作的孽又谁来承担,现在作孽的政府。

  9. 风雪无痕 说:

    三伏天下雪,民间必有冤情!近日来,湖北、安徽、西藏等地接连发生暴风雪,说明民间冤情太多。邓玉娇如果被判有罪,苍天也会震怒!

  10. 风雪无痕 说:

    邓玉娇案件的性质是被公安部长孟建柱等公安部高层定的调子,公安部才是邓玉娇案件如此扑朔迷离的幕后黑手!孟建柱带来的那位上海副局长更是一副流氓、法盲像,活像周兴、来俊臣一类的酷吏!但是,请这类酷吏不要忘了?“请君入瓮”的成语来历,周兴、来俊臣的下场!上海的那位副局长也是为人父、为人子,竟然说出如此骇人听闻的混账话!我敢肯定的说,那位孟建柱部长大人、那位上海副局长的下场一定比周兴、来俊臣还要惨!
    总有一天,人民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狗官、酷吏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11. 匿名 说:

    只有替天行道了

  12. 匿名 说:

    政府现在想的只不过是怎样息事宁人

  13. 哈哈 说:

    其实本来不是个啥大事,却让巴东地方当局弄成了一桩全国性的丑闻了。
    我一直怀疑有北京的幕后高手在操控这个事。

  14. 赵家村村长 说:

    那行为艺术的 女孩子,让我村长我大开眼界。我想帮她打开身体上的束缚哦。呵呵!

  15. 堕落教主 说:

    做人不要太贵大,做事不要太巴东!号召全国网友向杨立勇的老婆“索要”特别服务;“推坐”杨立勇的妹妹;“按倒”杨立勇的女儿,要求“异性洗浴”;拿一沓钱扇击杨立勇的老妈,试一试!爽否?

  16. 时政速览 说:

    号召全国网友向杨立勇、赫建国的老婆“索要”特别服务;“推坐”杨立勇、赫建国的妹妹;“按倒”杨立勇、赫建国的女儿,要求“异性洗浴”,并轮奸之;拿一沓钱扇击杨立勇、赫建国的老妈,试一试!爽否?

  17. 时政速览 说:

    腐败分子巴东公安局长杨立勇长期包养多名情妇,多次収受周程等人的巨额贿赂,是以周程为首的巴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邓玉娇一案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周程,杨立勇歪曲事实,强奸民意,欲置邓玉娇于死地,就是怕劣迹败露!

  18. 匿名 说:

    中央廉政公署,去查巴东狗官吧,他们一定会被你们查出问题,把他们净化了吧,还巴东净土,还巴东和谐,还社会和谐。

  19. 时政速览 说:

    6月16日下午,为庆祝巴东“邓玉娇案件”的胜利判决,巴东县委、县政府举行庆祝酒会。会上,巴东县委书记李洪敏首先致辞,李洪敏书记提议全场为邓贵大同志默哀3分钟,李洪敏书记充分肯定了巴东公检法在案件调查、取证、判决等过程中取得的辉煌成绩,为“邓玉娇案件”顺利判决表示热烈的祝贺!县长刘冰代表县委、县政府宣布:经上级批准,巴东县从即日起更名为“霸道”县,野三关镇从即日起更名为“野三官”镇!并要求全县所有机关单位从即日起推广使用“推坐”、“煽击”、“异性洗浴”等精神文明建设新名词,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杨立勇宣读了“邓玉娇案件”有功人员的名单,李洪敏、刘冰、杨立勇等霸道县领导为有功人员颁奖了奖金和奖品!邓贵大在霸道县的亲属参加了庆祝酒会。

  20. 时政速览 说:

    时间:11:40左右
        地点:宿迁‘锦绣江南’小区前
        内容:杀人
        死亡人数:3-5个(具体还不是很详细,还有在几个在医院)
        详细内容:拆迁办或开发商找了一群小痞子去人家打人,然后‘狗急跳墙’…
        具听说拆迁办或开发商把他们家的小孩子都抱走了,不知道弄哪去了…..

        这是发生在今天早上11点多的真实事件
      时间:2009年5月30日11时
      地点:江苏省 宿迁市 宿豫区 锦绣江南小区
      事件:暴力拆迁办上门殴打逼迫拆迁户签字
      伤亡人数: 不完全统计3死多伤,其中一人当场死亡,2人送医途中
      事件原因: 拆迁办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当地拆迁户,强迫其签字,拆迁户兄弟两人被打之急夺刀反抗,正当防卫砍死砍伤其中大半人
      
      详情:今早11时许,拆迁办和开发商带多名地痞流氓到张某(化名)家中,强迫其家人签字。张某家中只有老婆和其家人在家。拆迁办和开发商等人殴打其家人这时张某兄弟两人刚好回家,见其老婆和家人被打,而且自己也曾无数次被其围堵殴打,而其这次他们竟然找上他们刚购买的小区里来并上门殴打全家,这次他们真的被打急了,面对这些曾不知道打了他们队上不知道多少次的一个个禽兽不如的社会人渣,兄弟两人失去了理智,他们和其打成一团,再群殴过程中兄弟俩夺下地痞流氓手中的刀乱砍而去,鲜血让在场的几个地痞吓跑掉了,此时已经有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
      
      这起重大拆迁纠纷 最终导致的惨剧,是谁也没想到的,开发商和拆迁办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样大,大到把自己的狗命都赔了进去,他们压根没想到老百姓也会有发威的时候。借此黑心的开发商看到后,以后三思,老百姓也不是吃素的,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的命你们的道德你们的良心你们的钱那个才是最重要的!
      
      发稿人:真是太河蟹的社会了。
      大家转发!!谢谢 宿迁人 不帮宿迁人 就没意思了(注:本人士苏北人,)
    在天涯看到此贴真的太气愤了···

  21. 时政速览 说:

    魏征有幸逢太宗,林彪无奈遇暴君。
    少奇才华引妒忌,朱德功高身先亡。
    恩来谨慎险遭殃,可怜彭总含冤死。
    试问志士报党国,几人下场能完满?
    至今英雄纪念碑,千万冤魂枉哭泣。
    毛贼双手斑斑血,有朝一日定鞭尸!
    —-为现今某些仍盲目崇拜毛贼东的无脑之人有感而发!
    让暴君毛泽东和他创造的腐败政权随着人民的狂涛怒海而灭亡吧!也许,那个时候,不再有邓玉娇的悲剧上演,也不再有所谓的“索要”、“特殊服务”、“推坐”,更不会有历史上最狗屎、最荒唐的判决!

  22. 时政速览 说:

    新长恨歌-邓玉娇
    洁如玉﹒娇如花

    玉娇生长在贫家,贫家儿女知生计。只将青春浣衣纱,浣衣无尽贵人闲。
    门外使君车马喧,推门酩酊公府客。朦胧醉眼看玉颜,一枝芙蓉照秋水。
    犹似嫦娥下广寒,使君春心不可抑。直呼瑶姬赴巫山,玉娇婉转谢使君。
    罗敷非是倚门人,不求旦夕得富贵。但愿辛劳安此生,使君闻言恼恨生。
    由来惯走花柳丛,每见春花随风谢。不信寒梅能傲雪,呼差唤役如虎狼。
    一把银钞批面来,推到娥眉裂新裳。眼中唯有财与色,可怜仙姝落鬼窟。
    人间何时见此恶,仙姝岂容禽兽辱。虽无神骓作人杰,幸有鱼肠除小孽。
    鱼肠如电护我身,一击成功虎狼怯。天意冥冥终有数,使君踉跄血泊中。
    一缕幽魂下黄泉,始知世上有贞烈。贞烈无双在巴东,芳名一夜满天涯。
    世人常道人不古,我劝世人莫嗟讶。君看满池污淖里,红莲犹自展芳华。

    —-根据网友发布的视频《看图讲故事﹒二胡曲﹒邓玉娇》摘录整理改编

  23. 时政速览 说:

    重拾旧山河
    —–为邓玉娇案件的荒唐判决有感而发
    六月三伏即飞雪,人间冤气上凌霄。巴东法律太巴东,葫芦法官葫芦案。推坐按倒异性浴,过当防卫免罪罚。感谢党国为民女,对此玉娇泪涟涟。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狗官黑恶今犹在,玉娇家人可奈何?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重拾华夏旧山河。
    此诗为本人撰写,经多次修改,望广大有良知正义、忧国忧民的网友广为转贴,上达天庭,使胡总书记、温总理知晓,谢谢!

  24. 邓玉娇失踪!紧急!! 说:

    邓玉娇失踪,邓玉娇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思宁等后援网友2009年6月20日综合报道

    (思宁,男,福建人,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中国法学会会员,具有律师资格、编辑和讲师职称,客座副教授。)

    邓玉娇抗暴是无懈可击的正当防卫。
    要求严惩罪犯黄德智!
    邓玉娇全家被严格控制,按照政府剧本演戏,包括违心辞退、指责原先律师,向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道歉。邓玉娇失踪,现在以“治病”为名,被政府关押在她母亲张树梅不知道的地点。

    判决当天,巴东当局就强迫邓玉娇对媒体说“不上诉”,并签字服判,然后秘密隔离关押,防止邓玉娇上诉。邓玉娇现在的律师汪少鹏和刘钢按照政府的命令对邓玉娇威逼劝诱,要她不上诉,帮助政府做成邓玉娇有罪的铁案。
    法律规定,只要在上诉期内,犯罪嫌疑人随时可以变更决定要求上诉。

    邓玉娇上诉权仅仅剩下6天,呼吁各界营救。如果邓玉娇有罪判决生效,患有“精神病”杀人伤人的邓玉娇将遭到政府公检法与黄德智等黑恶势力的残酷迫害。邓玉娇的家人也将受到迫害。

    网友屠夫(真名吴淦)与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电话录音:
    点击下载:mp3

    一,被网友指责的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通过“表扬”政府的方式揭露政府24小时监控邓玉娇及家人。他说“变更为监视居住以后,县妇联主席刘湘鄂也是带了几名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陪护她。”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透露,案发后被政府严密监控,无法与外界自由联系。强迫邓玉娇家人指责网友别有用心,指责原律师别有用心,离间邓玉娇全家与网友的合作。

    二,邓玉娇有罪免罚判决,导致邓玉娇必须赔偿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的伤亡损失,高达百万。目前政府承诺不秋后算账,但是一旦邓玉娇再说出不利于政府和黄德智的真相,黄德智等在公检法支持下,将向邓玉娇索赔。

    三,黄德智背后的黑恶势力未受任何处罚,蠢蠢欲动,准备报复邓玉娇全家以及支持者,赴巴东的网友遭殴打关押。

    四,通过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放出“当地民众反对记者来巴东扰乱治安”。

    五,巴东政府在网上造势,说绝大多数网友支持判决结果,宣扬邓玉娇案结束。

    五 , 侠 肝义胆的超级低俗屠夫网友(简称屠夫,真名吴淦)是思宁的老乡、博客好友。
    吴淦主动披露的个人身份证,昭告天下!请关注吴淦的人身安全!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资料图片,2009年5月19日【屠夫】吴淦探望邓玉娇合影,

    随后吴淦被巴东政府赶出巴东,与邓玉娇失去联系。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他在《屠夫下午和张树梅通了电话!》中介绍了与邓玉娇的妈妈张树梅通电话的情形,其电话录音已经上网。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北京的律师。虽然邓玉娇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电话中,连张树梅都声称不知道邓玉娇现在在哪里。
      思宁怀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思宁花了些时间,把电话录音记录整理如下: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另外, 2009年5月26日凌晨网友走近武昌发出的消息现在得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等的证实。

    (巴东当地网吧已经遭到严密监控,本消息用手机转网友,费尽周折发出)
    2009年5月26日凌晨
    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回复消息。
    政府胁迫邓玉娇九族
    邓玉娇的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
    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茬关店罚款。
    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点击下载:mp3

    电话录音下载地址为:http://www.youblog.cc/display_audios/5817/1

  25. 时政速览 说:

    邓玉娇离奇失踪了!请网友关注!营救烈女!

  26. 时政速览 说:

    所谓的“有罪免罚”是愚弄世人的鬼把戏,邓玉娇离奇失踪了,呼吁网友赶快营救!!!!!!

  27. 匿名 说:

    湖北的公安、武警可以全部改编为专业抢尸部队!

    湖北这地方很黑暗啊!这地方野兽出没、恶吏横行,法律很“巴东”、官场最“贵大”,最不适于人类生存,贪官污吏结党营私,已经自上而下形成体系,结成一张无形的腐败网。从高莺莺案件、邓玉娇案件、石首事件…… 官方的做法一贯如出一辙,公然违背法律、强奸民意、欲盖弥彰、愚弄民众、为所欲为!
    到湖北旅游、投资的朋友要慎重啊!这地方没天理可讲!

  28. 十八层地狱 说:

    玉娇案件不足奇,从来人间少公理。人民当家是屁话,公仆才是最坏地。酒色财气都占全,欺侮良善压民女。煌煌日月当头照,恶吏尽数下地狱。做人应有底线,做官欲壑难填。人渣败类帮闲,俱是共产党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