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那年的夏天(视频)

@ 六月 4, 2009

那年,我13岁,半懂未懂的年龄。面对突如其来的大事件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当时我已经朦胧的意识到,这件事情是一个非常大的事情,我开始每晚准时收看新闻联播,仔细阅读报纸,形势一天一天紧张,甚至超出了一个少年的我的想像极限。

学校里处理了两个比我大一级的学生,原因是上课的时候头上绑了个白布条,上面写着“绝食”二字,据说最后被开除了。但是现在想想,这两个学长估计自己也没搞明白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只是觉着热血沸腾了那么一下,糊里糊涂的就回了家。

80年代末的时候,还没有实行双休,每个星期只休息一天,那段日子里我最强烈的愿望是在休息的日子里去10公里以外的外婆家,因为外婆家在城内,那时城内形势很紧张,每天都有人在大街上游行。终于有一天母亲带我去外婆家了,吃完了午饭后,母亲和外婆带我去离家1公里的省政府门前广场,但是走到电信大楼门前时,一排警察已经封锁道路,我能够看见前面的广场上坐满了人,我很想进去看看,警察竟然放行,后来知道,成年人是不让进去的。看到的超出了我的想像,广场上坐满了人,还有些人试图进入政府,但都被警察拦下,人群里堆满了面包和气水,但大家都不去碰,我吃了两个面包喝了三瓶汽水,就离开了。过了几天,人们冲进了省政府,烧毁了几辆汽车,后来我所在的城市被定为那一年没有控制好形势的城市之一。回家的路上,碰见一支游行队伍,走在最前面的人手里拿了一个长竹竿,竹竿的顶端挂着一个墨水瓶,他猛地将竹竿一抖,墨水瓶便应声落地摔得粉碎,当时不明白什么意思,后来明白了。

学生们开始向城市周边的大工厂进发,许多学生在工人中午下班的时候站在路边高一点的地方激昂的发表者演讲,但是围观的人很少,多是像我这种屁事不懂得小学生或者初一学生,工人们都默默的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因为他们要抓紧中午的一点点时间回家做饭,然后再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好开始下午的工作,工作干不好是要扣钱的,工人们都很现实,钱对于他们比任何都重要,他们只听给他们钱的人训话,不去理会路边那些激愤的青年。青年学生们急了,他们手拉手堵住了工厂的大门不让工人上班。工人们掉过头从工厂其他地方围墙的缺口络绎不绝的去上班,因为给他们钱的人放了话:坚持上班的每人一天补助5元。我父母也相应号召翻墙上班,多年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些后悔,因为他们多半都让提前退休了,拿着1000多元的退休金,百无聊赖的在家生活着,而厂里那些刚上班的青工都已经拿2000多的月薪了。

那一年的暑假真没劲,电视里每天不停地播放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和电影,对于一个jj 已经开始长毛,已经有过第一次梦遗经历的少年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暑假,远在日本的同龄少年,那时或许正在津津有味的看步兵av录像带,打飞机的高潮感觉如巨浪一般袭来。

又过了几年,少年听到了罗杰·沃特斯的知名专辑《猴子看电视》,听到了歌声背景中熟悉的新闻联播的男中音,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声音,还有那个已经发福了的女人哽咽的哭诉。已经不再是少年的少年,莫名的开始悲伤起来,不知道他为何悲伤,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

下面,让我们一起欣赏并聆听这段长达113分钟的视频。这是1990年7月21日,罗杰·沃特斯在德国柏林墙旧址波兹坦举行的“Wall-Berlin 1990”大型露天音乐会现场录像。

请安静地听,请安静地想,请不要说话,请悄悄地关上灯,听,那来自柏林墙废墟的声音。


关闭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