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招生诈骗案”内幕

@ 六月 13, 2009

原文首发于《关中任到此一游》,作者“关中任”为“传媒陕西网”主创人。投递者留言:我对《西安破获招生诈骗案:82名考生被骗300万》的新闻有很多异议。】

对于这一案件,本人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最有发言权了,因为我亲历了整个案件艰难立案的过程。

我在采访其他新闻事件时,碰到一名受骗学生在律师事务所无助地求助,我于是和他结识,再到后来,他带着同学来到我们报社办公室反映情况。

学生们刚一发现被骗就去报案了,可是80多名学生在公安机关都被搪塞,在西安市公安局门口竟然连们都没进去。后来被重视,是因为一纸“内参”经省委主要领导及省公安厅厅长批示之后,西安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才予以立案。

西安交大医学院招生诈骗案

但是,媒体却这么报道(【西安e报】170期之8)——

6月11日,受骗高三学生82名、遍及全国15省市、涉案金额高达300余万元——一起特大诈骗高考落榜生案日前在西安成功告破,其金字塔式的“五层招生下线网”,堪比传销的发展模式。
2008年12月,我市各级公安机关陆续接到十余名学生报案,称其于2007年9月被人以“介绍上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统招本科班”为名诈骗2万元至5万元不等中介费。
接案后,西安警方立即组成“09.1.1”专案组。专案组经过5个多月的缜密侦查,先后在宁夏盐池县、湖北省武汉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及我市抓获重要涉案人员史利鹏、王西利、王花成、王斌、鲁伸正、房××、蔡×等7人,其中逮捕5人。

事实上,此前《陕西日报》是这么报道的——

2月26日(稿源信息来自公安厅文件),2007年6月到10月间,82名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高考落榜生被“学托”以西安交大医学院的名义招录,每人付2万元到10万元不等费用。到西安交大科技园一教学点入学后,学生们发现教室是租来、宿舍也是租来的招待所,管理人员推脱说这些只是暂时的。
2008年9月,暑假归来的学生却发现原来的学校竟然不翼而飞,走投无路的学生先后向不同的公安机关报案,但都被以不同的理由拒绝。
经查明,2007年4月,陕西省汽车技术培训中心校长王西利与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培训中心签订“联合办班协议”,协议明确规定该班不是学历教育,学业结束后发给结业证书,不发毕业证书,生源由汽车技术培训中心解决。王西利为解决生源问题,便通过社会闲散人员史利鹏与陕西公开技术学校校长王花成达成委托招生意向,按每介绍一名学生收取3180元委培费,并给王花成提成600元。此后,王花成伙同本校招生办主任房鹏飞与史利鹏等人私自印制继续教育学院的 “录取通知书”、“入学须知”等文件,以可以上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四年本科为诱饵,通过各种“学托”大肆进行虚假宣传,在全国各地招收学员,致使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82名高考落榜生被骗近300万元。
目前,主要犯罪嫌疑人王西利、王花成已被抓获并监视居住,对涉案的汽车培训中心、公开技术学院及王西利住所进行了搜查,扣押了“西安交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2007年医学类入学申请表”等重要书证,冻结了犯罪嫌疑人王西利及公开技术学校资金26万元。82名被骗学生中已有29人交了报案材料,专案组已对18名学生进行了询问调查。

我在这里不必多做评论了,对于这个案件的报道,不同的媒体完全不同,甚至连细节都不同。我相信读者们的辨别能力,自会看出其中的端倪。


7个 群众围观在“我所知道的“招生诈骗案”内幕”旁边

  1. 匿名 说:

    媒体就是一”官尽可日”的婊子!!

  2. 内参? 说:

    第一次看到有记者自称是写“内参”的记者,你能说说俺们甘家寨暴力拆迁的事不?

  3. kevin 说:

    学校和工作一样,好找好上的都不咋地

  4. 三秦赣人 说:

    活该!成绩不好,还想投机取巧?吃亏上当是必然的.

  5. 匿名 说:

    只说俩字:活该!!

  6. 狼营契旦 说:

    学生傻,媒体瓜,剩下警棍笑哈哈~

  7. 请内参记者帮我们反映一下 说:

    江西博雅事件又添冤命案
      
     作者:吴佩奋 手机:13807003953 邮箱:1047405700@qq.com

      
      珍珠妹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unzhaoguangmingzhenzhu
      
        
        我丈夫万建国是江西省南昌县医药公司的销售员,万建国既没有生产也没有销售江西博雅事件中的“白蛋白”及其厂生产的任何药品。
        
        2008年7月4日晚12点,南昌市刑警大队第四支队队长孙毅以协助调查的名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我丈夫万建国带走,我多次打电话和亲自到第四支队要求见人或给说法均无结果,他说:“专案”不需要理由。7月7日,我问孙毅要人,孙毅给我的回答是“转为刑拘”,罪名是妨碍国家公共安全罪,但是我并没有见到刑拘证。我要求请律师介入,孙毅说“这是专案请律师也见不到万建国。7月20日,我又去找孙毅要人,孙毅的回答是会尽快解决,等到8月5日,我又打电话问孙毅要人,孙毅的回答是万建国已经被批捕,问他理由,孙毅给的理由是无可奉告,批捕地点也无可奉告,批捕证要我等待通知。8月6日,我打电话给孙毅要求律师与我丈夫见面,经办我丈夫案例的孙毅给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万建国在哪里”,我跑到南昌县医药公司问是否接到万建国的逮捕证,单位领导说未接到,我也没有接到逮捕证。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我丈夫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至8月8日晚上十点来钟,在全国普天同庆之时,我单位领导来我家告诉我们令人无法相信的噩耗:我丈夫非正常死亡!!!我当场昏死,经过120抢救,才捡回这条性命,然后就一直喊冤。凌晨4点我们来到刑侦大队,凌晨5点才让我们进大门没有给我们任何回答,我再次昏死。经过120抢救回来后,西湖检察院要我们9点到西湖检察院说明情况,8点45我们到西湖检察院一直到9点30西湖检察院的门一直关着,我们无处喊冤,最后我们来到省政府。省信访接待了我们,在我们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强烈要求下,经过多方协商,才答应我们见我丈夫的尸体,我们在下午2点见到了我丈夫的尸体,一看,我的天啊!这是我丈夫吗?简直惨不忍睹!!!七窍流血,头部流血,眼皮红肿,牙齿打掉两颗,左耳背有钝器击打的深痕,后颈部有两大血块,脸部有皮鞋踩过的印迹,两个手腕青紫,表皮多处溃烂,手铐的痕迹分明可见,漆关节、脚趾变形,脚部青紫有明显被吊过重物的迹象,阴茎有两处淤血。 60多处伤,10多处致命,经法医鉴定,肋骨已断一根,这让人怎么想的明白,简直惨绝人寰!我丈夫只是去协助调查,却遭此横祸,他能跟谁有仇?在当今的法制社会竟有如此恶毒之人,如此残酷之人,而且还是国家的执法机关之人。生前体重170多斤,尸检时还不到140斤,使我和丈夫阴阳两界,天理何在!!!种种事实表明,这是刑讯逼供!在社会主义法制健全的今天,国家机关的执法人员,草菅人命,置法律于不顾,简直是匪夷所思,丧尽天良,十足公安队伍里的败类!看着丈夫微睁的双眼,我的心都碎了!他是死不瞑目啊!哪双微睁的眼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阅尽了人世间多少的丑恶啊!!!向人们默默诉说天大的冤情!!!
        
        人间自有公理在。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相一定会大白人间,我丈夫的冤案一定会得到公正的处理,我深信不疑,因为我背后有我热爱的党,有我深爱的人民!!!在此,我呼吁善良的人们帮帮我吧!公正的法律啊,用你的宝剑斩除罪恶,让所有参与这起恶性事件的刽子手绳之以法吧!!!
        
        苍天啊!我亲爱的丈夫,什么时候你才能够含笑九泉呢?
        
        我以一位老教师的名誉来保证,以上所述句句属实。
        
        救救我们一家吧!!!救救我们一家吧!!!救救我们一家吧!!!
        
         无辜受害人的妻子 :吴佩奋
         电话:13807003953
        2008年9月8日
      
      请搜索:南昌连环命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