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鸟自由地寻找快乐去吧

@ 六月 13, 2009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你们都不喜欢温家宝来西安交大视察吗”的投递!】

老康没出国前曾对我说,他最看不上的就是中国人的养鸟,把本来自由于天空的鸟儿装到一个笼子里,归为己有。

我家窗外树木日渐繁茂,鸟儿也日渐增多。夫人最先想到,把家里有些吃不成的陈粮碎米,点心渣子,洒到窗外空调主机上,鸟儿来吃,一来二来,这些鸟儿竟成了常客。每天早上,鸟儿就在窗外叽叽喳喳,告你它们饿了,摧你早些起来。

鸟儿多是麻雀,近来又增加了一些不知名的鸟。清早、中午,傍晚,叫的最欢,看来和人的吃饭一样,都是三顿。麻雀吃食,小嘴叨的空调主机金属壳,嘚嘚响,煞是清脆。

西安交大住宿区的小鸟
近年来西安交大环境好转,小鸟也多了

想起小时候,做个弹弓,别在腰上,没事打个鸟儿玩。那时家住大连,学校和家附件就是山,山上林中鸟儿多多,最多仍是麻雀,每每能打下几只,只是比比谁的枪法准而已,打下随手就仍了。到文革期间,步行串连,翻过秦岭,最大乐趣也是沿途打鸟。那是冬天,晚上住山民家,山民家中的中堂房里,都摆一盆木炭火,我们把那于路打下的鸟,种类不一,也不知叫什么,就那么在炭火里胡乱一烤吃了,觉得颇香。前些日子到河南西峡,在山民中买了一幅弹弓,挂在墙上,以示对过去无知而有之罪之忏悔。

再小时候,大概是小学三年级,毛主席和党中央号召除四害,那麻雀也被列入四害之中,认定他们以粮食为主食,糟蹋粮食,于是这小小生灵,竟惨遭涂炭,大肆剿灭。学生不上课,人民不工作,都敲罗打鼓,摇旗呐喊,轰麻雀。那麻雀有个天性,只能跳,不能走。全民动员,将这麻雀惊得无处落脚,累得跳不起来,趴在地上,无奈地等着被捉。数天之后,麻雀突然都不见了,查点被捉之数,觉得不对。老爸那时任市上领导,觉得奇怪,开了一辆车,到处查看,结果发现,麻雀全都飞到几个小岛上去了,密密匝匝,老爷子那时动了善心,算了吧,既然田地里看不见麻雀了,就算是战绩辉煌,全民除麻运动胜利结束。

记得1988年,有人写了一篇报告文学,追记了这次运动,名字就叫“中国麻雀三十年祭”。可怜的一个小生灵,就在一个伟人的命令下,成为一场运动执意要扫荡的对象,罪不可赦,如美帝,如日本鬼子,如国民党反动派,一样可恶。

如今人们懂得了更多的道理,任何生物,和人一样,都是这个地球上的主人,都有在这个地球上自由生存的权利。十年前上课,课间站在窗前休息,突然发现,校园树林中,竟然有数十只大鸟,灰身红嘴,我称它们为灰喜鹊,前些日子,有学生奋力了一把,在学校的BBS上列出他们努力的结果,校园内竟有各类鸟儿三十余种,每种都附有照片,还查了他们的俗名和学名,看的我真是很感动。难为了我们这些可爱的学生。

现在,这些麻雀都成为我的好邻居,每天清晨傍晚,听不到他们的叫声,似乎觉得缺了什么。一边看书,一边上网,一边写东西,有这些鸟儿和他们欢快的叫声,你会觉得身心轻松、自由而愉快,烦恼俱无。

你无须再把鸟儿关在笼子里,从鸟儿来说,他们会因之失去自由,从我们人类来说,你把本属于自然和大家的鸟儿归为已有,合适吗?还是让他们在本属于他们的自然中依它们的天性,自由快乐吧。


1个 群众围观在“让鸟自由地寻找快乐去吧”旁边

  1. 幸福得跟野狗一样 说:

    沙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