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记忆]卖掉通知书凑学费

@ 六月 14, 2009

我的大堂兄现在广东省乃至中国都算是数一数二的私立、公益学校里担任教务主任职务。不过,在十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地级市的二流高中的一流语文教师,过着月薪不足800的辛苦日子。下面的这些故事,是他在十年前告诉我的——

山东人口多,高校学校少,每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都是全国领先的,而录取率却是极低的。我大堂兄说,在整个90年代里,参加山东高考的那批人正好是实行计划生育之前的,适龄考生特别的多,每家都好几个孩子,能培养出来一个高中生都不容易了,何况高考呢?而且高考的录取名额却少之又少。

大堂兄说,实际上,山东那几年的高考录取率可能都不到10%。这样的强压之下,山东高考的竞争之残酷是北京、上海、西安这些区域的孩子难以想象的。每年在高考压力之下都有疯掉的孩子,我大堂兄曾经教过一个学生,在结束高中三年的学习之后,连校门朝向哪个方向开都不知道、连校长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连班主任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考试完了,总分是620多,这分数在北京,至少都能上一个稍微差一些的211大学了,但是在山东,就是落榜!这个孩子在放榜的当天就直接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在当时的山东,高考是很多年轻人一生中能够改变命运的唯一的、最大的机会,如果没考上个什么学校,不仅家庭里十几年的心血荒废殆尽,对于考生自己而言,也相当于是放弃了20岁之前的招工就业、参军入伍等等机会。每年的高考,考的不是学生,是一个家族的命运,是成千上万个家庭的综合实力——能不能给孩子找到最好的学校、进入最好的辅导班、引荐最好的代课老师、购买最好的补品、使用最好的资料,甚至,能不能在高考之前买通监考老师。有些能量大的家庭,还可以将全县全市成绩最好的学生安排在自家孩子的前后左右。那时候还没有摄像头这类的监控设备,考场上的猫腻很多。能量更大一些的家庭,他们甚至可以左右阅卷老师的行为,左右录取环节的行为。

这么说吧,据我大堂兄所知,十年前,从高考报名开始、到考生排座位、阅卷、录取、甚至录取通知书的最终发放等等,整个流程的所有环节,都会有猫腻,都会有油水,都有人钻空子。

当年山东人能考上北大有多难?

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些,都算是铺垫吧,下面才算是正题了。大堂兄所在的那个高中里,有一对亲兄弟,还在一个班。弟弟学得很好,哥哥也很努力,但是咋学都学不好。为了能让两个孩子上大学,他们家庭不得不采用了另外的一种作弊手段。

当时山东的高中,很多学校在高二就必须学完全部三年的课程,然后在高三集中复习、做模拟测验,以此来冲击高考,提高升学率。这样呢,有些学生为了练练手, 在高二就弄一套假身份,报名参加一次高考,能考上满意的,就提前一年走了,考不上的,还有一次以真实身份参加高考的机会。

他们家呢,就让弟弟在高二就参加了高考,竟然考上了一个不错的提前录取的军校!弟弟很想去,因为,对于他们家来说,如果能上军校,不仅意味着可以稳稳地吃上了财政饭(【西安e报:170期之6),还可以免除了一大笔的学费!尽管如此,弟弟最后还是把机会让给了哥哥,自己留下来继续读一年。

谁知,哥哥身份作假的事,被军校查出来了,哥哥被遣返回家。这个时候,高三已经过去大半个学期,凭借哥哥的底子,再去复读的话,机会也不大。于是这年高考,弟弟再次将机会留给了哥哥,他这次是用自己的真实身份考上的是本地一个师范类院校,当时山东为了“科教兴鲁”,规定所有的师范类院校都必须免除学杂费等等费用,读下来也是很划算的。

哥哥走了,弟弟留下来复读了一年,准备他的第三次高考。谁知,他这次竟然发挥失常没考中!他家里的父母也很努力,狠心要把两个孩子都送出去,决定让他再读一年,于是他参加了人生中的第四次高考。当时,他的名气已经很大了,被成称为是“考神”,平时的小测验、模拟考试,都不用复习,每次考出来都是惊人的高分,有时候,连老师都让他帮忙代理辅导那些复读生。

但是在大考的时候,这个家伙却经常掉链子。好在第四次高考,他发挥正常,考上了一个211的大学。问题来了,那年正好高等教育改革,学费一下涨上去了,他家里支付不起那么高的费用,东借西借都没凑够。无奈之下,他们家就找人,将他的录取通知书卖给了县里一个局长的儿子,据说卖了2万。这在90年代,对于他们家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价码,可以说将他未来读大学的学杂费都准备齐了。

下来,这将是他第五次参加高考,此时,这个高中,他已经待了6年。高考对于他而言,就是一次特殊的考试而已~这一次,他发挥超常,一举拿下了全省第三,成功地拿到了北京大学的通知书。这下子,全县都沸腾了,他成了县里各种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省里都有人来采访他,但是考虑到他五次高考的历史,他们家拒绝了几乎所有的采访,只想低调地去北京把大学念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知道谁把他举报了。省里来人盘查、北京大学派人过来审核…

我大堂兄是当时这个学生的班主任,他从一开始就咬死不承认“该生曾经替哥哥高考”的事,他知道一个农村孩子能通过这样的途径考上大学,可以说是奇迹了。后来,北京大学和省上也没继续深究,弟弟考了五年之后,终于如愿以偿。

再后来,我问大堂兄,当时为何没深究下去?我大堂兄笑着说:“和那些想尽一切办法走后门、打通关节的人来说,他的行为是最光明正大的。北大负责录取的人也清楚,能考上大学,不容易。”


9个 群众围观在“[高考记忆]卖掉通知书凑学费”旁边

  1. 暗恋槐花消灭沙发 说:

    我家的沙发

  2. 烤瓜了 说:

    问题:弟弟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参加了几次高考?录取了几次?怎么想不通啊?

  3. 匿名 说:

    这种高考怪物除了会做题,还会什么?人生中最重要的4年时间用来换张大学文凭??
    连大学录取的机会都是”作假”取得的!!

  4. 狼营契旦 说:

    这哪里是高考简直就是拼命

  5. 匿名 说:

    又是一个可怕的肉食社会写照,那些参加高考的山东考生真可怜。

  6. 先锋 说:

    这不是高考 这是拼命

  7. 顾左 说:

    看完毛骨悚然。

  8. 匿名 说:

    这是中国社会真实的写照
    他们并不知道,就算进了大学
    也是被灌一脑子的屎尿

  9. 匿名 说:

    太悲哀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