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74期]坑总有挖完的那一天

@ 六月 14, 2009

和窗外炙热的气浪相比,坐在这个距离钟楼50米的办公室里吹着空调,人生在这个下午散发出暂时的、相对意义上的幸福。2009年6月14日,邓玉娇案已经过去34天。类似于一个服务员刺杀一个乡镇官员的刑事案件被拖延一个月而无法终结调查在中国早已经习以为常,同样嫌疑犯被从看守所调查到医院、再从医院调查到精神病院的过程,我们同样要习以为常——并且,精神病院看起来并不是邓玉娇的最后一站,她的下一站在哪里,INXIAN将持续关注。下面说说本周发生西安的事儿吧。

本周事件之【H1N1·幽灵从古城墙下穿过】

有些事情说起来很奇怪,套用个成语叫“物以稀为贵”。在中国大陆还没有H1N1的时候,很有一种黑云压城的感觉,然而现在当H1N1患者从西安穿城而过的时候,除了电视机里陕西电视台的播音员在播报这则新闻的时候音量稍微夸张了一点之外,其它西安人却出奇的不为所动,冷静的如同城墙下一块长满苔藓的砖头。

从果子狸的猪流感,人也在进步。

本周事件之【兵马俑·坑总有被挖完的时候】

坐拥千年历史,却只能抱着兵马俑吆喝。在这个事实基础上,兵马俑1号坑第三次挖掘意义才能最终重大起来。媒体的标题是“开发首日就有惊喜”,“未来5年要发掘2000平方米”,这样简单的几个字实际上是个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提升陕西旅游GDP数值的预告。

世界第七大奇迹正在扩容,即便是多挖出的一撮土,也能挣来美金。

只是,坑总有被挖完的时候。

本周事件之【水司·西安水务的未来】

我的同事在拿到西安自来水公司的辟谣通知后打了N个电话,级别低一点的会好声好气的告诉你另外一个办公室的电话把你打发了,级别高一点的则干脆很粗暴的拒绝你,但是来自市委的声音却明白无误的表明:这个辟谣就是他们的。实际上我并不关心水会成为谁的,反而倒是对外资掌控下的西安水龙头比较有价格和服务上好感。(168期之5

只是很讨厌这样的欲盖弥彰,是时候让这些飞扬跋扈的国字头们靠边站了。

本周事件之【浐灞·一个点球的意义】

“点球漏判”被体育版的编辑放大加粗,这个寓意“客场作战裁判做祟要不然我们就全取3分了”的招数足够蛊惑人心,另外比血的颜色稍微亮一点的球衣也成了赛后媒体报道的点,我只能这么理解:比赛实在乏善可陈,记者的想象力被强暴了。(via:浐灞又是差一“点”

点球漏判是个意外,但不是理由,也不应该成为搪塞,更不应该成为重点,而遗忘了90分钟内成耀东的保守,让老迈的李毅在前场不断摔倒,让高大笨拙的维森特不断回撤到中后场,这种战术意义上的残忍葬送了成耀东的客场首胜的机会,千万不要以为穿了一件红球衣,球队就成了曼联。

本周人物之【高考·他们的成人礼

我的同事在采访高考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个考生:他说他的父亲是个卖菜的,高考结束的时候,他的父亲骑着三轮车来接他,让他感觉很幸福。

我们总是习惯把“考分”、“落榜”、“志愿”这些用来衡量人生前20年的最残忍的词语强加在“高中毕业”的头上,然后一面对着影碟机里的《美国派》流下羡慕的口水,一面对中国的教育制度竖起中指,却很少有人能用另外半边头脑来看待每年夏天的这两天,因为即便是在陕西汉中汉台中学的一场狂欢(170期之1),也被媒体以“总有一些踹着好意的过来人告诉你一些恶心的道理”(老罗语录)的姿态给否定了。

一个孩子就是这样的长大的,当他认为父亲是自己的骄傲得时候,尽管那个骑着三轮车的男人只是个卖菜的,和长大比起来,撕书算个屁。

本周声音之【王雅莉·我怎么可能成为许宗衡的情妇】

陕西青年女演员王雅莉
青年戏曲演员王雅莉(via:百度百科

在西安公证处的楼道里,青年戏曲演员王雅莉(173期之2)眼圈发青:“我怎么可能成为许宗衡的情妇呢,如果不是发生这件事,我们连深圳市长是谁都不知道”。

网络暴民们的想象力总会在贪官在美女之间产生无数可能,即便你足不出户。


10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74期]坑总有挖完的那一天”旁边

  1. 胡铁花 说:

    我沙我的发~让楼下的“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去吧

  2. 狼营契旦 说:

    胡铁花大人满塞!满塞!满满塞!

  3. 狼营契旦 说:

    这一期的开头部分我个人觉得写得很好!

  4. 胡铁花 说:

    同意楼上意见,请转交下属部室传阅。

  5. 烤瓜了 说:

    瓜大爷已阅~转楼下瓜小妞阅

  6. 瓜小妞 说:

    瓜小妞 已阅,转楼下瓜蛋蛋阅!

  7. kevin 说:

    我不是瓜蛋蛋,只是想说现在的一人好无辜

  8. 匿名 说:

    切!!多好的炒作机会啊,陕西的王雅莉真是个大傻妞。

  9. 时政速览 说:

    6月16日下午,为庆祝巴东“邓玉娇案件”的胜利判决,巴东县委、县政府举行庆祝酒会。会上,巴东县委书记李洪敏首先致辞,李洪敏书记提议全场为邓贵大同志默哀3分钟,李洪敏书记充分肯定了巴东公检法在案件调查、取证、判决等过程中取得的辉煌成绩,为“邓玉娇案件”顺利判决表示热烈的祝贺!县长刘冰代表县委、县政府宣布:经上级批准,巴东县从即日起更名为“霸道”县,野三关镇从即日起更名为“野三官”镇!并要求全县所有机关单位从即日起推广使用“推坐”、“煽击”、“异性洗浴”等精神文明建设新名词,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杨立勇宣读了“邓玉娇案件”有功人员的名单,李洪敏、刘冰、杨立勇等霸道县领导为有功人员颁奖了奖金和奖品!邓贵大在霸道县的亲属参加了庆祝酒会。

  10. 时政速览 说:

    时间:11:40左右
        地点:宿迁‘锦绣江南’小区前
        内容:杀人
        死亡人数:3-5个(具体还不是很详细,还有在几个在医院)
        详细内容:拆迁办或开发商找了一群小痞子去人家打人,然后‘狗急跳墙’…
        具听说拆迁办或开发商把他们家的小孩子都抱走了,不知道弄哪去了…..

        这是发生在今天早上11点多的真实事件
      时间:2009年5月30日11时
      地点:江苏省 宿迁市 宿豫区 锦绣江南小区
      事件:暴力拆迁办上门殴打逼迫拆迁户签字
      伤亡人数: 不完全统计3死多伤,其中一人当场死亡,2人送医途中
      事件原因: 拆迁办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当地拆迁户,强迫其签字,拆迁户兄弟两人被打之急夺刀反抗,正当防卫砍死砍伤其中大半人
      
      详情:今早11时许,拆迁办和开发商带多名地痞流氓到张某(化名)家中,强迫其家人签字。张某家中只有老婆和其家人在家。拆迁办和开发商等人殴打其家人这时张某兄弟两人刚好回家,见其老婆和家人被打,而且自己也曾无数次被其围堵殴打,而其这次他们竟然找上他们刚购买的小区里来并上门殴打全家,这次他们真的被打急了,面对这些曾不知道打了他们队上不知道多少次的一个个禽兽不如的社会人渣,兄弟两人失去了理智,他们和其打成一团,再群殴过程中兄弟俩夺下地痞流氓手中的刀乱砍而去,鲜血让在场的几个地痞吓跑掉了,此时已经有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
      
      这起重大拆迁纠纷 最终导致的惨剧,是谁也没想到的,开发商和拆迁办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样大,大到把自己的狗命都赔了进去,他们压根没想到老百姓也会有发威的时候。借此黑心的开发商看到后,以后三思,老百姓也不是吃素的,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的命你们的道德你们的良心你们的钱那个才是最重要的!
      
      发稿人:真是太河蟹的社会了。
      大家转发!!谢谢 宿迁人 不帮宿迁人 就没意思了(注:本人士苏北人,)
    在天涯看到此贴真的太气愤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