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号外]邓玉娇免受处罚

@ 六月 16, 2009

全文请参看《财经(网络版)》,作者“王和岩”,略有删节。感谢“白娃”、“小狮子”、“誓死力挺邓玉娇”、“西安吃家网”等的推荐!INXIAN相关关键词:邓玉娇

6月16日上午11时,备受瞩目的“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结束。合议庭当庭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邓玉娇在法律上由此彻底恢复自由身。

庭审结束后,邓玉娇与母亲走出法庭
庭审结束后,邓玉娇与母亲走出法庭。(via:新华社,郝同前拍摄)

巴东县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5月10日晚,邓贵大、黄德智等人酒后到该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娱乐城玩乐。黄德智强迫要求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陪其洗浴,遭到拒绝。邓贵大、黄德智极为不满,对邓玉娇进行纠缠、辱骂,在服务员罗某等人的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房间,均被邓贵大拦住并被推坐在身后的单人沙发上。当邓贵大再次逼近邓玉娇时,被推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邓玉娇从随身携带的包内掏出一把水果刀,起身朝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一直在现场的黄德智上前对邓玉娇进行阻拦,被刺伤右肘关节内侧。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黄德智所受伤情经鉴定为轻伤。

巴东县人民法院认为,邓玉娇在遭受邓贵大、黄德智无理纠缠、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实施的反击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超过了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被告人邓玉娇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邓玉娇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罪行,构成自首。经法医鉴定,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据此,依法判决对邓玉娇免予刑事处罚。

据悉,此前,黄德智已被公安机关治安拘留;“梦幻娱乐城”已被依法查封,其相关责任人正在被依法查处之中。

据旁听庭审的有关人士介绍,邓玉娇的辩护律师汪少鹏、刘钢为邓玉娇做了无罪辩护。他们强调,邓玉娇的防卫行为是适当的、适度的,并没有超过必要限度;邓玉娇的行为同时也符合《刑法》第20条的规定,具有无限防卫权,不应负刑事责任。

逾九成网民赞同邓玉娇被免除处罚
逾九成网民赞同邓玉娇被免除处罚(via:星岛日报集团下属新闻网)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法庭辩论后,法官于上午10时30分宣布休庭。经过合议庭合议后,法官于上午11时宣布了判决结果: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除处罚。

该判决对检方的指控基本认可,对律师的辩护意见也部分予以采纳。

据《财经》记者了解,巴东县法院一号法庭能容纳50余名旁听人员,但庭审仅有新华社、人民日报、湖北卫视、恩施电视台、长江巴东网等八家媒体被允许旁听。对其他媒体的旁听申请,巴东县有关当局以旁听证已经发放完毕为由婉拒。


59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号外]邓玉娇免受处罚”旁边

  1. 麻沸散 说:

    是胜利么?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

  2. 没看见 说:

    哦······?

  3. tittersobig 说:

    没有胜利者,大家都是失败者。
    只是希望此案能推进中国的法制化进程!!
    那样,大家就都是胜利者了!

  4. fanny 说:

    暂时鼓掌

  5. tittersobig 说:

    听其言,观其行,恳求巴东司法当局尽快释放邓玉娇。
    也希望傅德智能够兑现他的承诺,可以破格录取邓玉娇。

  6. 西安好落后啊 说:

    贺卫方说,你们的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了,这是一个假案:

    首先发生的是一个强奸(未遂)案件,之所以未遂是因为实施强奸的人遭遇到强有力的反抗。邓玉娇的反抗乃是由一个先在的犯罪所引起的。这样,顺理成章的处理方式是,首先拘留或逮捕涉嫌强奸犯罪的黄德智,查清相关事实真相。如果预审结果表明,黄德智与邓贵大的确是因为试图强奸邓玉娇而遭遇反抗,那么检察院要提起的就应该是一起强奸案的公诉,而邓玉娇的行为究竟如何定性,则应有法院根据审理强奸案的结果加以确定。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前面的一个案件消失了。单摆浮搁地来了个邓玉娇案。仿佛我们说抗战,前面没有日本侵华的行为,却毫无缘由地来了个中国的抗日战争。巴东县公安局这案件办得实在是蹊跷。5月10日案发,直到29日经过巴东县纪委、监察局研究决定开除黄德智党籍后,县公安局才“因黄德智的不法侵害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已对其予以治安拘留。”。看起来,巴东县有关部门早已将最终认定强奸罪以及与之相对应的正当防卫的任何可能性封杀殆尽了。

    今天的《广州日报》记者发自巴东县的报道说,“据知情人介绍,对邓玉娇的精神病鉴定也有了结果,鉴定结论显示:邓玉娇具有心智障碍,但具有部分刑事责任能力。”是啊,这姑娘有“心智障碍”,错把好意当歹意。不知道这是什么机构作出的鉴定,多么奇妙的“心智障碍”,它足以让邓玉娇发生认知错误,却又不像精神病那样能够不承担刑事责任,同时又让黄德智们得以解脱。一石三鸟,我们不得不佩服掌控者的高明。

  7. 麻沸散 说:

    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法制化会实现么?

  8. 胡铁花 说:

    在一个舆论和网民能改变结果的国家机器面前,法制化会实现么?

  9. 麻沸散 说:

    舆论和网民没改变什么结果,就像贺卫方说的那样,强大的国家机器在处理诸如此类事件上的操作程序上更加具有可观赏性了,很和谐,反倒法律就纯粹已经成了西北政法学院原来那个雕塑了。

  10. 麻沸散 说:

    我们需要的真相在哪里,经过近两年来此类事件的处理结果,我越来越迷茫,到底谁说的是真相,真相到底在哪里,或许真相我们有生之年不会看到,和xx的历史一样,我们都在兴奋的yy着,高潮连连,但都是自己在痉挛,别人会认为你是sb.

  11. 西安好落后啊 说:

    对,麻沸散是看明白的人,不要为这个案子而高兴,这个案子到了今天,已经成了一场很精彩的表演。
    而且表演的结果皆大欢喜了。谁都没失去什么。巴东县一举成名了!邓贵大作为招商办主任的使命完成的很好,让巴东获得了全国性、全球性的知名度,以后招商不难了。

  12. 匿名 说:

    最应该感谢的是夏霖夏楠两个律师,他们差点将巴东司法当局,行政当局,警察当局的伪装全部剥光。他们俩将这个案子办成了”铁案”!!!

  13. 麻沸散 说:

    呵呵,天朝会让体制内的律师把什么都暴露么

  14. 无罪就好 说:

    试想,如果没有那么聪明的律师,没有如此强大的声势,邓玉娇绝对是死罪直接弄死。
    现在应该是成功了,胜利了。应该额手相庆啊!

  15. 九死一生 说:

    这是官方息事宁人

  16. 强奸罪逍遥法外 说:

    邓、黄、周成三个犯强奸罪逍遥法外,公案局长杨立勇渎职罪还没有被追究。

  17. 胡铁花 说:

    但是,虽然我不喜欢这个ZF,但我对这个国家还是有感情滴

  18. 已经被刑拘了啊 说:

    巴东县纪委和监察局本月早些时候对黄德智及邓中佳做出处罚。黄德智被开除党籍,解除公职,并已经被警方拘留,邓中佳也被撤职。

    邓玉娇在案发后两日被警方送入恩施州优抚医院,准备接受精神病检查鉴定,并一度被院方进行“约束性保护”——即用布条将她的手腕和踝、膝等部位绑在病床上。

    据医生透露,邓玉娇在医院曾经一度绝食。

  19. 梁发芾 说:

    官方并未息事宁人,而是给自己留了很多的面子

    邓玉娇案:民意的有限胜利
    http://liangff.blog.sohu.com/118671408.html

      邓玉娇案今天一审判决,关心她的人都大概已经知道,是故意伤害罪成立,但考虑到有自首情节,以及防卫过当,免予处罚。
      这个案子,是民意与官意,强权与公正生死对博后的结果,它体现了民意和正义的有限胜利。
      这是一次民意的胜利。倘若没有广大民众锲而不舍的关注,抗议和质疑,邓玉娇案一定不会得到今天这样的结局,邓玉娇一定会被处以重刑。当地警方将案发时的情况下加害者“按倒”改成“推坐”,又改成“推搡”,而今天的法庭审理的时候,查明是“邓玉娇欲再次离开,邓贵大又将其拉回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站起来从随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于背后。邓贵大再次用力将邓玉娇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双脚朝邓贵大乱蹬,把邓贵大蹬开,并站起来。邓贵大再次扑向邓玉娇”。既然当地警方能够作这样的刻意回避,颠倒黑白,如果没有舆论的强烈质疑,他们将会把这个案子办成什么?
      所以,今天,邓玉娇能被免除处罚,恢复自由,是民意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
      但是,这胜利还是有限的,不全面的。
      在汹涌的舆情面前,在强烈的民意面前,当局只好用邓玉娇精神障碍问题为由,免除了对邓玉娇的处罚,但是,他们仍然执著地给邓玉娇判了罪。就是说,即使为了面子,为了保护涉案官员,他们也要死守一个底线,就是绝不认为邓玉娇是无罪的,一定要给她一项罪名,一定要让她在屈辱的精神障碍理由下得到从轻的理由。而涉案的黄德智仍然能够逍遥法外。所以说,这次民意的胜利,是有限的胜利,不是完全的胜利。但是,有限的胜利也是胜利,历史的进步,人权的伸张,都是在这一点一滴的有限进步中逐步积累的。
      虽然是一次有限的胜利,但是邓玉娇案件成为中国历史的一个坐标,它表明,在互联网时代要防民之口,是十足的蠢行。有理由相信,互联网将是改变中国社会的最重要的技术力量,邓玉娇案件证明了网络的力量,它将和孙志刚案件一样载入史册。
      邓玉娇无罪。你判什么都不能说服人们内心的确信。
      最后我想说的是,邓玉娇是个好孩子,希望她从这次噩梦的阴影中走出,过好自己的日子;也希望人们能够让她安心地生活。大家爱护她,但不要太多打扰她的生活。毕竟突然起来被卷入公共生活后的她,在案件结束后不要太受公共的打扰,也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这一点,在她恢复自由之后,尤为必要。

  20. 老干部们也站出来了 说:

    为安全起见,本条评论已被屏蔽

  21. 匿名 说:

    邓、黄、周成三个犯强奸罪逍遥法外,公案局长杨立勇渎职罪还没有被追究。

  22. 匿名 说:

    巴东的腐败官员咋处理?

  23. 堕落教主 说:

    邓玉娇案件今天一审已判决,但可能是全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最狗屎的判决,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
    李洪敏等巴东女领导平时最喜欢被邓贵大、黄德智、邓中佳等下属“推坐”、“按倒”、“异性洗浴”。因为巴东李洪敏书记需要特殊服务的缘故,邓玉娇一案也就只有这么判了!否则,黄德智、邓中佳等人被判入狱,谁还给李洪敏书记“推坐”、“按倒”、“异性洗浴”?

  24. 堕落教主 说:

    做人不要太贵大,做事不要太巴东!号召全国网友向杨立勇的老婆“索要”特别服务;“推坐”杨立勇的妹妹;“按倒”杨立勇的女儿,要求“异性洗浴”;拿一沓钱扇击杨立勇的老妈,试一试!爽否?

  25. 时政速览 说:

    腐败分子巴东公安局长杨立长期勇包养多名情妇,多次収受周程等人的巨额贿赂,是以周程为首的巴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邓玉娇一案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周程,杨立勇歪曲事实,强奸民意,欲置邓玉娇于死地,就是怕劣迹败露!

  26. 时政速览 说:

    腐败分子巴东公安局长杨立勇长期包养多名情妇,多次収受周程等人的巨额贿赂,是以周程为首的巴东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邓玉娇一案的真正始作俑者就是周程,杨立勇歪曲事实,强奸民意,欲置邓玉娇于死地,就是怕劣迹败露!

  27. 时政速览 说:

    号召全国网友向杨立勇、赫建国的老婆“索要”特别服务;“推坐”杨立勇、赫建国的妹妹;“按倒”杨立勇、赫建国的女儿,要求“异性洗浴”,并轮奸之;拿一沓钱扇击杨立勇、赫建国的老妈,试一试!爽否?

  28. 无知者无耻 说:

    杨立勇郝建国之流遗臭万年

  29. 124 说:

    杨立勇郝建国之流遗臭万年

  30. 3班倒的话出租车司机咋挣钱? 说:

    在邓玉娇案件中,她的“自由身”应该以“无罪、无刑、无病”三者的有机统一作为前提,而不是在认定行为上有罪、精神上有病的情形下再给一个不用承担刑罚的宽大。

  31. 顶30楼 说:

    一个荒唐的判决,一个令人无奈的结局。邓案之后,我对中国这个国家和社会毫无安全感!移民吧!决定在一年之内偷渡也要滚出中国。

  32. 匿名 说:

    不公正的判决。但是没有别的法子。在不改变现行体制、不挑战既得利益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水至清则无鱼。

    ————————
    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更不可能有能力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此事与本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本着“看贴(虽然看不懂)回贴,利人利己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美德”,顺便赚3个工分
      3.
    本人在此留言均为网络上复制,并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楼主观点。
      4. 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人跟贴。

      5.
    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大法,与台湾关系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6. 本人谢绝任何跨省追捕行为,如有需要请直接联系楼主、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7. 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33. 时政速览 说:

    李洪敏、刘冰、杨立勇等人应该到了精神鉴定的时候了!

  34. 时政速览 说:

    巴东当地公安局长的背后
    朋友已经前日去了巴东。当地网吧已经给封锁。信息发不出来。他用电话告知我。让我在此留言。
    好友在公安局门口守候。这几天由于玉娇的案子。公安局都是叫的外卖,前日中午时分。两个人出去买盒饭的时候说过这么几句话“杨哥拿到这个事情不好整。那个女娃子倒好说。她说是正当防卫就给她正当防卫嘛,关键是那个姓黄的。把他放出来对质的话就不得了了。不晓得要整到好多人。可能杨哥都跑不脱”
    然后还有什么就听不清楚了。毕竟不敢跟得太近。
    再在当地,从侧面了解到。事发后。杨立勇让其情妇(叶丽娟)的弟弟叶振东想办法安排。把北京来的两个律师整走。因为那两个人”不好收拾”。
    叶并没有直接去找邓母。而是又派人联系了当地的大嘴婆张大娘。张告诉邓母说“你想嘛。免费来的律师。哪儿有那么安逸的事情哦?他们都是帮当官的说话。不整死你女儿才怪。我有个侄儿,他有朋友是律师。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联系。”邓母问过“那要好多钱呢?”张回答说“我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了。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还说啥子钱哦?”邓母不知就里。就上了张的当。
    随后即说“北京来的律师对她们起不到实质性的帮助。。。。。。。”转而用湖北律师。

  35. 时政速览 说:

    毛贼东才是当今中国社会乱像的始作俑者!毛贼东才是近代中国的最大腐败者!毛贼东是近代中国独夫民贼!毛贼东创造了近代中国最腐败、最残暴、最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制度、最可笑的愚民政策、最十足的流氓政权。邓玉娇的悲剧正是毛泽东腐败政权的缩影和必然结果!

  36. 时政速览 说:

    6月16日下午,为庆祝巴东“邓玉娇案件”的胜利判决,巴东县委、县政府举行庆祝酒会。会上,巴东县委书记李洪敏首先致辞,李洪敏书记提议全场为邓贵大同志默哀3分钟,李洪敏书记充分肯定了巴东公检法在案件调查、取证、判决等过程中取得的辉煌成绩,为“邓玉娇案件”顺利判决表示热烈的祝贺!县长刘冰代表县委、县政府宣布:经上级批准,巴东县从即日起更名为“霸道”县,野三关镇从即日起更名为“野三官”镇!并要求全县所有机关单位从即日起推广使用“推坐”、“煽击”、“异性洗浴”等精神文明建设新名词,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杨立勇宣读了“邓玉娇案件”有功人员的名单,李洪敏、刘冰、杨立勇等霸道县领导为有功人员颁奖了奖金和奖品!邓贵大在霸道县的亲属参加了庆祝酒会。

  37. 时政速览 说:

    时间:11:40左右
        地点:宿迁‘锦绣江南’小区前
        内容:杀人
        死亡人数:3-5个(具体还不是很详细,还有在几个在医院)
        详细内容:拆迁办或开发商找了一群小痞子去人家打人,然后‘狗急跳墙’…
        具听说拆迁办或开发商把他们家的小孩子都抱走了,不知道弄哪去了…..

        这是发生在今天早上11点多的真实事件
      时间:2009年5月30日11时
      地点:江苏省 宿迁市 宿豫区 锦绣江南小区
      事件:暴力拆迁办上门殴打逼迫拆迁户签字
      伤亡人数: 不完全统计3死多伤,其中一人当场死亡,2人送医途中
      事件原因: 拆迁办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当地拆迁户,强迫其签字,拆迁户兄弟两人被打之急夺刀反抗,正当防卫砍死砍伤其中大半人
      
      详情:今早11时许,拆迁办和开发商带多名地痞流氓到张某(化名)家中,强迫其家人签字。张某家中只有老婆和其家人在家。拆迁办和开发商等人殴打其家人这时张某兄弟两人刚好回家,见其老婆和家人被打,而且自己也曾无数次被其围堵殴打,而其这次他们竟然找上他们刚购买的小区里来并上门殴打全家,这次他们真的被打急了,面对这些曾不知道打了他们队上不知道多少次的一个个禽兽不如的社会人渣,兄弟两人失去了理智,他们和其打成一团,再群殴过程中兄弟俩夺下地痞流氓手中的刀乱砍而去,鲜血让在场的几个地痞吓跑掉了,此时已经有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
      
      这起重大拆迁纠纷 最终导致的惨剧,是谁也没想到的,开发商和拆迁办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样大,大到把自己的狗命都赔了进去,他们压根没想到老百姓也会有发威的时候。借此黑心的开发商看到后,以后三思,老百姓也不是吃素的,老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你们的命你们的道德你们的良心你们的钱那个才是最重要的!
      
      发稿人:真是太河蟹的社会了。
      大家转发!!谢谢 宿迁人 不帮宿迁人 就没意思了(注:本人士苏北人,)
    在天涯看到此贴真的太气愤了···

  38. 邓玉娇失败了 说:

    邓玉娇案件引起了全国关注,邓贵大家属面临强大的压力,也许不敢要求民事赔偿了。但这个“有罪免刑罚”判决,仍然留下了很多问题。不仅要让邓玉娇背负罪名,由于没有给民事赔偿,她还会遭到受害者家属和当地人的谴责。
    一切都在巴东当局的掌控之中,巴东当局失去的,是他们最初的方案,但是根本上,他们没有任何损失,整个事件的错误性质仍然没有改变。

  39. 匿名 说:

    女性面对流氓如何判断是强奸、是危害生命安全、是调戏、是无理纠缠、是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这是很难立即判断出来的,等判断出来后,估计流氓早已实施强暴,并逍遥法外。
    如何防卫才不算防卫过当,逃避不足以躲过流氓、解劝不足以躲开流氓、踢打不足以躲开流氓、反被流氓按在沙发上,邓玉娇好在还有一把刀,而没刀怎样防卫,怎样才不防卫过当?

  40. 匿名 说:

    好歹捡到了一条命而已!

  41. 匿名 说:

    毫无安全感的国家

  42. 都赢了,就是司法输了 说:

    RT

  43. 脑残官员教授如此多 说:

    “推坐”马克昌的老婆、“按到”马克昌的女儿、“索要”马克昌妹妹的“特殊服务”、接受马克昌姐姐的“异性洗浴”、拿一沓钱“煽击”马克昌的老娘,试一试,爽否?
    马克昌是完完全全的脑残“教授”、无良文人,马克昌不如改名为马嫖娼!
    马克昌这下彻底暴露了!马克昌完蛋了!

  44. 喜欢倒数第二张的加菲猫 说:

    马可娼,驴可嫖,他娘八成被日本人弄了

  45. 脑残官员教授如此多 说:

    做不成邓玉娇的惨剧与血泪
     高莺莺,18岁,湖北襄樊老河口市人,在宝石宾馆上班期间因为抗拒有权势者求欢,遭强奸,被从宾馆10楼推下摔死。案件中发生警方抢尸体火化、殴打恐吓家属、警方伪造证词、官方伪造证据、知情者离奇死亡等情况。
      周军丽,20岁,河南人,在桐乡打工期间为了免遭强奸,从四楼摔下,造成颈部以下高位截瘫。
      小静,17岁,四川人,为反抗强暴跳楼致伤,终生瘫痪。
      黄静,21岁,湘潭市临丰小学音乐教师,被奸杀在临丰小学宿舍内,当局伪造尸检报告、毁灭证据、拖延阻碍办案、恐吓家属等。
      杨代莉,17岁,四川大竹县莱仕德酒店员工,遭官员**并虐杀,“身上被针刺了很多小孔,几颗牙齿被打掉,舌头被咬断,乳房被割掉,下身被弄烂等”。官方百般阻挠案件调查,引起当地民愤。
      孙巾云,18岁,江苏省灌南县人,于2006年8月11日夜,在饭店下班回宿舍的路上,遇歹徒拦路强奸,孙反抗遭毒打致死。报案后,其亲属却被公安局毒打。公安局并不予立案。
      尚伟丽,19岁,唐河县上屯乡丁岗村人,原在唐河县一家餐馆打工,1999年7月,被当地员警陷害侮辱监禁,无法逃生,被逼迫跳楼导致终生高位瘫痪。
      杨春红,2005年2月2日夜,在椒江宾馆公款酒宴上,因不情愿陪台州众高官饮酒,在碰杯时,将几滴雪碧饮料溅到台州水利局局长丁林超的手背,丁林超即示意在旁的工会主席金华斌动手。金当即向杨面部重击三拳,并用锐器戳穿杨春红右脸致使鲜血直喷,贯穿性伤三层至口腔,缝59针。杨春红上告,但2006年6月7日,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将杨春红抓捕投入监狱。

  46. 难怪 说:

    邓、黄、周成三个犯强奸罪逍遥法外,公案局长杨立勇渎职罪还没有被追究。

  47. 时政速览 说:

    少奇才华引妒忌,朱德功高身先亡。
    恩来谨慎险遭殃,可怜彭总含冤死。
    试问志士报党国,几人下场能完满?
    至今英雄纪念碑,千万冤魂枉哭泣。
    毛贼双手斑斑血,有朝一日定鞭尸!
    —-为现今某些仍盲目崇拜毛贼东的无脑之人有感而发!

  48. 时政速览 说:

    魏征有幸逢太宗,林彪无奈遇暴君。
    少奇才华引妒忌,朱德功高身先亡。
    恩来谨慎险遭殃,可怜彭总含冤死。
    试问志士报党国,几人下场能完满?
    至今英雄纪念碑,千万冤魂枉哭泣。
    毛贼双手斑斑血,有朝一日定鞭尸!
    —-为现今某些仍盲目崇拜毛贼东的无脑之人有感而发!
    让暴君毛泽东和他创造的腐败政权随着人民的狂涛怒海而灭亡吧!也许,那个时候,不再有邓玉娇的悲剧上演,也不再有所谓的“索要”、“特殊服务”、“推坐”,更不会有历史上最狗屎、最荒唐的判决!

  49. 时政速览 说:

    新长恨歌-邓玉娇
    洁如玉﹒娇如花

    玉娇生长在贫家,贫家儿女知生计。只将青春浣衣纱,浣衣无尽贵人闲。
    门外使君车马喧,推门酩酊公府客。朦胧醉眼看玉颜,一枝芙蓉照秋水。
    犹似嫦娥下广寒,使君春心不可抑。直呼瑶姬赴巫山,玉娇婉转谢使君。
    罗敷非是倚门人,不求旦夕得富贵。但愿辛劳安此生,使君闻言恼恨生。
    由来惯走花柳丛,每见春花随风谢。不信寒梅能傲雪,呼差唤役如虎狼。
    一把银钞批面来,推到娥眉裂新裳。眼中唯有财与色,可怜仙姝落鬼窟。
    人间何时见此恶,仙姝岂容禽兽辱。虽无神骓作人杰,幸有鱼肠除小孽。
    鱼肠如电护我身,一击成功虎狼怯。天意冥冥终有数,使君踉跄血泊中。
    一缕幽魂下黄泉,始知世上有贞烈。贞烈无双在巴东,芳名一夜满天涯。
    世人常道人不古,我劝世人莫嗟讶。君看满池污淖里,红莲犹自展芳华。

    —-根据网友发布的视频《看图讲故事﹒二胡曲﹒邓玉娇》摘录整理改编

  50. 时政速览 说:

    我劝天公重抖擞

    六月三伏即飞雪,人间冤气上凌霄。巴东法律太巴东,葫芦法官葫芦案。
    推坐按到异性浴,过当防卫免罪罚。感谢党国为民女,玉娇眼中泪涟涟。
    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贪官恶吏黑社会,玉娇家人可奈何?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愔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重拾华夏旧山河。

  51. 顶楼上 说:

    楼上诗写的好!

  52. 时政速览 说:

    重拾旧山河
    —–为邓玉娇案件的荒唐判决有感而发
    六月三伏即飞雪,人间冤气上凌霄。巴东法律太巴东,葫芦法官葫芦案。推坐按倒异性浴,过当防卫免罪罚。感谢党国为民女,对此玉娇泪涟涟。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狗官黑恶今犹在,玉娇家人可奈何?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重拾华夏旧山河。
    此诗为本人撰写,经多次修改,望广大有良知正义、忧国忧民的网友广为转贴,上达天庭,使胡总书记、温总理知晓,谢谢!

  53. 邓玉娇失踪!紧急!! 说:

    邓玉娇失踪,邓玉娇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思宁等后援网友2009年6月20日综合报道

    (思宁,男,福建人,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中国法学会会员,具有律师资格、编辑和讲师职称,客座副教授。)

    邓玉娇抗暴是无懈可击的正当防卫。
    要求严惩罪犯黄德智!
    邓玉娇全家被严格控制,按照政府剧本演戏,包括违心辞退、指责原先律师,向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道歉。邓玉娇失踪,现在以“治病”为名,被政府关押在她母亲张树梅不知道的地点。

    判决当天,巴东当局就强迫邓玉娇对媒体说“不上诉”,并签字服判,然后秘密隔离关押,防止邓玉娇上诉。邓玉娇现在的律师汪少鹏和刘钢按照政府的命令对邓玉娇威逼劝诱,要她不上诉,帮助政府做成邓玉娇有罪的铁案。
    法律规定,只要在上诉期内,犯罪嫌疑人随时可以变更决定要求上诉。

    邓玉娇上诉权仅仅剩下6天,呼吁各界营救。如果邓玉娇有罪判决生效,患有“精神病”杀人伤人的邓玉娇将遭到政府公检法与黄德智等黑恶势力的残酷迫害。邓玉娇的家人也将受到迫害。

    网友屠夫(真名吴淦)与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电话录音:
    点击下载:mp3

    一,被网友指责的邓玉娇的爷爷邓正兰,通过“表扬”政府的方式揭露政府24小时监控邓玉娇及家人。他说“变更为监视居住以后,县妇联主席刘湘鄂也是带了几名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陪护她。”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透露,案发后被政府严密监控,无法与外界自由联系。强迫邓玉娇家人指责网友别有用心,指责原律师别有用心,离间邓玉娇全家与网友的合作。

    二,邓玉娇有罪免罚判决,导致邓玉娇必须赔偿邓贵大家属和罪犯黄德智的伤亡损失,高达百万。目前政府承诺不秋后算账,但是一旦邓玉娇再说出不利于政府和黄德智的真相,黄德智等在公检法支持下,将向邓玉娇索赔。

    三,黄德智背后的黑恶势力未受任何处罚,蠢蠢欲动,准备报复邓玉娇全家以及支持者,赴巴东的网友遭殴打关押。

    四,通过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放出“当地民众反对记者来巴东扰乱治安”。

    五,巴东政府在网上造势,说绝大多数网友支持判决结果,宣扬邓玉娇案结束。

    五 , 侠 肝义胆的超级低俗屠夫网友(简称屠夫,真名吴淦)是思宁的老乡、博客好友。
    吴淦主动披露的个人身份证,昭告天下!请关注吴淦的人身安全!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资料图片,2009年5月19日【屠夫】吴淦探望邓玉娇合影,

    随后吴淦被巴东政府赶出巴东,与邓玉娇失去联系。
    邓玉娇失踪全家抗议被剥夺上诉权(录音及图片)

    他在《屠夫下午和张树梅通了电话!》中介绍了与邓玉娇的妈妈张树梅通电话的情形,其电话录音已经上网。据屠夫在凯迪网络论坛对电话的分析,张树梅曾经被控制了,电话都没法接,还说了许多被套好的话,包括逼走屠夫和北京的律师。虽然邓玉娇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电话中,连张树梅都声称不知道邓玉娇现在在哪里。
      思宁怀疑,邓玉娇目前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所谓邓玉娇已经完全获得自由的说法是骗人的。

      思宁花了些时间,把电话录音记录整理如下: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另外, 2009年5月26日凌晨网友走近武昌发出的消息现在得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等的证实。

    (巴东当地网吧已经遭到严密监控,本消息用手机转网友,费尽周折发出)
    2009年5月26日凌晨
    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回复消息。
    政府胁迫邓玉娇九族
    邓玉娇的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
    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茬关店罚款。
    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点击下载:mp3

    电话录音下载地址为:http://www.youblog.cc/display_audios/5817/1

  54. 时政速览 说:

    邓玉娇一案轰动全国,涉案的黄德智在宜昌住院,后转到北戴河。前天,我去宜昌看望一位退休干部,无意中在医院泌尿外科电脑里看到了黄的病历,抄录如下: 黄德之(可能是故意改的名字) 男,41,岁阴部软组织挫伤, 腹股沟2CM 0.5CM刀伤,深1.5公分,龟头有白色粉状分泌物。大家赶快转贴啊!!!!!!!

  55. 时政速览 说:

    邓玉娇离奇失踪了!请网友关注!营救烈女!

  56. 风过无痕 说:

    高莺莺死不瞑目!湖北暗无天日!高莺莺、邓玉娇、杨春红、孙巾云等等一连串充满血泪的名字,说明什么?这这么下去,就让台湾来统一中国大陆好了!

  57. 匿名 说:

    湖北的公安、武警可以全部改编为专业抢尸部队!

    湖北这地方很黑暗啊!这地方野兽出没、恶吏横行,法律很“巴东”、官场最“贵大”,最不适于人类生存,贪官污吏结党营私,已经自上而下形成体系,结成一张无形的腐败网。从高莺莺案件、邓玉娇案件、石首事件…… 官方的做法一贯如出一辙,公然违背法律、强奸民意、欲盖弥彰、愚弄民众、为所欲为!
    到湖北旅游、投资的朋友要慎重啊!这地方没天理可讲!

  58. 匿名 说:

    不知道邓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一点下文都没有了!
    邓姐姐,你过的还好吗?

  59. 胡铁花 说:

    今天难道对我来说是个神迹?我连这篇都能看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