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啊,宝宝…(10)

@ 六月 18, 2009

宝宝同学,今天是高个子阿姨领证的日子,先让我们一起恭喜她。

这位阿姨给我说6.18是个好日子,要去领证,谁知这天的早晨9点30分,她竟然就出现在办公室里,她说她领证领的出奇的顺利,这一下映照出了我当时领证的艰难,所以宝宝同学,让我给你讲讲我的《结婚记》吧。

————————胎教故事分割线————————

公元2004年的12月27日,将永远成为我的结婚纪念日,因为这天,我领证了。

结婚前的始末就不一一陈述了,无非就是些父母听信什么类似”明年无春“之类的谣言,果断决定让我们今年务必领证,以避开这种近乎恶毒的谣言,于是可怜的我们在被我爸爸简单的翻过黄历之后,请假在12月27日去我的户口所在地登记领证。

一大早,我俩兴冲冲的先去钟楼照像馆取结婚证照片,还好我拍的不错,可以用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形容,于是更加兴冲冲,吃了麦当劳的汉堡,打着车,鼓起勇气向新生活奔去。

可是,我们真是太乐观了,先是到婚姻登记处,发觉我爸还真是神算,不知道今天是何好日子,竟然来领证的有好多人,一房子全挤满了,还偏偏只有一个人在办理,大家就耐着性子等啊等,其中不乏有焦躁不安吵架的、小闹别扭的,还点缀着几对来办理离婚的(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离婚和结婚在一个地方办理呢),平常见识少,今天算是来开个眼界,拜会一下各式神仙,体察一下人们面对婚姻的不同态度,时间过的也满快,转眼离中午下班就剩下10分钟了,眼看前面一对下来就轮到我们了,我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整理好户口、身份证,恭恭敬敬的递上。可是,这里真的需要一个长长的顿号,就在我俩给办证人员递上材料之时,时间发生了停顿,只听办证人员斩钉截铁的说:男方的户口怎么只有一张纸呀,我急忙解释:因为男方家里在外地,寄户口的时候就只寄了他那页,可是单页的信息也是很全面的,有户主的姓名,本人的详细资料呀~但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还是发了出来:不行,让他家里寄全户口再来办吧。

文革时期的结婚证
文革时期的结婚证(via:山东新闻网)

不记得是谁收拾了材料,只记得刚一出办公室的大门,我就开始抽泣,继而伤心、委屈全部汇聚在一起,爆发成滔滔的泪水,滚滚而下,他也慌了手脚,只是重复的说:你哭什么呀,你到底哭什么呀。一下楼,看见了我妈妈,她太上心我的事情了,以至早上办完事情就等在门口,看见我这个样子,妈妈吓了一跳,大概她是第一个见到领证领成这样的人吧。他俩开始商量对策,然后各自打电话联系人,可是当时的我只有绝望,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领证那么容易,而到我就那么难呢?我当时的心情,简直灰暗到了极点。遇到这种事情,又一次考验了我是一个性格多么脆弱的同志呀。

以后的事情就又是我爸爸出手搞定了这件事情,父母对我们是彻底的没了信心,连这件简单的事情都搞不定,唉,可悲可叹。又排了一下午的队,终于领到了自己的结婚证,盖钢印的老伯伯调侃我肯定修改了户口,于是又自己看了看结婚证上的我们,还真的是两个小孩,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小孩,终于要自己撑起一个家,成家过日子了。

之所以把这个过程这么详细的描述了出来,无非是想记住这个荒诞而值得纪念的日子,分享成为体制中一员的过程。


5个 群众围观在“有一天啊,宝宝…(10)”旁边

  1. 喜欢倒数第二张的加菲猫 说:

    恭喜领证的那位同学!
    这篇算是《有一天啊,宝宝》的前传的前传的前传吧?

  2. 匿名 说:

    唉,办事难啊,看把娃给委屈的,都哭了

  3. 发骚的胡铁花 说:

    沙发板凳都没了……
    我也要结婚~~55555

  4. 麻沸散 说:

    我领证的时候居然把日期给我打错了,我看到后给工作人员说,人家直接拿个签字笔给我改了,靠,到现在我看我的结婚证都像是假的

  5. 匿名 说:

    我们缴纳了全国一半以上的税赋,我们却享受不到别人一半的福利。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