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可怕遭遇

@ 六月 18, 2009

【原文连载于《衡祥麻袋公司》,感谢“衡水神龙实业有限公司”的投递。投递者留言:西安,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以后都不想和西安人做生意了。:本文文章较长,细读需耗时20分钟左右;图片可能是用手机拍摄,质量不是很好。相关西安惊魂55小时

一 遍地蟊贼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我们是6月15日到达西安的,来看一批处理麻袋。因为没有谈好,于16日返回,在西安火车站买了下午2点从西安到天津的火车。11点多钟,我们在火车站对面不远的西美超市买点食品,付了款后刚走出超市,我下意识的摸裤子兜里的钱包,感觉空空的,猛然意识到事情不妙,回头返回超市,里面的人说没有看到钱包,真的丢了。

钱包里钱不是很多,只有七八百元吧,可是还有身份证、银行卡,还有刚买的车票,每张137元,共两张。

从付款到走出超市门口,前后不到半分钟的工夫。

看来在我付款的时候,贼就已经盯上我了,知道我钱包里有钱了。在我转身离开超市时,他就下了手,并且成功了。这个西美超市是个很小的超市,它的收银台就在门口位置,我刚刚走出来不到十步呢。看来贼下手真够快的。

没有办法,在报警后,同行的朋友只能到一个邮政储蓄点去开卡,让家里人汇款过来,因为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在我们等待家里人汇款时,又一个小伙子匆匆的跑近来,要求挂失,并且请求营业员把卡里的钱给提取出来,原来,他的储蓄卡也刚刚丢失了。营业员告诉他,挂失可以用电话挂失就可以,报一下身份证就行,至于取卡里的钱,暂时取不出来。不知道小伙子是否听明白了,他急火火的跑出去了,去想自己的办法了。

在我跟超市交涉时,他们说:这是公共场所。我反驳说:你们也没有任何的提醒呀!

又买了西安通齐齐哈尔的火车票,在火车上,人们谈论起西安来,都知道这里的蟊贼多。我真纳闷了,我丢了钱包,我知道这里的蟊贼多,你们又没有丢东西,你们怎么也知道这里蟊贼多呢?看来有时道听途说的东西也是正确的。

二 营业员很可疑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想想我丢失钱包的过程,总觉得很奇怪。当时有好几个顾客,场面不是很乱。有两个在我前面付了钱离开了,有一个在旁边和我一起付钱,这时有个矮个子的胖姑娘,也许是娘们吧,查看了我的东西后,说是18元,我当时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里面的营业员,因为她没有着装,也没有站在收银台的里面,跟正式的营业员不一样。当时柜台里面的收银员并没有阻止她查看和收款,钱又不多,我就把钱交给了这个女的。这时我还是有怀疑的,但拿起东西往外走,真正的收银员不阻止,说明钱付给这个女的也是可以的。

在我付款时,同时还有另一个人在给柜台里面的收银员交钱,不过她离我比较远,应该没有机会来偷窃。当时唯一离我近的,就是收我钱的那个又矮、又胖、又丑的女人。从收了我的钱到我离开超市,只有五六步的路程,而且这时是我的伙伴陪伴我,没有别人出现在我身旁,等我迈出超市门口,发觉钱包丢了。

思来想去,只有这个不伦不类的女人有机会对我下手,而且,我交钱的时候,钱包里的百元钞票暴露的很充分,这个营业员应当看到了,而且我把钱包放回裤子兜里时,她就在身旁。知道我发觉钱包不在了,这短短的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身边只有同伴,没有别人。最大的嫌疑,就是这个女的实施了偷窃。

当然我没有证据,如果有,早把她绳之以法了。这个超市里没有安装摄像头,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听说,火车站附近的一些超市,卖的东西贵,买的人很少,这些超市就是靠自己或者养活着一批扒手来生存的,凡是进入店里的顾客,很多人都会被扒窃。

后来我报警,当警察问我有什么线索时,我指着那个女人说刚才就是给她付款的,奇怪的是,她低头忙自己的事,不敢正面看我们,也不说话。同行的伙伴说:你看她脸色不正常。但无凭无据,警察也拿她没有办法。

营业员涉嫌参与盗窃,这真的很少见。但西安就是这么个城市,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不仅有兵马俑,而且还有兼职偷窃的营业员。这些营业员不地道,真的不地道。

在火车上,有几个小伙子谈论起西安超市的营业员,利用找零钱的机会少给顾客钱,偷窃顾客钱的事。比如你买了15元的商品,交了100元,应该找你85,但对方故意找你84元,你发现少了,就向营业员说,她就把钱要回来,再数一数,然后添上一元钱后给你,你以为这回够了85元了,可能数也不数就装起来走人,实际上等你真正数才知道,给你的是55元,通过在她手里一数,她用小手指把30元留在手心里了,完成了偷窃行为。据说中央电视台还搞过偷拍和报道,但还是屡禁不止。

三 警察不作为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丢失了东西,自然是着急上火,想必大家都理解。钱虽然不多,但身份证、车票、银行卡什么的,比钱还重要。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报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线索。我把对营业员的怀疑告诉了他,他未置可否,我盯着那个营业员,甚至想要搜身,我还想和超市理论理论。

警察这时说:过来做个笔录吧。让我到警车上。我说我记得车票的座位号,我说窃贼必然会去退票,我明确提出,要警察去退票窗口等,窃贼一退票就可以把他逮住,起码这退票的钱可以还给我们了。警察显然不想这么做,他说:你告诉退票窗口你的车票号码,让他们协助你,有退票的告诉你一声。

我当时就觉得这样做不现实,因为火车票又不是实行实名制,我去退票营业员给退,别人去退营业员就不给退了?我说这个号码是我的,营业员会信吗?如果是警察过去,情况就不一样了,不仅能阻止窃贼退票,而且能利用这个机会抓住退票的窃贼,找出最后的扒手。警察有权利根据破案需要来给营业员布置一些任务要求配合,我们一般公民,有什么权利指挥负责退票的营业员呢?当我再次提出要求警察来配合时,他根本不理会我。

其实警察与小偷的关系,想必大家也理解。很多常人不允许做的事情,警察可以做。比如开设色情场所、赌场等,一般人开警察就要查处,而警察开设,就正常了。

电视里报道的,某个火车站的民警,跟小偷是合伙联营关系,从小偷的收入里提成,他们互相依靠,都得到了实惠。我不能说接管我案子的警察是不好的警察,因为我同样没有证据。但我可以说他是不作为。除了记录了笔录,他没有再做任何的事情。我告诉他我没有一分钱了,他说:你找亲戚朋友帮忙。我说我来是有业务关系,没有亲戚朋友,他说:那你能联系的人都可以帮你呀。

有些警察,多一个少一个没关系。

四 最大的啃老族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如果一个人成年了,甚至成家了,还在吃老子,靠老子来养活,那么这个人是很没有出息的,我们蔑视啃老族,我们不希望自己,更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做啃老族。

如果一个地区,一个城市呢?仅仅靠老子遗留下来的一点破东西来生存,那么不一样是啃老族吗?西安就是这样的一个啃老族,这样的一个没有出息的城市。

宴席散了,客人走了,剩下一大堆的残渣剩饭,尽管乞丐视为美食,但我们绝对不能说那是美酒佳肴。同样,一个朝代结束了,留下的是一堆残垣断壁,我们尽管叫它为文物或者景点,但我们绝对不能说那是辉煌或者成就。

西安,一个朝代衰没的地方,一个曾经如此强大的朝代消失的地方,可见这个地方是如何的晦气,这个古老的地方,有这么多的恶人,也就可想而知了。

无论城墙多么的坚固,无论车马多么的喧闹,都难以改变这个城市的本性,没落与腐朽。

宴席散了,残渣剩饭散落一地,乞丐来了,老鼠也来了,过了很久,这里还是那么的热闹,只是再没有当年的霸王风采,有的,只是乞丐子孙们啃老卖老。拿这些古旧、破败的东西来混饭吃,这就是西安。

西安,我鄙视你。

五 刁钻的生意人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我们这次去西安,是受一个客户的邀请,去看麻袋。我们是经营麻袋的,天南海北,哪里有麻袋我们就走到哪里。这个姓严的人说,他那里有三十万条麻袋,让我们立即过去。

我在电话里和他谈价钱,他说要四元一条,比我们卖的还贵,我就不想过去了,姓严的又说:怎么你来了再说吧,有我们赚的,也得有你赚的,光我们赚钱也不行呀!我们坚持要他说个合理的价格,他一再说:来了看了货物再谈价格。听他话的意思,价格还有商量的余地,我们就坐车过去了。

看货,果然是单位上的麻袋。谈价钱时,我们给3.4元一条,对方一再要我们再给个最高价,我们要姓严的说个价格,他说要请示老板,拒绝说价。谈话中,他透露最低要3.8元一条,我们表示不能接受。最后他请示老板,说要4块左右,我们只能离开。

我们去一个地方,一般是有多个客户准备,一家看不成就联系另一家。这次也一样,有个朋友说是单位上的麻袋要卖,我们联系了一整天都没人接听电话,估计电话是单位上的。跟姓严的谈不成,我们周一再联系这个朋友,果然联系好了,看麻袋,竟然跟昨天看的一样。货物也看了,价钱也谈了,最低要3.6元。只是这批麻袋暂时不能卖,老总还没有定卖与不卖,也没有定卖的价格。

我们反复想,姓严的让我们去,何其荒唐呀。首先,这批麻袋他们买也是3.6元,他们再倒卖出去,所以要加价,所以我们去之前,他们就知道少了3.9元不会卖,但是这个价格我们又绝对不会要,他们为了试探我们能要的价格,就欺骗我们,说是来了看货再谈价,还说有他们赚的也得有我们赚的,用这些含糊的词语来诱骗我们过来。为了得到一个市场价格就让我们浪费时间,浪费人力,浪费金钱跑过去,真的缺德!

我们以前同西安的生意人没打过交道,这回领教了,真的不是东西。其次,他们知道人家单位上这批麻袋还不能确定卖,多高的价钱都买不走,还让我们过来,说麻袋他们已经买下来了,已经是他们的货了,别人插不上手等等鬼话,没有半点的诚意,有的,只是欺骗。还有,姓严的说这批麻袋有三十万,后来才知道,顶多有十多万,离三十万很遥远。

难道西安人都这样吗?何其刁钻,何其缺德!

王朝衰败了,留下的,是一群鬼魂。文物是死了的鬼魂。刁钻的生意人,就是活着的鬼魂。

六 你们把秦始皇都气活了

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痛苦经历

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西安不过如此,我在西安丢失了最良好的印象,我很失望。

衡祥麻袋公司的业务员说:我在西安的火车站对面西美超市丢了钱包、身份证,我很生气。

西美超市的售货员说:你丢了几百块钱算个啥,那回那个人在这里丢了三四千呢。她理直气壮,很豪迈。她很无赖。

接受报警的警察说:你看我们做的笔录,今天都好几页了,都是被偷被抢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以后注意些吧。他很轻松,我很困惑。

一位农民工说:我在西安丢失了工作,我生活没有保障了。他很忧伤。

一位老农说:我小女儿在西安挣了钱却失了身,我丢人呀,他很愤恨。

我们的议论被伟大的秦始皇听到了,他叹口气。

秦始皇说:你们知足吧,你们这点事算啥呀,你看我,在西安丢了大秦王朝,现在连坟墓都被挖开了(【西安e报】165期之1),而且一挖再挖(【西安e报】172期之1),让我死都死不安生。我丢失的,比你们都多的多呀。


9个 群众围观在“一个河北商人在西安的可怕遭遇”旁边

  1. 麻沸散 说:

    全国乌鸦一般黑,各地都差不多。

  2. 胡铁花 说:

    第四段是在撒怨气~鉴定完毕

  3. niechen 说:

    痛苦经历,还是不说为好,主要是说不出口,GOV还是好好整治为好

  4. 乱说话! 说:

    作者乱说话,西安是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有长安杯作证!!!火车站是治安最好的地方,有inxian的e报作证!!!

  5. 难怪 说:

    不知道西安号称贼城吗?在西安生活的那个没有被偷过的经历

  6. 比德杰 说:

    你不管到那个城市都是一样的,你敢说你们那里没有小偷吗?只要是个城市,在人流集中的地方都是存在这种想象的,别说西安不好,你只是运气不好在西安丢东西了,你要在别的城市丢东西了,你也会说别的城市不好,正如上面说的,天下乌鸦一般黑。。。

  7. 阿九 说:

    西安确实算是啃老
    思想上总是抱残守缺、推一下动一下,不推不会动

  8. 先锋 说:

    天朝和谐,我心已死

  9. 随便说说 说:

    看完全篇,字里行间充满了自以为是的推理,说推理都有点牵强,其实是猜疑,毫无证据的猜疑。并且图片和文字没有丝毫关系,不知道配图有什么作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