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报!(Ⅱ)

昨晚,央视“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同时向谷歌开炮(via:视频)。

央视新闻联播的小马甲高也同学

在节目中,央视用了几十年都不舍得变一下的包装手段,找了几个专家、教授、学者和学生,指出从谷歌里搜索出来的色情内容的危害性。其中一个大学生,名叫高也,他说——

就我一个同学吧,他以前就是青少年比较好奇这些东西,他就去点那些黄色网站什么的。然后就搞到那段时间心神不宁,然后后来国家打击黄色网站了,他就没上,那段时间就好了。结果后来他又发现通过Google这些用户比较多的搜索引擎可以打开这些网址,然后又进入了这些黄色网站,Google里面的链接特别多,然后就导致他又反复了。

和之前的那个《现世报(Ⅰ)》里的月饼“何嘉”一样,这次,高也很快被人发现了猫腻。他在校内里的帐户证明他本人就在焦点访谈节目组的,而且可能是在记者二组实习——

大学生高也其实是央视的临时工

网友们说:看他那情况,估计也就是一个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组的临时工

以上为《现世报》系列第二季。

Published by

31 Replies to “现世报!(Ⅱ)

  1. 殃世新闻联播的小马甲高也同学辛苦了。
    是不是为了找工作才这么为难自己的?

  2. 看了三楼分享的那段文章,我竟然有点同情这个狗奴才了.为了一个饭碗,他放弃了人类的尊严.

  3. 自尊、自爱、遵守法律…

    2009年6月18日,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发出一则《强烈谴责谷歌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的通告。同日,CCTV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对此专门…

  4. 你这个傻孩子~
    人可以很卑贱地活着
    但是,人不能卑贱地去做这种帮凶的事
    每个中国人都很卑贱
    但是,你不能帮助殃世让中国人更卑贱,更无知
    殃世真是害人不浅啊

  5. 你们有没有觉得CCAV以工作的名义,绑架这个大学生去参加节目,是更无耻的?
    要骂你们就去骂CCAV吧,和高也没关系!

  6. 我是高也:关于焦点访谈我对谷歌评价的特别声明
    http://video.sina.com.cn/tech/i/v/2009-06-18/20326366.shtml
    (这是焦点访谈采访我的视频)
      
      因为我今天看到有人在网上骂我了,很委屈!!!!!
      
      我自己也经常用google,但是谷歌在中国,应当遵守中国法律,并承担起社会责任,不能什么都可以搜出来,这可是在中国,不能像在外国那么随便,不管什么信息都可以被搜到。
      
      说真的,这些个淫秽信息在网上毒害特别大,我那个同学刘XX,上完黄色网站后,夜里熄灯后在宿舍,抱着笔记本电脑上床,看着黄色图片,自己就用手那个啥,我都不好意思说,弄得同宿舍的兄弟都睡不好,我也不想爆他,不过记者采访时我太紧张,他让我举个例子,我一下子就想起刘XX了,各位别拍砖啊,记者让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啦!
      
      不过,我要特别声明一下,我没有收受任何baidu的好处,我也根本不认识他们公司的人。
      
      我本人也从没有仔细看过黄色图片,真的!!!请一定要相信我。

  7. 看看高也的声明吧,他其实也很无奈啊!
    我们大学生找个工作容易吗,55555555555555

  8. 在网友找出的高也写的一篇题为《你好,北京。再见,武汉》的网络日志中,他明确地告知自己将去中央电视台进行为期3个月的实习。他在博客中写道“中央电视台,估计这一辈子为其跑腿也不过这一次,还是要报以认真的态度。罗京走了,悲痛也许只是一阵子的事情,但电视台还要运转,我们这些新鲜血液或许能促进一下血液循环。之前有个同学说害怕被卖身到央视,我觉得卖身到央视何尝不是我的愿望,完全不觉得害怕,而简直就是渴望。大家说央视很官方,我不管那么多,现实一点来讲,有银子就足够了。再说,官方的东西并不都是不好的。……别了,武汉,3个月后再见,等你稍微凉快点我就回来了,那时抱着你就不会汗流浃背。”

  9. 卑鄙,低级,丑陋!!
    央视以及操纵央视的人,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10. 卑贱!
    这俩字多年不用,今天打出来因为没别的形容词再适合这破孩子。

  11. 风在吼. 狗在叫.
    谷歌在咆哮. 谷歌在咆哮.
    马勒戈壁万丈高. 卧槽泥马 高也疯了.
    绿霸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互联网里, 草泥马们逞英豪!
    端起了手机电脑, 挥动着键盘鼠标, 保卫推特!
    保卫谷歌! 保卫博客! 保卫全搜索!

  12. 风在吼. 狗在叫.
    谷歌在咆哮. 谷歌在咆哮.
    马勒戈壁万丈高. 卧槽泥马 高也疯了.
    绿霸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互联网里, 草泥马们逞英豪!
    端起了手机电脑, 挥动着键盘鼠标, 保卫推特!
    保卫谷歌! 保卫博客! 保卫全搜索!

  13. 风在吼. 狗在叫.
    谷歌在咆哮. 谷歌在咆哮.
    马勒戈壁万丈高. 卧槽泥马 高也疯了.
    绿霸丛中, 抗”日”英雄真不少!
    互联网里, 草泥马们逞英豪!
    端起了手机电脑, 挥动着键盘鼠标, 保卫推特!
    保卫谷歌! 保卫博客! 保卫全搜索!

  14. 大學生高也一夜成名,因爲他在《焦點訪談》的專題節目裏現身說法,控訴谷歌大量存在的色情圖片等嚴重傷害了同學的身心健康。他被憤怒的網友“人肉搜索”,禍及親友。

    對于高也的遭遇,基本上兩種意見,一是認爲他是央視的實習生,以大學生身份出現在自己實習單位制作的節目裏有做假嫌疑;二是認爲他本身是大學生,在節目裏發表個人看法也無不可。初步看網絡上的反應,前一種意見占了上風。

    在和朋友交流看法時,一位朋友提到一個觀點:高也是在央視實習,現在實習單位難找,央視是個不錯的實習單位,如果是老闆要求他這樣做,他一個小小實習生能怎麽辦呢?所以真正應該譴責的是央視的那些記者編輯。

    這個看法很有道理。在某種程度上,高也就是巴東的鄧玉嬌,不用說他是個小小的實習生,即便他是正式聘用的工作人員,如果不從上面的意思,可能面臨的就會是淪爲臨時聘用人員然後被解雇的命運,還沒有地方去申訴喊冤。

    但這個假設也還是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就現有的信息來看,高也是在怎樣一種環境下參加節目制作的我們不知道。所以我們隻能通過常識來推斷高也的行爲:央視高層要做專門針對谷歌的專題節目,授命焦點訪談欄目。欄目編導設計好劇本,發現需要找個大學生,于是順手找到正在欄目實習的高也。這裏就有幾個選項了:1)焦點訪談隻有高也一個實習生;2)焦點訪談實習生中隻有高也是大學生;3)焦點訪談大學生實習生中隻有高也願意出演。從常識來看,第三項應該比較合理。到這裏,就又有一個假設需要分析:焦點訪談是1)強迫實習生參與,還是2)在實習生中公開招聘,或者3)該期節目編導正好帶實習生高也,于是直接要求高也出場。

    在上述假設中,關鍵确實是在焦點訪談欄目組本身,這裏涉及到實習生的權益保護問題,央視有沒有相關規範和操作守則,這是另一個值得探讨的話題。本文暫不讨論。

    那麽,高也本人呢?從言論自由的角度來說,他肯定有權利在節目中接受采訪,發表個人的意見和看法。也就是說,他有權利發表認爲谷歌很黃很暴力該譴責該懲處的言論。

    據報道,高也是武漢某大學大三的學生,他是成年人;高也是新聞傳播學院的學生,根據一些報道援引的該學院院長的說法,他還是這個學院的優秀學生。那麽,高也應該清楚:1)什麽是新聞自由,信息自由?2)焦點訪談的影響力;3)該期節目内容是否公正、客觀和平衡;4)自己所說的話表達的觀點會引起怎樣的社會反響及後果。

    退一萬步說,如果他是被逼迫,或者處在如果不上節目不說那些話就會被取消實習資格的威脅之下時,他,作爲一個新聞傳播學院的優秀學生,應當能夠知道:這不是真實意見的自由表達,這将違反作爲一個新聞學學子或新聞從業者最基本的操守原則。所以,如果節目裏高也是自願說的“真心話”,那他還能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但如若明知是假話而爲之,則自當承擔做假招緻的譴責。

    他的親友受到牽連當然不該,他也有追究那些侮辱和诋毀他及其親友名譽的人法律責任的權利。但無論是怎樣一種情況,高也注定要爲自己人生中的這一錯誤付出代價。高也還是年輕人,還有機會好好反省。但對于更多的那些有志于從事新聞工作的年輕人來說,更需要好好思考新聞的基本準則和自己應該堅守的底線和原則。

    記住一句話吧:“甯可保持沉默,也不要助纣爲虐!”

  15. YOU DID NOT BEAR THE SHAME, YOU RESISTED, SACRIFICING YOUR CIRCULATION FOR FREEDOM, JUSTICE, AND EVOLVEMENT – TO GOOGLE.CN ON 6/18/2009

  16. 百度: 妈妈
    CCAV:诶
    百度: 四千万到帐了吗?
    CCAV:嗯哪
    百度: 这下能帮我搞定Google了吗?
    真理部:马上就好
    百度: 还有我的事情你可千万可别说啊!
    CCAV/真理部:怎么会呢?
    合唱: 谁叫我们都是吉祥的一家

    博客被封,大家不用点了。谢谢。

  17. 楼上说得太好了,真是好啊。哈哈哈~
    你看那砖家用什么关键字做的测试吧?
    要是我用”操你妈B”搜索,还能搜出很多”操你妈B”的内容呢。

  18. 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
    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
    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
    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FUCKgc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