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评论]金庸与作协:侠客与朝廷

@ 六月 23, 2009

原文首发于《泊客日志》,原标题《侠客与朝廷的婚姻》,原作者“雨林漫步”。】

最近网络上风云的一个话题就是金庸要加入中国作协(新闻),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争论纷纷,煞是热闹。联想起前一段时间,中国作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诗歌节(相关:诗歌节)”在西安举行,大唐芙蓉园内“金碧辉煌不夜天,八方贺词来恭贺”的盛景,一时间令人恍惚觉得诗歌的地位已经如同“嫦娥”一样升天了。

可是,除了那如日月三光永恒存在的“唐诗宋词元曲”之外,诗歌,在大多人的心目只剩下了“梨花体”,没有多少人记得起艾青、舒婷、海子们的诗歌了。那贵为“诗国”的土地上,曾经流淌着多少美丽、壮怀、悠长和忧伤的诗意,纷纷的风吹雨打而去。密集的高楼里面,容不下一丝如诗般的缕缕清风;那壮阔的广场上,容不下行吟人的背影——因为我们心中没有再为诗歌,没有了诗歌背后我们宁静的心灵、肆意的情感。

文字,已经成了工具的时代。如同房地产开发一般,如“推土机”铲平一个地块的文字“创造”,其实是種破坏。“虚伪”的感情,如同每座城市浮起的沙尘和雾霾,笼罩着每一座灰扑扑的都市,呛入了你的肺。

偶然,你会发现潜藏在一些不知名的角落里,一些文字以各种方式抒写着,发出着一些微弱的光芒。即使那是一方贫瘠的土地,也会因为它们而丰沃起来。

射雕英雄传剧照
《射雕英雄传》其实是一部成人童话,爱、恨、情、仇与家国纠织在一起

金庸,早年在香港创办《明报》的时候,年轻气盛,在那个竞争激烈的报业市场,既然要经营,除了发行渠道之外,你必须还得有内容。所以,金庸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明报》的卖点之一。而金庸通过自己长久以来的阅历、文学和历史沉淀,写出了许多颇有些“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味道武侠小说。古语有云:“饭井水处,必有柳永词”。而如今,却是“有华人出,必有金庸书”。家国、大义、民族、国家、恩怨、江湖、儿女、情怀、复仇、放荡、正义、大气、天仙…这些词完美的融合在了金庸笔下,诞生在一个完全商业化时代的香港。

那里,没有千篇一律、颠倒黑白的颂歌;那里,没有整齐划一、集权命令的创作;那里,没有终身养老、不愁吃穿的体制;那里,没有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风气…

所以,内地的人们,很难想象一手创造了纵横在想象肆意的江湖天地、恩怨复仇却有有因有果的武侠世界的金庸,会加入那个连年轻80后的韩寒都极度鄙视体制“写作机器”。他是在妥协——因为未来内地更具有发展潜力;还是还去改变一些东西?做一个激活“休克鱼”的天使;还是只是一种象征性?两岸的“融合”已然成为一种趋势。

无论金庸“嫁不嫁入作协”,这彷佛就是一场“婚姻”:一个浪迹天涯数十年的江湖奇才,要进入朝廷任官;或者是,朝廷看重了一个名冠江湖的奇才

相关金庸和香港《大公报》的一段公案,看金庸当年像“韩寒”一般地战斗。

××××特别提示××××

向INXIAN的“评论”、“生活”、“时尚”等频道的投稿,就有可能被“尚美佳·最西安注:暂定名)”选用,并制成小册子,广为传播。INXIAN乐意和你一起,向我们居住的这个城市献上一份微薄的敬意


3个 群众围观在“[文化评论]金庸与作协:侠客与朝廷”旁边

  1. kevin 说: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

  2. 骂完了再和解 说:

    可能金庸自己都没把这当回事~你们这些文人却庸人自扰了!

  3. 匿名 说:

    朝廷就是玩弄你们这些文人的
    金庸是个商人,商业文人
    早就不是啥好鸟了
    他当年和大公报对着干,和现在韩寒一样,都是炒作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