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怪谭]诡异的陀螺

@ 六月 24, 2009

原文首发于《小今的BLOG》,感谢“我的家乡在陕南”的投递。相关文章:《诡异的大学校门》】

下班回家等电梯时,见到楼口有四个小男孩蹲在地上玩陀螺,其实是一种在我们看来很无聊的游戏,但他们却能够玩得兴高采烈。游戏很简单,他们分别搓动手指,转动极其简陋的塑料陀螺(有点象某家快餐店里赠送的儿童玩具),谁的陀螺转动得时间越长、坚持到最后一个倒下,谁就算赢了。

有一局,一个孩子的陀螺因放手时没把握好方向,转向台阶下,他输了。

有一局,两个孩子的陀螺在转动过程中越走越近,最终碰撞在一起,他们也输了。

还有一局,几个孩子的陀螺都稳稳地在转动,但一段时间后有三个明显不及另一个“有劲”了,结果他们三个就伸出手去抓回自己的陀螺,一起认输了。

西安小孩子爱玩陀螺

这样简单的游戏过去了很多局,而每一局的赢家最多只有一个(虽然有,但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及小)。无论输与赢,所有孩子都乐此不疲,游戏原则上也是可以无止境地重复玩的,没有人会在意傍晚仍然炎热的高温。

直到走进电梯的最后一瞬,我仍然望着那些飞旋的彩色陀螺,但在最后这局,我没能看到最后的陀螺赢家的结果。如果孩子们都正常发挥的话,按概率计算,所有的陀螺都有坚持到最后的机会。

今天是2009年6月23日,也是我终于从原单位将档案取出递存于人才交流市场管理处的日子。这也就意味着,我澈底地离开了原单位(除了个别手续未办妥外)。这一举动、这一过程、这一结果,均是我在半年前不可想象的,因为那个时候我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坚持就是胜利!我去爷爷的坟前向他表态过“我会坚持下去的”;我在自己的手机个性化标题内输入“坚持就是胜利”;我一再地劝说自己“学会忍耐”。

可是没想到,我很快地就否决了这个自己定下的目标,不再去坚持,选择了放弃(这里,并不代表认输)。我终究不可能成为那个坚持转动到最后的陀螺了,也许我并不是因转动“出界”而被淘汰的那一个陀螺,也不是“劲不足”而没有竞争力的那一个陀螺,更不是有意无意间“触碰”它人的那一个陀螺,但我肯定是那个没有自信能坚持到最后的那一个陀螺。所以,我选择了辞职。

今天,当我提交档案时惊讶地发现“6月23日”这个奇特的日期——12年前的今天,正是我来到原单位(不算内部转职调动)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如果说这只是个巧合的话,那么我再一项一项往前回忆,一系列的巧合有点多得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4月16日,我妈妈的60岁生日。我竟然忘记了,当我这天递交辞职申请填表时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一手握着笔写辞职申请并亲手砸掉了自己在大型国企的铁饭碗,另一手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我没有送妈妈生日礼物,但希望她能够把我这个有勇气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辞职的消息当作礼物

3月16日,我爸爸的60岁生日。这天我向原单位提出休长假的要求,打算为再次找工作做准备,但没有得到批准。我不可能忘记这一天,因为12年前爸爸的那个生日里,是他陪着当时还没有走出校门的我,去我任职了12年的公司签署了用工协议,那一刻起也就意味着我有工作了,这个好消息便成了我那年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

……

这一切都太巧合了,我发誓都不是择日而动的。但这一切的巧合让人惊讶地无话可说,隐隐间我觉得不是我在安排自己的命运,而似乎是在被即定的命运安排着,停了上一局的陀螺之争,又开始了新一局的游戏,谁都有可能是坚持到最后的飞旋的陀螺。


2个 群众围观在“[古城怪谭]诡异的陀螺”旁边

  1. 菊花献给沙发 说:

    西安地方就是邪

  2. 哈哈,高也 说:

    诡异的命运,十二年的神奇轮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