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陈寅恪那样读书

@ 六月 29, 2009

原文首发于《史飞翔》,原标题《陈寅恪的读书智慧》,略有删节,感谢“haiyunyouyang”的投递和支持!】

陈寅恪先生博览群书,被誉为是“盖世奇才”、“教授的教授”、“太老师”、“全中国最博学之人”,素有“活字典”、“活辞书”之誉。早在柏林大学读书期间,陈寅恪就被人们称为是“读书的种子”。他一生苦读、巧读、用心读,积累下了许多行之有效的读书方法。

三类书

陈寅恪将书分为三类:最低限度的读物、进一步学习的读物、深入研究的读物。三类书中他尤其强调第一类。陈寅恪认为第一类是必读书,从中可以得到最低限度的知识。譬如,他认为,无论一个人的爱憎好恶如何,《诗经》、《尚书》乃人人必读之书。因为它们是我们先民智慧的结晶。此外,他还认为《礼记》是儒家杂凑之书,但其中包含的却是儒家最精辟的理论。《礼记》中除了解释仪礼及杂论部分以外,其他所谓通论者,如大学、中庸、礼运、经解、乐记、坊汇等,都是相当精彩的作品,不但要看,还应该背诵。

读“老书”、读“原典”

陈寅恪读书,注重原典和最基础的书,这可以说是他读书的一个诀窍。为什么要读“老书”?因为“老书”有“原创性”和“基础性”,而且“老书”往往是一门学科的入门书。读“老书”,推而论之,就是读原典。1912年,陈寅恪从瑞士回国,去拜访著名史学家夏曾佑先生。夏对陈讲:“你是故人之子,能从国外学了那么好的学问回来,很值得庆贺。我自己则只能读中国书,外国书看不懂。不过,近来已觉得没有书可读了。”——“书都读完了”、“无书可读”,夏曾佑的话令陈寅恪当时很是不解。几十年后,陈寅恪自己也到了无书可读的境界。对此,陈寅恪说:“中国真正的原籍经典(原典)也只不过一百多部,其余的书都是在这些书的基础上互为引述参照而已。”读“老书”、读“原典”,这对于任何一个学科来说,都是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读书策略。

圈圈点点——不动笔墨不读书

陈寅恪有一个读书习惯,那就是在读书的过程中,随手记录——在书上圈圈点点。这些圈点有校勘、有批语。梁慧皎的《高僧传》(初集)是陈寅恪30年代批校最多的书。北京大学王邦维先生在《陈寅恪读高僧传批语辑录》中说:批语俱写于原书上下空白处及行间,字极细密,且无标点。批语多时竟至原书几无空白之处,复又写于前后页。从字迹大小及墨色看,同一相关内容的批语,往往不是一时写成,前后时有补充或更正。(《中国文化》1990年春季号)蒋天枢也有文字记陈寅恪读《高僧传》的批语:先生于此书,时用密点、圈以识其要。书眉、行间,批注几满,细字密行,字细小处,几难辨识。就字迹墨色观之,先后校读非只一二次,具见用力之勤勉。而行间、书眉所注者,间杂以马利文、梵文、藏文等,以参证古代译语……(《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第91页)陈寅恪随手记下的这些圈点和随想往往成为他日后论文的基本观点和著述的蓝本。

不惟书,敢怀疑

陈寅恪大量读书,却不尽信书。对于书上说的,前人说的,大人物说的,陈寅恪总是一定要经过自己的学习和思考才加以确认。陈寅恪10岁时,在南昌曾听祖父闲话旧事:略言“昔年自京师返义宁乡居,先曾母告之曰,前患咳嗽,适门外有以人参求售者,购服即痊。先祖诧曰,吾家素贫,人参价贵,售者肯以贱价出卖,此非真人参,乃荠尼也。盖荠尼似人参,而能治咳嗽之病。本草所载甚明。特世人未尝注意及之耳。”陈寅恪侍侧听罢,对《本草》一书和这段故事暗记在心。后来陈寅恪找到《本草》翻阅,“即检荠尼一药,果于先祖之言符。”“果于……言符”,充分表现了陈寅恪的求真与求知。正是不惟书,不迷信的怀疑精神,奠定了陈寅恪学术大师的地位。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一本因为法律原因而绝版的书(via:豆瓣)

只求学问,不受学位

陈寅恪从12岁起先后在日本、德国、瑞士、法国、美国等多个国家的高等学府求学18年。让人深思的是,陈寅恪虽然游学多年却没有一个学位。陈寅恪是为了读书而读书。哪里有好大学,哪里藏书丰富,他便去哪里拜师、听课、研究。对大多数人趋之若鹜的学位,他却淡然视之,不以为然。1925年,清华学校创办国学研究院,时在清华任教的吴宓向梁启超介绍陈寅恪,梁便推荐陈任国学研究院导师。当时清华的校长曹云祥问梁:“陈寅恪是哪一国博士?”梁答:“他不是博士,也不是硕士。”曹又问:“那他有没有著作?”梁答:“也没有著作。”曹说:“既不是博士,又没有著作,这就难了!”梁启超闻之大为生气,遂答曰:“我梁某也没有博士学位,著作算是等身了,但总共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好吧,你不请,就让他在国外吧!”接着,梁启超介绍了柏林大学、巴黎大学几位教授对陈寅恪的推誉,曹云祥听后立即决定聘请陈寅恪。一代学界泰斗,却没有学位文凭,这便是陈寅恪的特立独行之处。“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只求学问,不受学位。陈寅恪读书其最终目的,是为了“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11个 群众围观在“像陈寅恪那样读书”旁边

  1. 抽旱烟吃挂面 说:

    史飞翔是什么刊物,让我想起一个故人。

  2. 匿名 说:

    陈为何当年没去台湾?
    难道是相信了共匪的那套歪理学说?
    我非常羡慕民国那个时代,那个时候,没有学历,没有文凭,也可以成为清华教授。
    而且,还可以向陈寅恪那样只求学问不求学位。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3. 匿名 说:

    史飞翔是我省非常有思想的一个年轻老师。

  4. 抽旱烟吃挂面 说:

    在哪个学校当老师,难道真是故人

  5. 匿名 说:

    陈寅恪空前绝后,自此,中国就没个读书人了。

  6. 匿名 说:

    史飞翔,人文学者、散文作家、文艺评论家。1977年出生于陕西省乾县王村乡北索村。曾就读于乾县第一中学。1999年入西安翻译学院学习,先后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英语系、西北大学新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现任西安翻译学院科研处办公室主任。1994年公开发表作品。主要从事散文创作,已出版散文集《为灵魂寻找镜子》(2006)、《红尘心语》(2007)、《读书与冥想》(2008)等。作品曾入选多种权威选本及中学教材。近年来先后在美国《世界华人周刊》、《国际日报》、《星岛日报》、加拿大《环球华报》等多家海外报刊连续发表各类散文近百篇,引起海外华文文学界强烈关注。现系中华孔子学会、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中国民俗学会、中国散文学会、陕西省吴宓研究会、陕西省作家协会、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三秦文化研究会会员。《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家、中国散文学会西安创作基地特聘作家、中国新闻人网作家频道主编、《长安》文学月刊编委。史飞翔的散文厚积薄发、舒缓有致,具有“强烈的思辨色彩、深邃的道德意识和浓郁的悲悯情怀”,是典型的学者散文。曾有评论家这样评价史飞翔的散文创作:“在年轻一代作家中,史飞翔是特别显眼的一位。他之所以显眼,在于他与众不同的个性,在于他满腔滚烫的血性。别人的文字或许是稀粥,他的文章则是坚硬的骨头;别人的文字或许是羽毛,他的文章则是犀利的钢刀。在一个精神普遍萎靡的年代,他却怀着一颗拯救者的善心,观察着世态,思考着人生,这就使他呈现出一个思想者的冷峻面目,也使他的文章有了沉甸甸的分量。我的自白: 我曾经幻想过用手中的笔去讴歌真善美,我也曾经企图想做底层人民的代言人,可是我有心劝世,无力回天。既然不能兼济天下,那就只好独善其身了。 通讯地址:(710105) 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太乙宫镇西安翻译学院科研处 史飞翔 电话:029——85891589 电子信箱:shifeixiang1977@yahoo.com.cnQ Q:184967040

    ——————————————————————————–
    推荐给好友

  7. 抽旱烟吃挂面 说:

    额滴神啊,故人啊
    都牛X坏了,偶孤陋寡闻

  8. 奥特曼 说:

    神人啊,科研处,搞科研的

  9. 好厉害 说:

    太厉害,太厉害了,飞翔兄绝对的潜力股!!

  10. 匿名 说:

    我靠,inxi’an上的都是一群什么人啊,都是共匪,您老人家不觉得天天跟共匪在一起有辱您的身份啊,跑去你的党国吧,估计他们是双手欢迎你了。FUCK

  11. 党国不就是咱们天朝吗? 说:

    我一直以为党国就是天朝的自称/昵称/谦称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