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4期]陕西首例“网络诽谤案”

@ 八月 13, 2009

关注这座城市,我们更懂西安,本期e报截稿于8月13日。1899年的今天,电影史上最伟大的悬念大师希区柯克在伦敦出生。

[1]说不得

因为几个关于工程款争执的帖子,西安鑫龙公司的六名领导及员工先后被汉中警方秘密抓捕,被监视居住在汉中的酒店中两个月之久。他们被抓的理由是涉嫌“诽谤”,被诽谤的人是汉中汉中万邦实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杨海明,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陕西省人大代表

尽管是在省内异地抓人,所涉嫌疑人超过5个,但汉中警方仍在10余天内迅速完成了这些动作。在西安鑫龙企业集团副总裁韩兴昌被抓后,其家属委托的律师孟延生提出了纠错放人的要求,他说出了继高唐网案、王帅帖案、曹县帖案后,让我们似曾相识的话:“诽谤是自诉案,公安怎么能立案,更别说抓人?”可是汉中市政府不这样认为,他们抛出了刑法第246条,认为这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除外”,即使省公安厅认定要汉台警方纠错,他们仍然坚持此案已扰乱到社会秩序。

本案被称为陕西首例“网络诽谤案”,7月13日公审时吸引了百余名人大、政协委员旁听,而审判的结果至今还不得而知。有一个细节值得我们玩味,以评论辛辣闻名的网易新闻跟评,将本文的评论入口悄然关闭

[2]站在公理面前的网友

陕西户县一辆旅游大巴在行驶途中撞死了骑自行车的爷孙两人,死者家属把车上51名乘客围堵7小时不让其下车,家属认为,车把人撞了不能让车走,更不能让车上的人走,否则事故就没人管了。

冷静的网友这次出人意料的一致,大家都站在了车上51名被非法扣押游客的这边

  • 本身一起交通肇事,可以追究驾驶员的责任,没有必要让全车52位游客一同受过。
  • 死者家属已经违法了!1非法拘禁!2故意损毁公私财务!

但是,网易网友作出了如下评价:问题的关键点是,家属认为,车把人撞了不能让车走,更不能让车上的人走,否则事故就没人管了。老百姓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这年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没人管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不能太过责怪死者的家属的过激,要怪就怪这社会为何存在如此多不合理的先例吧。

[3]天价拖车费的利益链

在铜川天价拖车费被媒体曝光后(226期之9),华商报的记者明察暗访,查明了天价拖车费的利益链条

由于没有统一的拖车费收费标准,陕西境内的拖车费收费混乱,各个汽修厂救援公司自定价格,让许多驾驶员在发生交通事故或车辆发生故障后成了挨宰的“羔羊”。巧合的是,只要有事故,汽修厂的工作人员跟交警基本上同时到达事故现场。这是为什么呢?

  • 记者暗访得出答案,西安一汽修厂的工作人员,上班时间就待在某交警大队的事故中队,一旦有事故发生,汽修厂的工作人员就与交警同时出现在事故现场。而西安北郊一家修理厂的工作人员当着肇事车主的面明确表示,收费1800元,800元就给了交警。他表示,如果不给交警“上供”,跟交警不合作,“这生意就没法做。”

由此看来,施救费收费标准的出台不是首要问题,如何解决这其中的交警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4]过路费包月有优惠

其他地区的交警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8月12号开具的罚单,一张日期是12日,而一张是13日,蒲城司机在大荔县境内遭遇了交警的穿越罚款单。由于司机同交警理论,他这种自卸的货车以前罚款每次就是50元,这次怎么开了100元。

交警很快就将第二张罚单日期上的“8月12日”改成了“8月13日”并且告诉司机,罚单都开了,不能更改,把日期一改,你13日来了就不用再罚了。司机很不爽:“你凭什么认定我明天还会来,而且一定会违法?有网友说,既然如此,干脆把一年的都开了,省的费事。

对于司机的疑问,交警队事后解释道是因为不想让罚单过期,13日再来的时候可以照顾一下。对此,来自渭南的网友不屑的补充点评道:“如果你的车能从我们华阴过去而没有被罚,那你就是神!”

[5]城中村里有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

没有城中村,西安240万流动人口将无家可归(224期之1),面对这一威胁,一位住在即将消失的后村的网友发表了一则《后村之后》的帖子,记录他在后村的租房生活。文中他总结了城中村“五大爽”

  • “住在村上班近,溜溜达达不挤公交,爽!晚上村里逛夜市,喝啤酒吃烤肉,爽!夏天晚上睡楼顶,风大凉快没蚊子,爽!楼下都是卖饭的,一个电话送上来,爽!村里上网真便宜,全楼只拉一根线,爽!”

西安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勇说,在城中村租房住的大多是刚出校门初入社会、经济状况欠佳的年轻人,他们在这个年轻人聚集的地方特别容易找到归属感,许多人在这里结交了朋友,甚至收获了爱情。“前房客”们对于城中村的怀念,“其实和大学生留恋大学校园一样,也是在缅怀自己的青春岁月”。这次砖家说的话还属于正常人类的范畴。

[6]比城中村还简陋的家

简陋的房子

上图是华商网友一夜雪的家,他住在单位的第十三层,一个由电梯间、消防供水系统、风机房和天台上的空调冷却塔组成的夹层。他的房间不足五平米,仅能放一张单人床和一个柜子的房间,他的铺盖、书和一个淘来的旧笔记本和一台数码相机是他的全部家当。

网友感慨道:一切都会好起来,难得你很热爱生活。仰望星空,总有一颗属于你自己。

[7]打女贼也没用

长期在西北大学西门附近作案小偷,把被打当成“家常便饭”,即使被失主扇了耳光,依旧“下手”,远处的治安巡逻点对他们而言毫无震慑作用,对比起来,小偷比巡逻点的警察要敬业多了。

知情网友爆料说,这些小偷都上过税的。据丢过东西的网友说,西北大学那边就那样,我同学电话被偷了,当场抓住小偷,报警后逮到所里,结果小偷给所里的民警发烟,扔来扔去,且很熟,闲谝起来。我同学就坐那,根本没人管。

[8]血铅

陕西省凤翔县长青镇马道口村和孙家南头村731名儿童中,经检测发现615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166名儿童需要住院驱铅治疗。这两个村子的民居南北环抱着的一家年产铅锌20万吨的冶炼企业被疑与此有关,可是官方目前尚未公布检测结果。

有宝鸡的网友在新闻爆出伊始就爆料称

  • 我是工厂周围的村民,建厂时政府强行让那工资干部,教师砍农民玉米,农民堵宝中线火车一小时抗议都没办法,当天全镇停电,手机被屏蔽,电话中断。工厂建好后经常放难闻气体。村民堵门好多次没办发。长青镇干部回县开会其他干部说有毒让坐远,村民打宝鸡环保局电话无数次没有所谓的拿工资吃草的家伙来。这次感谢媒体,东岭污染的事政府早知道,就是不管,村民有什么办法,感谢全国人民支持,谢谢.

这一次住院孩子的治疗费用由县财政承担,事实上,应该由造成污染的企业来承担。

[9]学历和工资没关系

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引起了西安网友的关注:《网贴15天引78万人 80后你的第一份工资是多少

在文章的跟评后,很多网友晒出了自己的月薪:很多人的第一份工作薪水很低几年后大有改观,也有很多人对晒出的高工资者充满了不屑。但结果显示如同文章所叙述的相同:学历和工资不一定成正比。

[10]变形金刚马路版


擎天柱:唉,在中国,想变个身都是难的…前后都是车

图片新闻:在西铜高速上,一辆卡车车头高高翘起,网友戏称这是史上拍到的最牛B高速飞车


14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234期]陕西首例“网络诽谤案””旁边

  1. 拉仕泰多·布拉布殊夫 说:

    辛苦的沙发,以资鼓励一下!

  2. 大不咧咧 说:

    辛苦的板凳…鼓励下村里的人们

  3. VANGOGHSMOOD 说:

    问题的关键点是,家属认为,车把人撞了不能让车走,更不能让车上的人走,否则事故就没人管了。老百姓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这年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没人管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不能太过责怪死者的家属的过激,要怪就怪这社会为何存在如此多不合理的先例吧。

  4. VANGOGHSMOOD 说:

    网友们并不是一个天然就站在公理上的群体,他们有的时候,在各种不明真相的忽悠下,能成为群氓。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所谓的网民判断力,比如贾君鹏,这么明显的一个炒作,却被忽悠得铺天盖地,这和文革时期的洗脑、精神控制,有区别吗?

  5. 司机没我拽 说:

    昨天吉祥村的净擦叔叔,为新市民集体办理良民证

  6. 卫报卫士 说:

    汉中杂种!!竟然跑西安抓人了?无法无天了!

  7. 卫报卫士 说:

    吉祥村村民办的是淫民证吧?

  8. 抽旱烟吃挂面 说:

    最后那个图片猛一看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那车很淫荡。

  9. 匿名 说:

    楼上的真含蓄,我帮你说吧,这是汽车在交尾?

  10. 关中任 说:

    网络诽谤案的实质,就是权力滥用!作为立法机关,我们基层的人大中充斥了多少篡权牟利者。神圣的权力机关成了一些人谋取私利的工具……
    窃锱诛,窃国者无所忌惮!

  11. 天蝎の猫guti 说:

    脚盆抢沙发的手段很寂寞。。。

    北张村游泳池拆掉了 以前一两百游一个暑假的美梦难以实现了。 现在在城里游个泳都游不起 看来只能去浐灞了

  12. 匿名 说:

    脚盆是谁?

  13. 台湾台湾 说:

    http://blog.udn.com/linshyiming/3220245

    请关注一下台湾同胞,尽管他们属于另一个中国,但是我们都是中国人。

  14. 拉仕泰多·布拉布殊夫 说:

    13楼分享的这组图,需要翻墙才能看,翻完墙之后,害得老子泪流满面!!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