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警察的打架史

原文首发于《无立场·小报》,感谢作者“一点春一点”的分享!】

生平第一次组队打架,小学四年级,也或者五年级,两个人,为了另外一个正在被群体围攻的人,一阵助跑,冲入战斗群,飞身两脚,震慑了敌方的众多队员,当时飞奔而上的一股豪气,以及出脚时摆出的战斗姿势,至今,还残留着清晰的印象。小学时候打的架无关痛痒,只是弄得尘土飞扬,满身泥浆,倒是当时一股子的英雄气顺着脚心直窜大脑,吹的大脑皮层膨胀的像果冻一样顺溜光滑,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也就可以毫不计后果的全心战斗。

事后,敌方队员拉拢了一名当时小有名气的混混,对我们两个闲的蛋疼的热血青年进行打击报复,我的那名并肩搭档被踢了一脚,而我,因为曾经和这名混混在游戏厅曾经有过一次获胜的单练经历,幸免于难。

后边整整几个星期,我们都在商量着去哪能够找到更有分量,更有江湖地位的少年大佬们,来进行打击报复。盘算筹划多次,恍恍惚惚几个日夜,最终无疾而终。

小学毕业后,我变得越来越蔫菜,不打架,还在努力争取不被打。而当年另一名和我一起组队的战友,却放佛从那次干仗后,变得对争凶斗狠更感兴趣。小学毕业没几年,便从一个曾经长相乖巧,极惹人喜爱的白面小生,突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勇武猛将,面庞变的又横又宽,肩膀像被一根木板子挑起来一样的平整,全身都像裂开了一样的生长,唯有两只眼睛,像是停止了发育,越发显小,永远睁闭不明的眼眶,时常能看到从中恶狠狠挤出的凶光。

见过太阳和月亮打架没?

像众多江湖中的混迹史一样,小弟做起,终究正果后,成了名噪一时的“黑社会势力头目”。这个“黑社会势力头目”的名头,是升至高中后,因为一起斗殴事件,校方在通报大会上进行的身份定性。我相信,当年在他听到这个身份定性的宣判后,更多的应该是得意和骄傲,而非羞耻和懊恼。

也就是这样的人,高中毕业后,进入警校,希愿着成为一名潇洒的刑警。能够使尽擒拿格斗术,终日摆出拔枪点射状。我也担心过,如果这样的鸡吧人都混入公仆队伍,除了偶尔的立警为民外,将会带来多少的不可预知的灾难。还好,世事无常性,现在,反倒温和了许多,还变的容易善良动情。

十多年过去,很多小学时候的同学已经断了联系,甚至有的都已经记不清名字,只有这个人,莫名其妙的一直打打骂骂到现在。在彼此看着一路成长过来,互相也熟悉了摸透了对方的各种脾性后,本想着这样走过来的朋友也好,兄弟也好,之间的沟通不再需要腻歪的表达,没想到这几年也慢慢的开始变得腻歪了起来。

晚上,他和另外一个家中的朋友打来电话,这是他们喝酒后时常要做的一件事,对着我描述一下家乡的快快意生活,以及经济略有腾飞后的糜烂富足。总是电话里互相一顿胡乱喊叫臭贫后,说,回来吧,家里天时地利人和,一切都准备妥当,回来哥几个人能折腾出彩来。今天只是一个朋友说,其实没什么事,就是问十一回来不,不回来自己在那边过节也高高兴兴的。

电话挂后,一个朋友发来只有两个字的短信:“煞笔”,我给另一个朋友发过去一个短信:“贱人,你俩又把我弄感动了”。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一个警察的打架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