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犯了极其严重的政治错误

原文首发于《顾克美》,作者“顾克美”,原标题《再爱国也不要否认达赖是中国人这基本事实啊》。略有删节。感谢“夜の猫Parasite”的推荐!】

对于诺贝尔奖,事实上在现如今的中国,影响和讨论范围越来越大。但是,我们再爱国爱家,也不要否认达赖获诺贝尔和平奖事实。2009年10月10日,在陕西西安出版的《华商报》评论周刊中,专门为诺贝尔奖设立了一个整版的评论,其中就将达赖说成了外国人,这是可怕的政治错误。请看:

从这些作者的文章标题或文章内容中,完全可以看出,中国人从来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文章能够在华商报上发表,说明华商报也是持这样的观点。

达赖喇嘛

那么,我们请问这些作者与报社,达赖是中国人吗?毕竟,达赖1989年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不是事实呢?是不是我们国家反对这样的获奖结果,就能够改变这样的法律事实呢?

我们先来看看国家当时的态度,也就是对外发表的声明——

1989年10月7日,我国政府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授予达赖1989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表示极大遗憾和愤慨。我国政府重申: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问题纯属中国的内政,任何外国政府、组织或个人都无权干涉。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决定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达赖,这是对达赖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破坏民族团结、分裂祖国活动的公然支持,是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对此,我们表示极大遗憾和愤慨。必须指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这一错误决定也是直接背离了该委员会关于“民族间的和睦亲善”作出努力和贡献的颁奖宗旨的。

这就是我们政府当时的态度,我寻找了许多资料才找到的。我们当时表示极大遗憾和愤慨,但是并没有找到坚决不承认的发言。所以,我请各位在书写中国人与诺贝尔奖有关文章的时候,一定要实事求是地将达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种事实告诉大家,要将中国政府的声明一并要告诉大家,而不是评论员和报社那样断章取义说中国人还从来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这等于否认达赖是中国人了。

所以,这种错误是极其严重的,是严重的政治错误。我不知道陕西和西安的出版和新闻部门的人员,如何审查今天的华商报?

Published by

16 Replies to “华商报犯了极其严重的政治错误

  1. 抱歉!我们的绿坝系统出问题了!让流氓小报的反动评论不小心泄漏了.

  2. 包括绿坝蓝坝在内的各坝对华商报的反动行径表示遗憾和强烈的愤慨

  3. 我敢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新闻部门和中国的新闻部门一样每天都在过如履薄冰的日子,因为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太多,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然后自己再灰头土脸的爬上来。在中国国内,有些很简单的问题,因为政治的需要,变的复杂化了,新闻部门的从业者们没有很高深的功力,往往会犯严重的“导向性”错误,华商报的这两位马虎(狐)评论“工作者”,功力只有一点点,却要做既舔“沟子”,又粪青的活,只会落得个自废武功的下场!

  4. 这个帽子很大,华商报的政治错误也很可能是它背后的宣传部门意识形态的错误

  5. 楼主你错怪马九器了!
    请看马九器的全文——

    2009年的诺贝尔奖陆续揭晓了,无数国人的心中又一次五味杂陈:为什么中国人总是与诺奖无缘?中国人从来不比日本人、美国人、犹太人笨,为什么人家能接二连三地折桂?
    在世界举足轻重的一个民族,为人类进步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民族,竟然在代表世界最高智力水平的奖项上始终为零,这是一件多么不和谐的现象啊。一些怀着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的已故诺奖得主、一些为世界科学做出过巨大贡献的科学巨匠们,在天堂召开了科技大会,一致通过决议,本着投桃报李的情怀,向为人类贡献了四大发明、推动世界文明巨大进步的中国,派遣一批顶尖的科学家转世投胎,从而使中国在诺贝尔奖上实现零的突破。A、B、C、D、E等一批伟大的科学家最终被推选为转世神童,降临中国。
    A一出生就显得与众不同,六个月能认字,八个月会说话,一岁能唱摇滚,两岁能看书读报,三岁就精通中英文粗懂小学数学。当A刚刚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无数的鲜花掌声铺天盖地而来。媒体举着话筒摄像机采访A,商家拿着广告合同登门签约,学校更是把A当做“校宝”,早早就编入校奥数班,配备顶尖奥数老师进行地毯式轰炸练习。渐渐的,A成了一个明星,今天是代言人,明天在奥林匹克数学赛场上摘金夺银,后天又代表学校参加各种典礼、仪式和颁奖大会。终于到了大学开始钻研做学问的时候,A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坐冷板凳,两耳只闻窗外事,无心再读学问书,晃晃悠悠,就人到中年了,早已风光无限的A,有一次无意中看到诺贝尔奖开奖,一脸不屑:几十年就钻到实验室摆弄这,无聊!
    B的童年并不是风华正茂,相反,还有点傻,手工课上做的小板凳最难看,数学课考试不及格,音乐课唱歌五音不全。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老师的评语经常这样写:反应迟钝、智力平庸,有时却自比爱因斯坦,偏执妄想严重,希望家长能带孩子去看看医生为好。和那些天天躬身课桌、周周奔波补课的孩子相比,B让家长头疼让老师失望,没少挨父亲的拳脚,没少挨老师的批评。在成绩决定一切、考试决定未来的环境下,B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了一名研究生。B想,可以搞研究了。接下来,B的几年研究生生涯基本上是在无休止地给导师打工,今天给导师查这个资料,明天给导师跑那个龙套,好不容易见了导师想当面求教,结果导师一听那些什么猜想啊、假设啊就勃然大怒,斥责B不务正业只知道瞎想,还说科学是创造效益不是胡思乱想。晃晃悠悠的,B也人到中年了,看到诺贝尔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唯有一声叹息。
    c的运气要好很多,一路顺顺当当地成了才、出了国,拿到了美国名校的博士,积淀了极其扎实的科学基础,终于被聘为国内一顶尖研究所的研究员,准备大干一场,向诺贝尔奖发起冲刺。C成天泡在实验室,废寝忘食、夜以继日,试管里那些神奇物质的面目也正一步步变得明朗。可是,这一天上面来了几个官员来考察他们,这一考察可不得了:C两年中竟然没有发表一篇论文。是可忍孰不可忍——职称待遇双降,科研经费减半,分配的公寓收回去住宿舍。吃苦受累不要紧,可这么重大的一项研究哪能一两年出成果,研究经费再一少,各种科研条件自然要受限,这些将严重影响最终成果。这个时候得求爷爷告奶奶,得走后门得托人说情,最不济也得向有关部门申诉,为自己的研究项目争取支持。C搞研究是内行,可跑腿说话拉关系烧香都找不到庙门。很快一年又过去了,还是因为发表论文不够数被炒了鱿鱼,主管部门的理由那是相当的充分:我们不能拿着纳税人的钱让你在这打水漂吧!无奈之下,C只好又漂洋过海去国外了。
    D是个女孩,从小就喜欢奇思妙想,喜欢拆电脑改良炮竹,这成何体统啊。家长会上D的父母常常成为检讨的主角,家庭里D常常成为亲朋好友规劝批评的对象,班级学校里D常常成为老师教育的常客。不断的敲敲打打、修修整整,D终于变得中规中矩,成了成功教育的样板。E和C一样,进了科研院所,干得风风火火,自感不久就可能出成绩的时候,上级主管部门换了领导,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步就是重新进行科学规划,结果E的研究方向和直接利益脱节过大被叫停,转而分配他到另一个“钱途”无量的科技公司,隔行如隔山啊。E闷闷不乐郁郁寡欢,每次去找领导不是被批就是吃个闭门羹,有一天借酒消愁,谁知愁更愁,一下子想不开推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最后,他们又在天堂聚首,一致认为:中国人要拿诺贝尔奖,要占据世界科技制高点,必须改革所有不合科技与教育发展规律的地方。否则,即使如爱因斯坦者,可能还未成熟才华就夭折在诸多弊端中。

  6. 其实楼主你比马九器还反动!
    你以另外一种“曲笔”方式告诉中国人,达赖喇嘛这个藏独分子竟然拿奖了!
    呵呵,其实你和马九器是一伙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