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羊市沙家粉蒸肉

原文首发于《落木充耳》,感谢作者“木错”的分享!<善意提示>:INXIAN编发此文意在介绍西安饮食文化,无意影响您的消费行为。】

如果是从鼓楼进北院门,路要稍微走长一点,过了高家大院,能看到路西边西羊市的匾额。

那几个字正对着的,就是小店了。店真是小。是个窄道道。门头上写着油茶麻花。欧体书法,耐看。只在突出来的一堵墙上挂了一块牌子。上面横着是清真二字,竖着是粉蒸肉三个字。如果市容不查,门前三轮车上会有一个灯箱。那上面才有“沙家”的标识。

老板极瘦,是个老汉。接人待物态度好得很,总是一脸笑。你打那儿过,台阶上头戴白帽子的他就盯着你看,眼神温和,见你也看他,或是贴着身子要拐进店里了,判断你是食客,则亮亮的嗓子说,咱人来咧!又低低问一句:大碗小碗?

来人只顾朝里走,一边伸手去拿碗里的蒜,一边音调艮艮,说,来点肥的——肥,发“ēi”、“i”之间的音,且重,就把自己扮作了坊上人。

落座的同时,小伙计一个瘦高的小子,就在一个崭新的大茶壶壶嘴上套个杯子,把茶壶往来人面前一墩,并不给你倒水,只说一声:喝茶;来人往往刚刚下意识做出谢字的口形,小伙计已极快地答了,不谢,转身去接老板盛好的美味了。

粉蒸肉似不以相取胜,眼前是略白的熟粉面和着肉块,味道却直冲鼻子。其上亮白的一小块,正是肥的。急急抓了筷子,从肥肉下面平着一夹(太软,要不然夹不起来),咽喉两侧就随着起落,先吞下了口水。终于放入口中,用舌尖轻轻一挤,化了,满嘴就说不出的醇香。

西羊市沙家粉蒸肉

这时已剥好了蒜,咬一口脆生生的蒜,吃一块不腻不柴的肉——心里当下就相当满足起来。

忽然看见茶壶,右手持筷并不放下,左手取下杯子,又掂起壶鼓鼓地一倒,杯子里就盈满了砖茶的褐色。一气喝了,酽酽的。

三块钱一小碗是经不住吃的。很快就只剩下喝茶的份了。却从不要大碗,也不要馍,光吃肉,要得就是隔三差五去一趟坊上的理由。

去的多了,就和老板熟起来。据说沙老汉年轻时在一家电机厂上班,企业效益不好了,就回家卖起粉蒸肉来,居然就过了一二十年。而店面是他妹妹的,早上卖油茶麻花,下午三四点以后才轮到沙老汉出摊。

我来这里多是下午下班后,所以回回去都能一饱口腹。一个叫江雪(相关:【西安e报】251期之43期之9)的女子有次去得太早,没找到,打电话来询问,又在新城广场转了好几圈消磨时光,凡三次,终于吃到了一碗,这才志得意满。让我看出美食的诱惑,以及人在美食前迸发出的执着激情。

常有外地游客驻足,站在门前用各种方言普通话愣愣地念着:粉…蒸…肉,却只是疑问这是个什么肉啊,就是不进店尝尝。沙老汉也不多做介绍,说,牛肉的,和着面蒸出来的,大碗五块小碗三块…外地游客却径直走了。那个时候,我恨不得当个托儿大喊,好吃得很呐,瓜娃,快进来咥一碗啊~

更新:日前又去咥,发现老板还在,却有点恍如隔世——早不分大小碗了,一碗六块,小伙计也早没了,现在是沙老板和他儿子俩人做这买卖,而鼓楼的洞子也早封了,行人绕着走,不美气得很,满地青砖窄道道的小房间似乎也要拆了,门总是闭着,一度差点寻不见了,原来搬到了对面,但很快又搬回来,但食客都是露天就餐了。

隔壁一个卖胡辣汤的,味道确实一般,但食客却众多,两家挨得近,看上去好像吃粉蒸肉的人也很多。如今北院门改了步行街,市容城管也不管了。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这美食的味道多年不变,才是硬道理,每每吃一碗再带走一碗…

Published by

12 Replies to “西羊市沙家粉蒸肉

  1. 你说的这家我知道,老早以前去吃味道不错,也实惠。后来越来越难吃了

  2. 好吃好吃!不过,既然楼上说现在已经退化变质不好吃了,那么我也就不去搪地雷了

  3. 小白帽老板地潜台词:
    “大家好(重音落在好字)!inxian地娃们来吃咱蒸肉一律给多加两块油!”

  4. 最好吃的其实在药王洞二十三中学以东六合里南口一家流动粉蒸肉小摊,以前每天晚上六点出摊,大概晚上九点左右就卖完了,但是最近连续一个月没有见出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吃这一家的蒸肉,一定要吃他家的馍夹酱,最后别忘了喝他家的砖茶,味道也忒色得很!

  5. 西安很多好吃的小吃,越做越难吃,越做口碑越差,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6. 描写的真是到位,文笔真好。我远在他乡似乎也能从手机中闻到西安小吃的美味了!

    现在出去旅游,品尝当地美食已经成了我的一大乐事,不能不说是家乡西安的功劳。

  7. […] 【原文首发于《权记》,原标题《陕西名吃-八宝辣子》。感谢作者“小权”的投递!相关:《西府美食甲天下》、《西羊市沙家粉蒸肉》。关键词:小吃】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