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303期]长安居不易(Ⅱ)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21日,陕西以399分暂居全运会第19名。铁花党人、河蟹党人请注意,1652年的今天,法国“投石党”起义被平息,这场失败的起义告诉我们,靠暴力是不能解决社会问题的。在同一时期,英格兰本着沟通、协商、各自让步的方式解决了爱尔兰问题,两相对比,高下立现!

[1]做个生意不容易

上回说到,西安交通大学门口的康晓菡(301期之2),被冠以“糖葫芦西施”之后,名声一时斐然于本地各大媒体。人怕出名,猪怕壮,盛名之下的康晓菡压力很大,看见记者就像溜,都没法做生意了。城管注意到她的摊子前最近人满为患,也开始对她进行特别关照了…她对家乡河南的媒体说:“我现在只想好好做生意,等我有钱了,就去开一个化妆品店…”

媒体的报道打乱了糖葫芦西施的生活
媒体记者蜂拥而至,让糖葫芦西施烦不胜烦(via:痞子乐)

有好心的网友奉劝媒体不要过度无聊的曝光一个平凡的、普通的小女孩的生活和隐私,并质疑这是不是也算做“新闻暴力”呢?

[2]黑社会弟兄不容易

21日上午,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一个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从检查机关的指控来看,黑社会兄弟们混得也很不开心,可以说是相当的艰难——

  1. 以东郊一垃圾场为“基地”,生活、培训、招兵买马都是在垃圾场进行的;
  2. 从2002年到2007年,用五年的时间,才完成了从浐灞区向其他城区的扩张;
  3. 盈利手段主要是:协助进行“大规模强行拆迁、驱赶民工、暴力劫财、插手民事纠纷、讨要债务、强迫交易”…

既然搞“协助”工作的黑社会兄弟们都被抓了,那些起“主导”作用的人躲哪里去了呢?检方还控告他们“严重危及人身的财产安全、严重破坏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试想,这些“协助工作”的兄弟们有能力搞这么大的破坏吗?

[3]“刘高兴”们不容易

市容园林局下发通知,要求在全市范围内严管“在各类垃圾收集站点捡拾废品”的行为。此举貌似能将第2条里所说的黑社会组织扼杀在萌芽状态,但是,在西安靠捡拾废品谋生的近3万人可能就要“失业”了,如此一来,电影《高兴》里的刘高兴就将成为绝唱~

网友们对此政策送上了冷嘲热讽,大多批评该政策毫无人性,“连乞丐的东西都开始抢了?”、“吃饱撑得。那些捡垃圾的人就靠这点收入了!什么狗屁政策?有什么法律依据?”有上海网友直接就说:“我永远讨厌这种傻逼治理下的西安!”

[4]养老保命不容易

未央区的和平敬老院发生一起失火事件,事发时房门竟然被反锁,导致一位老人无法逃生当场被“火化”。这事情过去7、8天了,敬老院还在推诿责任,老人们的儿女们也在不屈不挠的抗争着…

看到这条新闻,网友不无悲怆地说了一段很感人的话:“现在我们都是一个孩子,将来我们有可能都进养老院,这是国家的趋势,只能规范养老院,只有这样等我们将来老的时候才有所养,我希望严查该院的负责人和护工,让我们老有所养,少有所依!”(272期之6

[5]找个媳妇不容易

很多女孩被一篇名为“嫁人要嫁灰太狼”的文章感动得稀里哗啦,如果一个男孩真的将自己装扮成灰太狼向你求婚的话,你会不会答应呢?网友“片段900”用照片记录了他朋友的求婚全过程——结局是美好的,过程是辛苦的——还好,美女乖乖的躺在狼怀里咧!

西安小伙子假扮成“灰太狼”求婚

[6]找个男人不容易

“乐来乐快乐”第二季10月份的演出之后(301期之10),一些文艺青年玩得不过瘾,于是就搞了一个“我恨自己,搭讪未遂紧急补救”的论坛。里面有大量含苞待放、含精待射的男女在焦渴地呼唤,有交尾需求的“IN人”可去围观一下…

乐来乐快乐音乐节上的文艺女青年求交尾

[7]人活着不容易

原名为路金波的网络写手“李寻欢”,在走出西安之后,漂泊上海、北京等地,现在成了韩寒的老板(相关:《李寻欢为何要掴郭敬明?》)。在他34岁生日那天的博客中,他写道:“34岁懂了34句话。”已经老大不小的路金波说:“有时觉得我还小,许多缺点还可以慢慢改,事情慢慢做,道理慢慢懂。可是,经常冷不丁看见人家30岁、25岁的牛人…我又很惶恐。”

不知道有多少“IN人”目前也处于奔三、奔四的年龄段,你认同路金波的这段话吗?

[8]开复老师不容易

不知道是不是受“糖葫芦西施”的诱惑,2009年度最有名气的单飞创业者李开复老师(296期之9)将他的新公司、新书推介会放到了西安交大。当年,开复老师自称是“追随心的选择”,毅然离开了微软,现在他又宣称是“为了梦想”离开谷歌

李开复被西安交通大学的学生围住很幸福

在交大学生的团团围困之下,开复老师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他对媒体说:“希望未来墓志铭上被称为‘开复老师’。”其实,好多人、包括我自己,从现在开始就这么称呼您了…有些人暗示李开复的此次全国巡演,坐经济舱、吃快餐饭,演的是苦肉计,干的却是空手套白狼的好买卖!

[9]当个冠军不容易

在全运会赛场上,西安姑娘郭文珺没能拿到计划中的金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她的那枚金牌让很多西安乡党为她高兴了很久,但是全运会上,这个被王义夫盛赞为“百年难遇的射击天才”却一枪打飞了金牌!

当一次冠军容易,天天当冠军就难了。陕西省射击中心的李主任天立先生说:“么事么事!射击是一项运动生涯很长的项目,对小郭来说,后面的路还很长着咧!”代表团的其他领导也安慰说,失利或许是好事,帮助郭文珺更快成长。

[10]警察叔叔不容易

看完下面这段视频,你就别同情上海警方的“钓鱼执法”了。咱们西安的警察叔叔竟然开着一个设备“死机”的警车偷偷摸摸的执法,搞得自己那么猥琐,那么辛苦,真不容易!

相关:100天之前,胡铁花作品-【西安e报:203期】长安居不易

Published by

21 Replies to “[西安e报:303期]长安居不易(Ⅱ)

  1. 西安媒体好无聊,将好好的安阳女孩逼的快没活路了!!惨!!!

  2. 盈利手段主要是:协助进行“大规模强行拆迁、驱赶民工、暴力劫财、插手民事纠纷、讨要债务、强迫交易”…

    这个检察院的指控书太有意思,黑社会还是要靠白社会养活。

  3. 无耻的西安!
    竟然连乞丐的钱都抢!
    无耻而低能的执政者!

  4. 离开复这个台湾人很不厚道!他死后应该被尊为”快速成功忽悠大师”。

  5. 那些求艳遇的女子,八成都是丑八怪,不敢见人,要是美女,何必求艳遇呢?

    另,同意楼上,李开复就是一个卖书的!

  6. […] 无论是麦田,还是方舟子、木子美,在质疑韩寒的时候,都提到了一个人——路金波(303期之7),他是韩寒的“老板”,是炒作韩寒、代笔韩寒的“嫌疑人”。此人在1月26日晚上发布了一个很重磅的文章《为什么蝴蝶和屎壳郎不能成为朋友》,正面回应了一下方舟子,并在文中两次问候了方舟子的姑奶奶,要和方的姑奶奶过性生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