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306期]一个人,一些事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24日,陕西毫无长进,还是排在全运会第19位。1980年的今天,波兰政府终于承认了团结工会的合法性,后者在1989年通过自由选举成为波兰执政党,进而引发了苏联和东欧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改弦易辙”。

十年之前,一个来自中国南方的19岁男孩考入北京一所大学,十年之后,他落脚西安。本期的【西安e报·周末版】,将带您去看看这个新西安人的十年。

[1]笨小孩

1999年,互联网还没在中国普及,仅在高校、科研所、网吧等场所才能接触到,那时候,北京地区好一点的网吧每小时高达5元,高校周边的网吧平均价格为3元。那时候,大家玩的是QQ、是仙剑、是三角洲、还有MUD、星际争霸、帝国时代…这些游戏无一例外都是单机版的,能玩上网络版的人,会让人很羡慕、很羡慕…

来自中国南方的这个男孩,当时也申请了一个QQ、疯狂玩帝国时代和三国系列的游戏。他的QQ号码直到今天还用着,最早的昵称就是“笨小孩”。

[2]笨不笨不是别人说了算的

1999年的那个寒假,笨小孩没回家过春节,因为当时校园有一些假期临时岗位,比如下雪了铲雪、门坏了修门、更换阅读栏上的报纸这些工作,都是需要人去做的。校工们回家过节,离家几千里的外地学生们,就会选择留下来代工,不仅省了回家的路费,还能挣点零花钱。

笨小孩因此认识了当时在学校论坛上的活跃一时的胖小孩,胖小孩那时候还很瘦,两个人的头发都很长,看上去像是“文艺青年”。他们一起卖力的干活,干那些校工们平时都懒得干的脏活。

其实笨小孩一点都不笨,能吃苦,也很能干,做事很有想法,看问题总带着自己的思考。等工资发下来之后,胖小孩和笨小孩喝着红星二锅头、就着椒盐花生米、数着被校方克扣之后的微薄的“杂役薪水”,很开心很开心。

[3]累不累只有自己知道

接下来的暑假,他们还是没回家。中午和傍晚,学校周围的高中下课,他们就去发一个电脑学校的招生广告,上午和下午,他们就去电脑学校的“草台教室”里给招来的学生上课。

后来,他们还想过将大学母校的论坛搬出来自己做,还去筹划用论坛的内容做电子杂志、拉广告挣钱,甚至还想过要成立属于自己的电脑工作室,去拉活儿,去挣钱!

笨小孩那时候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是,惨疼的现实往往是,穷人的孩子想当家可不容易,一个暑假下来,又没挣多少钱,倒是折腾掉了不少钱。

[4]那天我不哭

笨小孩毕业那年,正是非典爆发流行的2003年。此时,胖小孩已在一年前离开北京去西安工作,几个月后胖乎乎的他重返北京探望校友,怂恿笨小孩去西安谋生——因为,北京尽管很大,但是那不是我们的城市;北京尽管有钱,但是没有我们几分;北京尽管房子很多,但是没有我们一间。胖了不少的他本身就是一种“说服力”。

那个九月,笨小孩在另外几个死党的送别之下,来到西安的一家网络公司。笨小孩对胖小孩说:离开北京时,我没哭。胖小孩却哭了——因为,很多路是走过之后才知道有多难走,亲眼看着笨小孩即将开始走上一条布满荆棘的人生路,那种悲凉足以推到重聚西安的一切兴奋和快乐。

[5]一个人的宿舍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网络公司的8人间宿舍成了笨小孩的个人单间——吃、喝、住、行、洗澡、上网…这是工作之余,笨小孩的生活轨迹。

现在回想来,那间网络公司的宿舍,是他从“后大学生”向“生猛社会新人”最好的转折点——足够安全可以无忧地工作、足够安静可以放马由缰地思考、足够丰富可以充实自己的学习资源——这些,让看似清苦的宿舍生活成为一个进修和转型的课堂。

[6]一个人的城市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笨小孩都是一个人孤单单的游荡在西安这个古老的城市里,他拿着相机东走走、西拍拍,发现西安、记录西安。慢慢的,笨小孩在西安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积累了不少的人脉。

有次和胖小孩喝酒,笨小孩说:“可能很难离开这里了。”胖小孩深有同感,因为,就好象一个树,在一个地方越久,根就扎得越深,一旦像棵树那样生存了下去,就很难离开。所谓的“树挪死、人挪活”的俗语,有的时候也可能是不成立的。

[7]创业是件很辛苦的事

尽管“树挪死、人挪活”的俗语并不常常成立,但是笨小孩还是想挪一下试试,一种从大学时代就积累下来的“冒险和尝试”的精神促使他选择了离职创业。他和另外一个憨小孩成立了自己的小公司,接各种各样的活,同时还兼职做别的事情,高峰的时候一个人顶三四个工。

一年下来,笨小孩累了,憨小孩也没挣多少钱。诚实本分的他们,一年过手的钱有几十万,却老老实实地拿自己应得的工资。算来算去,创业太累,还是给人打工轻松…于是笨小孩又回到了办公室,重新开始了朝九晚五、西装领带的生活。

[8]你眼里的我变了没有?

胖小孩、笨小孩、憨小孩有时会在一起喝酒,直喝得笨小孩变得憨乎乎、憨小孩变得胖乎乎、胖小孩变得笨头笨脑。酒喝高了,就会问:“这几年下来,在你的眼里我变了没有?”“变了,你头发越来越短了!当年你丫还装逼做文艺青年呢!…”

肯定会变的,“变化”是唯一的不变。就算心没变,外貌也会变的,何况岁月和经历留下的痕迹呢?

[9]西安,我的城

十年之后,憨小孩已经正式领证结婚,笨小孩和胖小孩也准备着把媳妇请回家门。十年时间,三个人从中国的三个点,走到了一个点。

有时候,他们会对这里缺乏安全感,在心里还是会问:“究竟哪里才是我的城市?”有时候,他们也会对这里缺乏认同感,会觉得:“别的地方可能就没西安这么官僚化、这么难发展、难实现梦想。”

他们的梦想真的很小很小,归结起来,不外乎三个元素:“老婆、孩子、热炕头。”

[10]笨小孩

笨小孩和其他的小孩们有时也去K歌,生于1980年代的他们都快30岁了,他们会唱的歌越来越少,他们能喝的酒却越来越多…他们最爱唱的就是吼着嗓子喊——

写作手记:今天晚上,轮值周末版的老王不在。我写不出来老王那种又风骚又辛辣的文字,我趁着这个周末,写点其他味道的东西~如果各位e报读者您不满意、看不惯,我一定改,下次再也不敢这么写了,仅此一次!

Published by

29 Replies to “[西安e报:306期]一个人,一些事

  1. 谢谢楼上捧场,笨小孩显然不是我,我是配角,我是一个跑龙套的,死跑龙套的。

  2. 适当的改变一下风格不错的。尤其是以城市为主题的。

    西安,西安。

    皮干,皮干。

  3. 真巧,昨天我们大学同学忽然想聚会,就我们宿舍的7个人,都过去14年了,。。有当老总的,有开始种菜的,但是我们宿舍一直是非常团结的一个宿舍。。。

  4. 那个戴帽子的小麦迪,基本功不错,可以进入国足候选名单

  5. 转眼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很多人还在坚持着 有人说他们傻 有人说他们执着 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很多苦只有受过才知道 很多心酸只有尝过才知道 很多开心即便苦难也能体会

    还有很多很多 那些 像流水一样错过的时光 那些在生命中聚聚散散 消失又出现然后再消失的朋友

    很多时候 一个转身 就是最后一面

    谢谢楼主的文字 让我想到了很多很久都不敢想 不愿想 不能想的事情 更多时候 我们还要坚持 那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生命不息 噩梦不止 生活依然在继续

  6. 工作八年了,来西安也已经五年。在这里娶妻、生子(十天前出生),依然没有安全感、依然没有多少朋友、依然要埋头前行

  7. 西安是一座让我又爱又恨的城市。

    我爱西安的包容 我恨西安的烦躁

    真希望西安能发展的快些再快些

    如果可以 还是会选择在西安生活 因为对这座城池 有太多的眷恋和不舍

  8. 很多时候,我都不敢去回头望,因为我害怕会深深的陷进回忆中去。说实话,我是一个看着肉身很他妈的正经,其实内心很淫荡的家伙。我渴望像鸟一样,我不止一次和我最好的朋友说过,这个朋友我们已经十一年没见面,但是互传电波,心里感应。93年的冬天,一个人收拾了点东西,自己一个人悄悄的到了火车站,准备踏上去往北京的列车,我仿佛看见迷笛在向我招手,可我眼睁睁的看见的却是我的老爸,我被揪了回去,不可避免的一顿暴打。94年,头一年高考名落孙山,和我拍拖的那个女神童考的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我们相拥大哭,立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后来的事情证明,这纯粹是扯淡。我去了方正补习,她留在本校补习,从此相隔数几十里。补习生活令人窒息,早六点起床,晚十二点睡觉,连他妈包身工都不如。唯一的乐趣,宿舍在旅馆村,晚上偷偷上到楼顶,看只有一个胳膊之遥的对面小夫妻正在挥汗如雨的自由搏击,我们则悄悄的打手枪,谁不干扰谁,谁不笑话谁,至于各自尺寸大小,黑灯瞎火,专心致志,没人去关心。母亲星期六给我来送饭,我在操场上大口咥鱼,小口喝奶,离我不远,有个平胸女子也在吃,这个让我这种立志要找个大胸脯媳妇的淫棍不会有任何性冲动的女子,后来竟然和我同一个大学,同一个班,地球就是一个球,太鸡巴小了!
    95年7月底的一个晚上,我两腿犹如筛糠一样的听着我的舅舅在电话里播报的我的高考成绩,虽然最后上了个大专,我还满意,总比待在家里强。大学三年,我长发飘飘,黑衣长靴,堪称历史上最拉风之团支部书记,这要感谢当时学校那个总支书记,很包容我,和我切磋音乐,给我办讲座的机会,忘不了这个老师,对我人生留下深刻印记的人。三年里,我用我从嘴里省出来的钱扒了无数盘卡口带,每天上课修理磁带,是当时班里一大奇景,总有很多人围观,围观的人群里,有一双眼睛很是温情,可我没注意到,等我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我也许是当时西安高校能购足本吟唱《执着》的先驱者之一,每个课间,我都陶醉其中大呼小叫,平胸女子依然温情的看我疯癫,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了我就不唱了,可我真的不知道。腊肉说过:他要胜天。我没那个本事,我控制不了老天爷,事情发展的乱七八糟,接连出现“操场夜哭门”,“选择门”等多起后来传播甚广的事件,甚至学校老师都在评论平胸女子的最后抉择,我操!我玩不了这么复杂的,我不玩了。我选择退出。多年以后,我和我的一个学妹谈起这些事,学妹滔滔不绝的和我说了许多让我乍舌的,与我有关的民间故事,我很震精,嘴张了老半天,蚊子飞进去都不知道,那个青葱蒜苗的年代真让我内牛满面呀!
    96年的夏天,我和父亲爆发激烈冲突,我们互殴,从此我和母亲离开了那个家。多年以后,当我有了女儿做了爸爸后,我在从新思考我和爸爸的父子关系,虽然我知道的有些太多。那年的夏天,我开始成熟了起来。
    98年,在潜规则下,我进了一个事业单位,从此压抑自己的欲望,装鬼做孙子,开始了有x性没人性的xx之旅。
    今天说的有点多了,就先到这里。

  9. 回复更精彩 这是inxian的一大怪! 看得出来,楼上各位都是第二期赢酷礼的强力争夺者

  10. 来西安十五年
    发过财
    结过婚
    上过当
    破过产
    流过氓
    ……
    现在一天只吃一碗面!!

  11. 地球就是一个球,太鸡巴小了!

    我每天也只吃一碗面,就着大蒜吃面。然后用10个小时来上网,我是一个傻逼网吧网管。

    来西安3年。高中毕业。

  12. 六年后,再次遇到大学里苦等五年的女同学,人还是那个人,只是感情早已成过眼云烟,飘逝已去!

  13. 六年后,再次遇到大学里苦等五年的女同学,人还是那个人,只是感情早已成过眼云烟,飘逝已去!

  14. 外日,14楼竟然让我产生了某种耕耘的冲动,这种冲动在我回到西安的2年之间少之又少。

    我的家在距离西安一个小时车程的小小县城里,时至今日这个小小县城却因为一个人而变得举国皆知。

    还记得,第一次在有记忆的时候来到西安,恰恰也是十年前。1999年的夏日,我初中毕业,只身一人在钟楼以及东西南北大街四处游走,当我一头撞进永宁门的瓮城,在看门老头的喊声中发现,那里原来是出不了城的。于是小小的我竟然爬上了城墙,举目四望了五分钟便意兴阑珊了,退出永宁门之时猛然看到一行字,“参观城墙,每人十元”。

    你要拴住一个人的脚,可以先拴住这个人的手。舅舅深知这一点。他领着我到赛格买了盘名为《剑侠情缘》的游戏碟,于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接触到了电脑,勇敢地认为那就是台可以随意安装删除自己喜欢游戏的游戏机。

    暑假很快就在我通关了《剑侠情缘》并随手将windows自带的四个小游戏玩到烂熟后,适时地结束了。我坐车回县城的时候,在火车站用一百块钱买水被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老男人数来数去数没了四十块大洋,当我在班车将要启动时惊觉少钱之后,顿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愤然冲了回去找他理论,结果那人却出奇地配合我,退回了我的损失,当我赶上班车大口喘着气稳定了一下波澜起伏的心绪掏出他退回的票子数了数,艹!只有三十,2张十块2张五块。被同一个人连骗两次,这件事时至今日仍被我视为人生的一大杯具。

    幸福的高中生活在体力以及荷尔蒙肆虐地宣泄中不紧不慢地度过。这期间我来过西安三五次,没有再发生类似于误闯瓮城以及车站被骗的事情。

    高考后,我勇敢地将自己放逐到了一个四季发春的城市。在那里的四年多时间,我格外地思念这个古老的城市。于是,舍友经常见到神经兮兮的我用一台破旧的随身听放着许巍抑或郑钧的歌曲,然后独自一人站在朝北的阳台,心里谁知道都想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于是,矫情的我逢假必回,忍受完36个小时的硬座,冲下火车深吸一口仙气然后吃上一碗泡馍和一大盘炒拉条子。

    2008年,雪拥蓝关之前,我及时地回到了西安,再也没有离开过。。。

  15. 我知道,我听过,我看过,我跟你们一起走过,作为一个西安人,欢迎你们继续一起走下去……

    祝好,一定!

  16. 这是2009年能打动我的一个文章,来西安7年了,靠自己靠朋友摆手起家。

  17. 这段文字,从头至尾都带着一种情绪——客居他乡。
    看了所有留言,也都认同并被同样的情绪感染。
    经常的,我们会被自己提前设定的一种东西感动,或许这是文艺青年的标志,更或者还是我们生活在异乡的需要,带上这种色彩的时候,枯燥、平淡的生活就带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文艺色彩,变得有巨大的意义。
    西安800万人口中,像你一样的,至少有一半吧。

    假设,忽视一直藏在心里的这种情绪,我们会不会获得更轻松更快乐一些?
    送你一句话:心安之处是故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