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记录成为一种生活

原文首发于《草场地工作站》,略有删节,由“先疯的先锋”整理。】

题记:当记录成为一种生活,城市生活在规划者的手中生活节奏愈发紧迫我们很多时候来不及去体味甚至来不及去想那些在我们周遭所发生的事情,还有人们的故事,记录片,给了我们机会,文字,声音,还有映像,那将是一种剥离出来的,另外的生活。

恩娜·波里蒂,出生于黎巴嫩,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学习艺术史和中东历史,之后,在柏林自由大学学习哲学和历史课程、在柏林的德国影视学院学习电影导演。从1979年,开始作为独立电影制作人工作,同时也在大学教授电影制作和理论。

纪录片导演恩娜·波里蒂

恩娜·波里蒂主要记录片作品:《给巴勒斯坦人——一个以色列人的宣言》(1974年,获格勒诺布尔纪录片节一等奖);《乌托邦的女儿们》(1983年,获索城国际妇女纪录片节公共大奖;曼海姆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多重四重奏》(1992年,获旧金山国际电影节金门奖,布拉格电影节金奖,曼海姆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鲁契亚诺·贝里奥·秘密·传说》(1984年);《影子》(1997年,获巴黎国际艺术电影节大奖);《保罗-萨彻尔,音乐家米西奈斯的肖像》(2001年,分别荣获2002年巴黎Classiqueen Images电影节、洛迦诺电影节、蒙彼利埃电影节、巴伦西亚电影节评审团特别推介);《库塔格:碎片三部曲之一》(2008年)。

  • 《影子》

恩娜·波里蒂作品《影子》

16毫米/35毫米/彩色/90分钟/1997年
原版语言:法语、德语
中文字幕(翻译:吴文光;协助:MarilynMai)

导演:恩娜·波里蒂
合作:菲立普·阿尔贝拉
摄影:爱克斯·布朗德、德尼斯·朱泽勒
录音:皮埃尔·安德列·路西
剪辑:爱里扎伯西·瓦茨里、恩娜·波里蒂
音乐:海因兹·霍立加
制作:Contrechamps Productions/ZDF Arte/DRS
荣誉:该片获裴德高吉电影节大奖,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艺术电影节大奖

影片简介:
《影子》是关于瑞士作曲家、指挥家、双簧管演奏家海因兹·霍利格所作的小提琴协奏曲《献给路易斯·索特》的影片。这首曲子是献给饱经苦难的画家路易斯·索特的。影片一直跟随创作最初的第一稿到第一场公演的整个过程,包括疯狂的乐曲排练阶段。在这部影片中,导演想要努力解释“那些在绝望边缘的东西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影片结构采用了严格的音乐和绘画之间对应方法,影像揭示了这种对应。影片由此产生了一种魔幻的、难以捉摸的镜面效应,将观众引入了在黑暗和光明之间的浩瀚的宇宙。

影片背景:
为了庆祝瑞士罗曼德管弦乐团诞生75周年,乐团邀请海因兹·霍立加写一首作品。海因兹·霍立加是当代最著名的、也是世界闻名的瑞士作曲家、指挥家和双簧管演奏家。他决定选择路易斯·索特(1871-1942)的生平和作品作为这首乐曲的主题。索特既是画家又是音乐家。在索特50岁被关进养老院以前,他曾是罗曼德管弦乐团的第一小提琴。这首曲子包括小提琴独奏和管弦乐队合奏,于1995年12月由瑞士罗曼德管弦乐团首演。演出中,海因兹·霍立加任指挥,年轻的奥地利小提琴家汤玛士·柴赫迈尔任小提琴独奏。

对于霍立加选择索特作为主题,我们不应感到吃惊。因为他总是对那些落魄的、极端的艺术家着迷,例如:贝克特、策兰、克利、舒曼、特拉克尔等人。尽管小提琴协奏曲不算是正式的大型音乐作品,索特的独特和传奇的一生都在音乐中慢慢呈现。乐曲的第一部分从索特为他姐姐画的一幅肖像作品“悲恸”中获得了灵感,并使用了索特的小提琴老师欧仁·伊萨依的演奏技法。

第二乐章“困扰”,对应的是索特一生中迷乱惶恐的时期,就是他在巴雷格养老院封闭的时期,在那段时间,他创作了那些强迫性的、游离的绘画作品。

第三乐章“影子”,是和索特在他生命晚期直接用手指所画的作品相契合的。这些绘画作品是最古老的史前岩洞画和最现代的绘画的完美结合。

最后一个乐章是受索特1939年12月所完成的“大屠杀前夕”的启发写成的。在象征着“影子”的戏剧化高潮过后,终曲化解成了由逐渐升高的杂乱的噪音所组成的混音,以典礼的形式结束。乐曲用音乐的语言讲述了索特的一生。

导演的话:
通过记录从霍立加写以索特为主题的作品的最初草稿直到乐曲的首演的整个发展过程,影片试图理解索特的创作方法并揭示他多层面的人格魅力。影片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安排索特的作品和霍立加的作品这两个主题的结构框架。这两位艺术家都努力超越自己的极限,都拒绝传统的创作模式和主流艺术的控制,呈现出一种艺术的不安定状态。对他们俩来说,艺术作品不是要模仿世界而是要揭示内心的幻象。因此,影片也试图避免传统的讲述方式而选择了不同的视角。几个主题相互交织以展现艺术作品的创作过程。还有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就是当今音乐中所表达的现实状况、存在主义的两难境地和当下困扰着我们的问题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

在我前一部片子《多重四重奏》中,摄影遵循的途径是音乐的结构和意味。摄影工作着重于形成一种摄影语言,以和音乐语言对应。是要尝试穿透一种音乐语言,来阐释音乐的意味,包括美学意味、民族意味和政治意味等等。另外,我也尝试通过画面语言来阐明音乐的创作过程。

在制作《多重四重奏》时,我能够在制作影片前听到音乐,然后事先制定拍摄计划,而《影子》则不同,其中最大的挑战就是我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发现”这首协奏曲,直到拍摄的最后一天。我不得不拍摄排演的复杂过程,对此,我无法去主动控制。尽管最初我就知道霍立加不会因为我们的拍摄而中断排演或者从头再来,我还是冒险只使用了两台摄像机,而不是用这种类型的纪录片所通常采用的办法:用很多摄像机“覆盖”所有场面。因此我也发现了一种拍摄方法,就是拍摄时不轻易放弃自己的拍摄感觉。我对于拍摄的主要干涉就是给管弦乐队的排演配景:我用白纱布置演出大厅的所有空间,把舞台都覆盖起来,这样来创造一种风格化的空间感和灯光效果。我的剪辑也有了足够的形式感,通过这种方式,剪辑完的电影既表达了音乐又表达了作曲家的创造过程。可以说,电影本身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形式,就像影片中音乐也慢慢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一样。

影评摘要:
“让我们记住恩娜·波里蒂的《多重四重奏》完美的视觉隐喻,和路易吉·诺诺的作品《片段:静止,献给迪尔蒂玛》那美妙的语言异曲同工。《影子》也具有相同的水准:导演与海因兹·霍立加所作的小提琴协奏曲的结合,还有出色的汤玛士·柴赫迈尔的加盟,再加上路易斯·索特的画,完美的剪切,声画之间的紧密贴合,在这种类型的影片中品质罕见。”

“空中跳着芭蕾的双手,扭曲的暗色调,在黑暗和光明之间游走,体现了一种表现主义的厚重感。这部影片是三种元素的融合:音乐、绘画、影像,给了影子以生命;就像一场是在乐谱、演奏者和视觉元素之间放置了很多面镜子的魔幻游戏。”

“就像索特的绘画一样,霍立加的音乐也是毫不妥协的:在完成的协奏的三个乐章中,小提琴独奏的部分,难度惊人,像是人物传记中的主线。假如说刚开始的时候,小提琴独奏者汤玛士·柴赫迈尔是在模仿小提琴大师伊萨伊的风格,之后却慢慢变成了索特式的。他的演奏将他的乐器使用到了极致。实在印象至深,正如恩娜·波里蒂所呈现的那样。她所使用的影像和蒙太奇的手法完美之极。通过认真观察排演和采访,她努力发掘隐藏的理由以及作品的诗意,为索特秒挥了一幅特别的肖像。寂静再三重新出现在排演和霍立加音乐的激烈躁动之中:索特的绘画作品出现,充满着自身的力量。这些激烈的片段对于展现霍立加本人和他的音乐的震撼力很有帮助。”

“当我回想影片的视听感受的时候,“不可思议、浑然一体、迷幻和迷宫似的”这些词从我脑海中涌现出来。”

“最后,当音乐结束的时候,音乐就像张开了翅膀……即使对一个外行的观众来说,这首协奏曲刺耳并且混乱的和谐明显是富有美感的。《影子》结尾处用了但丁的《神曲》中的话:怎样欣赏星星是我们自己的事。在精神的夜空中,唯有艺术能让我们找到光明。霍立加和波里蒂完美的阐释了这一点。”

  • 《多重四重奏》

恩娜·波里蒂作品《多重四重奏》

16毫米/35毫米/彩色/90分钟/1992年
原版语言:法语、英语、德语
中文字幕(翻译:吴文光;协助:Marilyn Mai)

导演:恩娜·波里蒂
摄影:爱克斯·布朗德、帕崔斯·科隆恩
录音:马克·安东尼·贝尔登特
剪辑:恩娜·波里蒂、爱里扎伯西·瓦茨里

音乐:路易吉·诺诺
制作:Contrechamps Productions/LaSept/Arte,TSR,Arcanal
荣誉:该片获1993年旧金山国际电影节金门奖;1993年布拉格金奖;1993年曼海姆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

演出(阿迪提四重奏乐团成员):
伊万·阿迪提(第一小提琴);戴卫·阿尔贝曼(第二小提琴);卡西·诺克斯(中提琴);诺晗·德·萨拉姆(大提琴)

出现影片中的受访者:
维威安娜·阿里贝提,女演员,在影片中,她是传递荷尔德林诗歌的载体。她也象征着黛尔蒂玛,乐曲题目中谜一般的女性形象。
米歇尔·卡塞,天体物理学家,法国当代天体物理学家,巴黎天体物理学学院研究员。在影片中他的谈话,暗示了量子物理学和诺诺的作曲理念之间的联系。
瓦尔特·列文,在1947年组建了拉萨尔四重奏并任第一小提琴。《片断:寂静,献给黛尔蒂玛》是由他委托并为他而作的。列文揭示了这首作品的渊源,例如诺诺努力让音乐家创造出他脑海中的新的声音,还有漫长的解释的过程等等。
克劳斯·策莱因,戏剧学者,巴伐利亚奥古斯特·艾沃丁戏剧学院院长。
菲立普·阿尔贝拉,音乐学者,日内瓦现代乐团的艺术指导。基于对诺诺乐谱的分析,他和恩娜·波里蒂写出了像音乐作曲一样的电影脚本。在电影中,阿尔贝拉指出了乐谱中的关键点,这对听众理解乐曲至关重要。
布鲁诺·冈兹,配音。

影片简介:
人们通常说当代音乐是不可亲近的甚至是与世隔绝的,但是这个作品和听众之间的隔阂会有很多方法消除。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阅读谱子(对那些能读懂的人来说)或者是参加演出/看演出。但是我们必须去理解到很多看不到的东西:是在作品创作过程中的努力、知识、实验以及自我反问最终产生了这个作品。使(观众的)倾听过程被激发地更尖锐、丰富和生动,这样的方式使从不同角度揭示了音乐作品成为可能。这就是恩娜·波里蒂在她的作品中所要努力尝试的,这部作品既是纪录片又是诗歌。

《多重四重奏》不仅呈现了阿迪提乐团音乐家们的排练和演出过程,而且揭示了这部作品中包含的智慧内涵、对前人的借鉴和情感因素。《碎片:寂静,献给黛尔蒂玛》有多重含义,首先,破裂、寂静和非线性产生的冒险。第二层,对于荷尔德林作品的引用(他的诗歌片段在乐谱中有所暗示),还有对贝多芬、威尔第、马代尔纳、奥奇根的借鉴;第三层,作曲家还将道德和政治性的话题引入音乐。恩娜·波里蒂的电影更具多维性,着重强调了诺诺作品中的音乐时间和空间的联系,同样也加入了当代天体物理学理论的因素。

《多重四重奏》拍摄于法国的洛约蒙修道院以及诺诺的家乡,意大利的威尼斯。水,倒影以及不断变幻的镜子效果成为了影片的结构和情感主线。通过画外音的使用,导演将听众带进了这个旅程,可以被看作是穿越当今世界的旅程。

导演的话:
我开始问我自己:我怎样才能使观众喜欢并且热爱一首当代乐曲,一首能够讲述当今这个世界的乐曲。《多重四重奏》就诞生在我反问自己的时候。我天生就有一种渴望,想要用我的能力来探索不同的音乐化的电影摄影手法。换句话说,我想要“书写”一部电影,就像写一首谱子一样。然而,电影通常仅仅出于例证的目的来使用音乐。制作一部关于某一首乐曲或者某一位作曲家的电影并不难,而出于什么目的来使用音乐则是个重要问题。

影像和声音,以及它们互相的关系,必须依靠音乐来创造。我想创作一部人们想要一次又一次观看的电影,因为就像听音乐会一样,在音乐在耳边流动的过程中,观众会错过某些细节或音乐的联想,这样一部电影就会避免这些问题。

我很快发现我自己扮演了一个侦探的角色,在追寻的过程中,爱上了她所追踪的人,开始分解他,剖析他,重新组合他,然后开始梦到他……音乐越顽抗,我就会越发去寻找不同的视角。

这种(追踪的)方法和诺诺的四重奏那种碎片式的特质恰好吻合。这决定了电影的形式,并引导我问自己一些问题:在纪录片的电影情境里,关于分裂、非线性和非现实主义的结构的问题。我找到了合适的组织素材方法。基于细心建构的剧本以及从诺诺的四重奏本身所具有的结构,我找到了实验性的、有效的、出于直觉的技巧(尤其在剪辑的时候)。这种严格的框架正好使这些方案得以实现,能够让我任意编织一幅图案,并且有天然之感。

《多重四重奏》开拍的那天夜里,伊拉克战争爆发了。我非常注意使我的影片里尽量少的运用政治因素。我当时在思考形式和意义的问题:我要怎样拍摄音乐?在真实世界中,中东正在遭受轰炸。要知道,中东世界在我个人的发展当中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也是我电影摄影工作中的重要主题。

这种背景下,这就更尖锐、更直接地反映出责任意味着什么。我们只能用一种方式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对于我们要拍谁以及要拍什么,必须要执着坚守我们的责任:我为什么要拍摄?我想要表达什么?要怎么样表达?这部新的电影提出了一个特殊的问题,这个问题我早已注意到。我必须要找出一种形式,能让我能够尝试一种新观点,给出新的解释,同时又能创造出新的摄影语言。与此同时,还要让观众认识到在众多的可能性当中,这只是其中的一种。

我必须面对我自己的摄影语言。音乐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抽象又最感性的一种,制作一部关于音乐的电影的挑战就在于整理我所提出的问题以符合相应的形式。这些问题包括我所思考的关于这个世界、人群、历史、艺术以及乌托邦等问题。我个人内心的需要和信念促使我坚信这个特别的选题。对我来说,可能最激进的方式就是,必须面对这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个越来越失控的世界、越来越被视听信息可怕的琐碎所粉饰的世界中如何实现“个人表达”的问题。

因此我也自然而然地要制作一部纯粹的纪录片,同时这部影片也具备艺术化的导演风格。我必须要这么做,不仅是为了打破严格的摄影语言结构线的限制,而且也是因为我想要帮助观众体会到从不同角度来理解事物的可能性。或许这也是一种使我自己跳离西方式审慎、合逻辑性思维方式的方法。当然,我的犹太阿拉伯血统以及和这两种文化在影像、个人表达和客观性方面的特殊关联扮演了特殊的角色,尽管我还不能完全解释这些因素对我所起的作用。

路易吉·诺诺(作曲家)的话:
“唤醒我们的眼睛、耳朵、思想以及潜能;尽可能地将我们的内心世界表达出来:这是现在的首要任务。作曲是什么?看看高第是怎样在离巴塞罗那100公里的地方建造一所小礼拜堂的吧。他只用了三种材料:两种大小不同的石头、陶和石墨。看看穆齐尔的《没有个性的人》是怎样结构的:他没有使用托尔斯泰的叙述技巧,也没有使用不同时间不同故事线索混用的办法,就像一艘小船连接了岛屿。看看丁托列托怎样从跳离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透视法,画出了威尼斯的灵魂,那种文化的多样性;再看看他是怎样放弃了中心透视法而转向散点构图,如何使用符号、断点以及色彩;他构建了空间的不同瞬间,每个空间都有不同的深度。”

阿迪提四重奏乐团简介:
阿迪提四重奏是由欧文·阿迪提在1974年创立的。主要致力于当代音乐创作,以鼓励作曲家为他们创作音乐作品。路易吉·诺诺决定为阿迪提四重奏创作他的第二首四重奏曲。恩娜·波里蒂同时也开始拍摄他们的创作过程。然而,由于诺诺的意外去世,波里蒂只能使用他的第一首并且是唯一一首四重奏曲:《碎片:寂静,献给黛尔蒂玛》

作曲家路易吉·诺诺(Luigi Nono):
路易吉·诺诺是最杰出的意大利当代音乐的代表人物。在他创作早期,作品中典型的政治责任感和激情产生了震撼力。受人类手足情谊的启发,他把音乐当作战斗和解放的力量。他超人的旋律天赋、他管弦乐作品中的音乐色彩和多变以及他合唱作品中丰富的对位法使他成为了同代人中伟大的抒情作曲家。

影评摘要:
“在恩娜·波里蒂美妙的影片《多重四重奏》中,我们一步步发现阿迪提四重奏排练路易吉·诺诺的乐曲《碎片-寂静,献给黛尔蒂玛》。观察乐曲创作的过程、体会艺术家的表达方式是件多么美妙的事。电影创作者使用排练的过程作为主线,在关键位置设置固定元素以符合这首紧凑、直接、激烈的音乐作品。她的拍摄和剪辑,感受和倾听的能力,对于现在和过去、空间和时间的把握结合起来使得《多重四重奏》超越了简单的纪录片。波里蒂成功地发现了诺诺音乐和摄影的对应点。”

“诺诺音乐中由乌托邦滋生的安静和破碎感,受荷尔德林退出世俗的启发,因醒悟而强化。这些信息用很多种方式包围我们。我们看到了威尼斯暴雨下的小湖;目睹史前的石头因岁月而风化;听到了关于量子力学的讲述。电影中还有荷尔德林的诗歌,还有拉塞尔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瓦尔特·列文讲述路易吉·诺诺和他‘与时间同步工作’的独特创作方法。”

“恩娜·波里蒂工作的方式集冷静思考和激情创作于一身。米歇尔·卡塞的参与非常适宜,点亮了影片。当阿迪提四重奏和菲立普·阿尔贝拉一起工作时发现了诺诺作品中的几何学结构,这一点把握的非常精确。”

“一部不寻常的内容丰富的电影,一次难以忘怀的体验;充满了对路易吉·诺诺的敬意;让我们通过面对音乐来探讨自我。”

  • 《库塔格:碎片三部曲之一》

恩娜·波里蒂作品《库塔格:碎片三部曲之一》

录像/彩色/57分钟/2008年
原版语言:法语、德语
中文字幕(翻译:吴文光;协助:Marilyn Mai)

导演:恩娜·波里蒂
摄影:坡·科瑞迪
录音:菲尼普·茨奥皮、阿莱克斯桑德拉·米斯茨
剪辑:恩娜·波里蒂、
制作:恩娜·波里蒂、Contrechamps Productions

影片简介:
《库塔格:碎片三部曲之一》是正在进行的系列影片中的其中一部。这个传播知识的三部曲由三部影片构成,均是关于匈牙利作曲家库塔格·乔治指导音乐大师班的。库塔格生于1926年,是当代主要的作曲家之一。他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老师,在他音乐事业生涯最初阶段,他曾在布达佩斯教授室内乐和钢琴。《库塔格:碎片三部曲之一》是一种“秘密式”风格的影片,就像面对面遇到一样。我们看到库塔格和他的学生一起研究他1985年的《卡夫卡的片段-作品24号》其中三分钟的片段,探讨小提琴和女高音部分。这部作品是受卡夫卡的日记的启发而作的。当库塔格对他的学生对作品的阐释不太满意的时候,我们也感到了一种压力。他努力地确保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单词的声音要准确,确保他年轻的学生能理解、感受并且表达出隐藏在音符后面的悲剧性的因素。库塔格告诉我们:“这些乐谱中的片段对卡夫卡和我来说都是一种坦白。”拍摄影片的过程中有些瞬间我们感觉到库塔格弦绷得很紧,甚至非常痛苦,然而,看到他的学生,我们才意识到他的努力没有白费。那些看起来非常专制蛮横的要求实际上是铺平他的学生歌唱道路最慷慨的方式。

导演的话:
我不要观众因为要学习音乐知识才来喜欢这部电影。相反,我想让这部电影为所有人接受。通过关注主人公之间的关系,电影能让观众分辨电影的主题,例如,学习、给予、接收、传达以及对于真理的寻求。它传达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学术研究没有时间可以去浪费。这表现了库塔格做事的方式,他存在的方式。荒谬的是,通过强迫观众集中精力到极致的一种方式,电影却产生了令人疲乏不堪但又欢呼雀跃的效果。

三部曲的其它两部影片是关于古典音乐的。其中一部中,库塔格和一名12岁的瑞士华裔钢琴天才王思韵一起研究海顿的奏鸣曲。另外一部中,他和四重奏的学生排演舒伯特的《死亡与少女》。

观众交替着感受,先和学生一起感受(尤其是他们“受罪”的时候),又和库塔格一起感受:当他在钢琴上演示怎样阐释每个小段的时候;当他使用他自己独创的比喻的时候,或者看到他听音乐时脸上那种全神贯注的表情,还有他感到满意时那种容光焕发的时候。一幅精细的肖像画就一下子呈现在我们眼前。尽管这个慎重的音乐家拒绝接受采访,当他传递他的音乐激情的时候,他的激情是没有边界的。正是这种激情让他谈起他自己,他和很多以前的作曲家的关系;谈起文学、爱情、自然;谈起他作曲的方式;同样也谈起对自己作品的批评。库塔格和他的妻子玛塔(著名钢琴演奏家)那种不平常的关系,她的关注和审视,他们之间温柔有时又带点讽刺意味的评论,刻画了他们之间亲密无间的形象。

  • 《乌托邦的女儿们》

恩娜·波里蒂作品《乌托邦的女儿们》

16毫米/彩色/85分钟/1983年
原版语言:希伯来语、阿拉伯语
中文字幕(翻译:吴文光;协助:Marilyn Mai)

导演:恩娜·波里蒂
摄影:努瑞西·爱威
录音:达尼·纳托威茨
剪辑:伊里扎贝西·瓦茨里、恩娜·波里蒂
制作:恩娜·波里蒂、L’ Archange Filmproduktion Hamburg and ZDF Das Kleine
荣誉:该片获德国曼海姆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法国索城国际妇女纪录片节大奖,并在柏林国际电影节、巴黎真实电影节放映

影片简介:
伊玛、耶卡、耶胡迪特、米塔、潘尼娜和瑞赫是生于二十世纪之交的六名妇女,出生地分别是俄国、波兰。她们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去了巴勒斯坦以“自我修行来献身国家”(这也就是影片片名原文希伯来语AnouBanou的原意)。60年后,她们回忆起她们在那段时期的冒险经历、那时的希望以及挣扎、以及那个时候她们所相信世界是可以改变的信念。她们受马克思主义、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和俄国女权主义思想的影响,努力将社会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女权主义融合到一起。而如今,她们的梦想又是什么?以色列这个国家是存在的,但是它还是这些女人们曾经梦想的那个国家吗?

导演的话:
我应该怎样来讲述这些女人的的梦想和斗争?当以色列国家军这支她们一直梦想拥有的军队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占领了加沙、戈兰高地和黎巴嫩的时候,她们的梦想和内心的挣扎又是怎样的?我怎样才能同时传达出我的所爱、包括那些我永远不能接受的以色列的另外一部分?
自从这些妇女在1920年与她们的过去断裂开始,二十世纪就已经展现了由战争、毁坏和幻灭所组成的那种面貌。通过拍摄这些曾经的先锋女性,我试图重新发现那个看起来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
或者那只是一个梦?或者那个时候,她们自己并不知道,混乱的种子早已播下?
当我剪辑这部影片的时候,这些问题不断在我脑海中呈现,尤其是在以色列军队入侵黎巴嫩的时候。

影评摘要:
“人类的所有努力源自梦想而最终又成为一个梦。”西奥多·赫茨尔所说的这句话可以看作是这部电影的注解。那些80岁的老太太,看起来比她们的孙女更加革命,她们曾经梦想去实现集体农庄式的社会,比起当代的以色列社会要先锋的多。这是一部关于理想以及她们所经历的一切的极具思想内涵的电影,使我们审视生活在当下的自己。”

“一部令人难忘的关于丢失的天堂的悲剧性纪录片。这个天堂曾在年轻的犹太人的心中开放,她们为此离开了她们的故土俄国和波兰,去寻找自由。”

“影片开启了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讲述了一个充满疑惑令人着迷的故事,一个英雄主义和悲剧性色彩的故事,也是充满人性和女性主义的故事。这个故事会打动你,给你的灵魂印上深深的烙印。”

“一部很好的纪录片,从开头到结尾都充满了批判性和明确的热爱,使你想起那些永无休止的循环:从梦想的诞生到乌托邦的灭亡。”

“与传统的纪录片不同的是,《乌托邦的女儿们》影片的结构就像是一部音乐作品,一部关于以色列的六声部合唱。一部历史性的作品首先要反映理想、乌托邦和英雄主义,总之,是驱动历史前进的力量。”

“《乌托邦的女儿们》是一种动人的陈述,也是前往旅途的邀请,邀请你参加一段穿越当下穿越地理空间的旅程;它是音乐也是诗歌,犹太文化和阿拉伯文化在影片中达到了和谐统一。”

恩娜·波里蒂访问摘选:
那些妇女的故事让我着迷,同时也向我提出了难题。在我们拍摄的时候,黎巴嫩还没有爆发战争,但是约旦河西岸已经不太平了。我们试着对那些妇女谈起这些,但是我很快意识到她们不能对此谈论到某个层面上。她们有她们的限度,我们必须尊重她们…

我们带着所有素材回来了。战争几周后就爆发了。对我来说,有政治原因也有个人原因,因为我是在黎巴嫩长大的…那可真是个噩梦。有些时候我都没办法继续做片子。看着她们谈论她们的梦想同时又目睹着黎巴嫩的战事…

我无意去说“此好彼坏”不感兴趣。当然,这与我的个人经历有关。我感兴趣的就是努力呈现这一点:你可以热爱一些东西而不必要求凡事都与它吻合。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当记录成为一种生活

  1. 先锋上辈子是个诗人
    这辈子是个诗人
    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你们都知道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