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艺市场志(4):和长江哥喝酒

(续前)有天晚上接到了女儿的短信:“冬至要到了,别忘了吃饺子,爸、妈冬至快乐,想你们。”

当时“土人”正在电脑上看在游艺市场里拍摄的图片,我对他说:“女儿想你了,问你好,还让你记着吃饺子呢。”“土人”马上嘴角朝上地说:“看看,我女儿多懂事,就是像她爸。”我说:“是像你,连脚丫子的臭味都像你。”“哎哎,我女儿的脚可不臭,别误传出去了,到时候连女婿都找不上了,要是那样,我可是要找你算账没完的。”“得得。”我站在他的背后使劲地剜了他两眼,然后说:“安排一下吧,这两天咱干啥?”“土人”沉思片刻说:“我想去看看长江哥。这几天,我总是想起他。”我说:“他不是比你小吗,怎么还叫他长江哥呢?”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土人”说:“我们论了年龄的大小,他是比我小,但我还是决定叫他长江哥。”看我不解地望着他,就说:“你记得不,游艺市场开始拆迁后,那次咱们去游艺市场,你到二街那边看毕哥家搬走了没有,我在三街这边拍照。两个保安过来不由分说地拉住我就往外推,不让拍,强硬的要撵我走。我怎么解释都不行,没办法,我只好往北口走。当时长江哥在他们家住的那条巷子口点了一堆火,正在烤火、喝茶。看到我走过来而且黑着脸就说:‘兄弟,天冷,在这坐坐,烤烤火,暖和。’我刚刚被撵,心里挺窝火,听到长江哥的话,一阵温暖。后来我给他学自己被撵的过程,长江哥说:‘乖乖,俺没在场,俺要是在场,就跟他论个理长理短。在游艺市场里照个相,留个纪念,招谁惹谁了?又不是搞破坏,真他的。’后来我们虽然论了年龄大小,我的年龄是比他大一点,但我还是真诚地对长江说,‘我还是叫你长江哥吧,不改了。’长江哥说:‘你是哥,俺咋敢当你哥哩。’我还是坚持说:‘我就叫你长江哥,不改了。’”我接着说:“从此你们兄弟二人就像周天佑和李遇春一样互称兄长了?”他拖长声音学着秦腔名剧《三滴血》里的戏词说:“正是,正是。”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其实那次见到长江哥,我的印象也极深。当时,我从二街那边过来,“土人”已经坐到了长江哥的篝火旁,喝着茶和长江哥谈论他俩的年龄大小。我不知道已发生的被撵故事,只是觉得当时篝火把他们俩个人的脸庞映得火红火红。长江哥说:“俺家来到这里面几十年了,俺就生在这。说走就走,让搬就搬,哪能那么容易,没个说法恐怕不行吧,俺又不是不搬,说清楚了,谁还不想住个好地方。”晚上,到了饭口时间,“土人”对长江哥说:“长江哥,咱去吃个饭,咋样?”长江哥说:“不去,不去,一点都不饿,这年头这饭还有啥吃嘞。”“土人”说:“要不是这样,北口的烤肉摊也该到开张的时间了,咱们去喝个酒吃点烤肉咋样?”长江哥说:“那中。你们先去,俺马上就过来。”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我和“土人”先来到烤肉摊,我找了个地方坐下,他去买酒。一会“土人”回来了,手上拎着一个大盒子,里边是一瓶陕西眉县金渠镇酿造的“四星五谷粮太白酒”。“土人”告诉我,他问隔壁商店里的老板:“你常给游艺市场和烤肉摊的顾客卖酒,他们都爱喝啥?好一点的。”商店老板拿出这瓶四星五谷粮太白酒说:“这是这里面多用的高档酒,爱喝,受欢迎。”我问:“这个酒,多少钱?”“土人”说:“二十元。不过,对于酒,你一问价钱,可就显得完全是外行了。喝酒的人是不太看重酒的价钱的,也不完全以酒的价格来论酒的好坏。对于爱喝酒的人,特别是对于那些爱喝高度酒的人来说,只要是自己爱喝的,心里中意的,对胃口的,就应该算是自己的好酒,或者是哥们的好酒。比如北京的‘二锅头’呀、咱眉县的‘太白’呀、凤翔的‘西凤酒’呀,还有‘长安老窖’等等。这些酒,好喝、顺溜,只要一对嘴就会‘吱溜’一声,滑入咽喉,几乎直抵丹田,来得快,感受猛,但酒精度表现清晰,好把握,还因为便宜,假酒也就比较少。所以,这些酒为啥在咱这里爱喝的比较多,也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正说着话,长江哥就端着保温水杯来了。“土人”费劲的撕开了四星五谷粮太白酒的包装纸盒,给长江哥倒酒,长江哥说:“就这一瓶,咱俩把它分了。”我有些担心地看看“土人”,心想那可是一斤白酒啊。“土人”对长江哥说:“长江哥,我先给你倒上一杯,敬你。然后,哥你自己倒,你说喝多少就多少,我听你的。喝完了,咱再买,就在隔壁。”长江哥说:“行。自己倒。慢慢喝,喝多了难受。”说着话长江哥接过“土人”敬给他的那杯酒一仰脖,喝了下去。“土人”又忙给他满上一杯。长江哥对我说:“姊妹,你喝不喝?不喝,那给你烤个干饼,那可好吃。杜三哥,来给俺这个姊妹烤个饼,烤透点啊。”一个挺漂亮的年轻女子走过来弯着腰对着长江哥的耳朵说话,只见长江哥一脸严肃地对她说:“俺知道,知道了。你回去。”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拆迁之际的游艺市场居民家中景象

女子走了,他回头看看,见女子走远,对我们说:“这是俺的小媳妇。”我说:“是嫂子呀,挺漂亮的。”长江哥说:“这是俺重新结婚的媳妇,是三媳妇。姊妹,你不懂,男人是干啥的,是为女人活的,是为家活的,俺有儿有女,你知道不?俺女儿都可大了,儿子也上小学四年级了。”长江哥自己斟着酒,边喝边说:“乖乖,男人就是管家嘞,就是撑梁嘞。男人不管女人,让女人吃苦,让女人为钱操心受累,那算个啥?要俺说,那男人就是个鸟。”“前两天,拆迁办的喇叭线被人给铰了,谁说可能是俺干的,乖乖,俺是爷们,咱能干那事?没有问在俺的当面,要是问在俺的当面,那他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俺看他咋给俺交待,看他咋得成,乖乖。”

北口的烤肉摊设在巷子的通道上,巷子是个南北向,所以南北通风。我坐在这个通道里不由地暗暗叹道“西北风呀,透骨凉。”看看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我实在有些坚持不住,就对长江哥说:“长江哥,太冷了,我的后背有些耐不住了。”长江哥连忙说:“那好,那好,那你们就先回吧,俺把这点底子收拾了也回去。下次再来,俺请老哥喝酒。”

版权声明:本文节选自《老西安,消失的街区:游艺市场》,由秦岭(图片作者)、叶子胜(文字作者)授权INXIAN发布网络预览版。任何媒体(含网站、电台、电视台)或任何个人(含博客、微博、论坛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Published by

6 Replies to “游艺市场志(4):和长江哥喝酒

  1. 现在的广告是:关注这个城市,帮你读懂西安——INXIAN沉淀的力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