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313期]你的政绩,我的泪迹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31日。你知道这一天有多特殊吗?历史上的这一天,蒋介石、范·巴斯滕、马拉多纳出生,历史上的这一天黄沾、钱学森、甘地、陈琳逝世。18年前的这一天,本文的作者老王出生了,荣幸死了。

好了,停止扯淡,下面进入本周西安时间。

本周样板戏之【查的是谁家的拉土车?】

发现有人在为西安市政府严查拉土车叫好,说实话我真想鄙视你!市政府严查拉土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死一个人喊一次,死的人多了,喊的人也就累了。胡铁花从18岁起就成天嚷嚷要找女朋友,现在马上28岁了,还是个处男;拉什泰多从年初一喊着要减肥,结果一年过完了,发现肚子大的像个孕妇;这和西安市政府年年喊打拉土车是一个道理,耳朵都快磨出茧了。从根子上,它就是一场革命样板戏,给江青看的。

也千万不要以为是城管和拉土车攀了亲戚,才让拉土车久治不愈的,要不然怎么理解不明身份者追到医院里打城管的行为呢?城管不是已经将拉土车都放行了么?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关键所在,充其量就是你在和媳妇做爱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隔壁少妇,城管不是病因。

问题的关键在于拉土车是谁的,而不是谁是拉土车的保护伞。那么拉土车到底是谁的呢,不是工地的,也不是某个运输公司的,而是西安GDP的,是政绩的,是领导的,是市场经济的,是大干快上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是和谐社会的。

未央区书记郭大为
未央区书记郭大为看望拉土车遇难家属几度落泪(via:华商报)

和联合国会议关于污染问题的决议一样,都嫌鸡巴难闻,可谁愿意把自己的先割掉呢,所以,这是不治之症。

本周夹生饭之【IN的是谁家的西安城?】

如果能够回答“西安城是谁的”这个问题,那么果皮箱里到底该不该禁止捡垃圾就不是个问题(【西安e报】303期之3),市容园林局也就不会做出这么一桌夹生饭。

很显然,在市容园林局的眼里,西安城是他们。西安市政府给下属各职能部门分任务,就相当于我爷爷给我的9个叔叔们分家,桌子是老几的,车子是老几的,粮食每家分几袋,垃圾桶是老几的…等等,然后就各过各的日子去了。但是一个城市又和一个家庭不一样,家里的是私人的,而城市里的却是纳税人的。

市容园林局的错误在于,只考虑自己,而忽略别人,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你丫图方便把垃圾桶从街上撤了,不是更方便吗?同时还犯了狗眼看人低的毛病,以为拣垃圾的就可以忽略不计,可以轻松的从城市市民的人群中剔除出去,可以毫不犹豫的砸了他的饭碗。

操作层面,脸面与饭碗的矛盾解决,出路在于城市垃圾处理流程的科学规划,而不是一刀切。就好比喻泡妞,如果你真想把她娶回家过日子,那么就得耐心细心步步逼近稳扎稳打,而不是三下五除二拉到床上办了,以为生米就成了熟饭了。

不可否认,这个城市的许多职能管理部门,在处理政务时,头脑粗暴而简单,和青春期的强奸犯没有两样。

同时,一个城市的宽不宽容,和谐不和谐,不在于墙上的标语刷的多么端正,不在于城市的街道多么宽敞,而在于他能不能给更多的人、不同阶层的人都提供发展的机会和空间。

本周魔术秀之【踢的是谁家中超联赛?】

请和我一起回忆——习副主席去了一趟德国,兴致高昂的谈了谈足球(【西安e报】297期之1),然后顺变谈谈了中国足球,于是很快,体育总局在全运会期间召开足球专项会议,于是很快,陕西足球在冲进全运会决赛时,赵书记和袁省长均发贺电。其他的你可以再查,绝对会发现,在习副主席的重视之后,其他省市的重视忽如一夜春风来。

北京国安在一片辱骂声中得到了冠军
北京国安终于不用争冠军了(via:腾讯体育)

那么这个时候,首都球队的夺冠就在所难免,正如中国足协自己,在今天下午的比赛开始之前,都恬不知耻的说了——“就冠军本身而言,没有任何区分。但从影响力说,国安作为首都球队就绝对不一样!”

本周悲剧之【打的是谁家老人?】

先交代一下剧情:

今年60岁的常培兴祖籍米脂县,原是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工人。6年前常培兴提前退休,在十里铺买了房子住下来,帮忙照看孙子。10月23日下午5时10分,晚饭后,下楼准备去散步,但当老伴忙完下楼后,发现常培兴不见了。四处寻找,可一连3天都没找见…真实情况是,这位老人被当成是贼,遭痛打后死亡在荒路上。

首先说这是一起偶然事件,为什么说偶然呢,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是善良的,很少有人能够对一个60岁的老人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并且见死不救。

其次说这是一件不偶然事件,为什么说是不偶然呢,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爹。

愿老人在天堂里安好,凶手已经被抓了。

本周逝者之【你的柔情有谁能懂?】

陈琳,女,重庆人,生于1970年01月31日,自杀于2009年10月31日,原因未明。当年她凭借一首《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成名。与沈永革(竹书文化创立人)结婚十多年后,因第三者插足而离婚,其后结识了现任老公、音乐人张超峰,并成立了陈琳音乐工作室。

10月31日,是西方的万圣节,这天,恰好也是其前夫沈永革的生日。陈琳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是否暗示沈永革不懂她的柔情?

Published by

20 Replies to “[西安e报:313期]你的政绩,我的泪迹

  1. 今日(10月31日),钱学森逝世,享年98岁。在官方讣告中,钱学森是一个伟大的爱国科学家,是“中国导弹之父”,“中国火箭之父”,“导弹之王”……在民间悼念中,无数人含泪追思,并说出掏心窝子的话:“祝钱老走好”、“钱老永远是新中国不朽的旗帜与丰碑“……

    我眼中的钱学森,却没有那么可敬。毛泽东因为他的一篇文章而相信亩产万斤,邓稼先重病时他邀请大气功师为其发功而造成邓速死,他还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我曾在书摊上见过他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论文集,只卖3元钱,当时觉得比较恶心,没买。)

    在中国传统中,有“为尊者讳”、“死者为大”的说法,但我并不认同。越是尊贵者,越应该被放在聚光灯下,接受手术刀式的解剖。而一个作为公众人物的死者,在接受赞美的时候,也必须接受批评。

  2. 楼上的,为什么要在他死的时候说这些话?你早干啥去了

  3. 问:
    荣幸是谁?
    干吗老王一出生,荣幸就死了?
    死于难产吗?

  4. 钱老走了,宇宙中从此便多了一枚与他同名的行星亘古恒守…
    陈琳走了,瞬间在这座叫“饿死”的星球上,有一种称作“明星”的物质再次陨落

  5. 8楼的路人甲不厚道,过路的路过就路过,不带这么怀揣着善意调戏老王地~~~“!

  6. 年轻有为,风华正茂………………的处男,哈哈

    顺补祝老王寿辰,万寿无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