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一场Live

原文首发于《我在生活》,感谢作者“莫江南”的分享!】

马飞与乐队(via:豆瓣),是陕西目前最炙手可热的一支乐队。乐队的听众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既有衣冠楚楚的小白领,也有天天下地干活的韦曲农民。任谁都能随口唱几句“长安县,乌木(那么)些年”。

这支乐队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准确地说,是09年6月才由北漂回来的主唱马飞正式组成的。然而在这之前,马飞的歌已经红遍了网络,基本达到了“有陕西人的地方,就有马飞的歌”的境界。

往前数几年,马飞还是一名电影导演,虽然是副的。朋友们关心最多的不是他的电影作品,而是有没有趁职务之便“潜规则”,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再往前数一些年,马飞在西安美术学院念油画系。画的怎样不清楚,但却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组建乐队,从此跟音乐搞在了一起。当时的乐队叫“木翅膀”,用陕西话念起来的意思就是“没有翅膀”。一个名字里有“飞”的人,乐队却叫做“没有翅膀”,所以成绩也是意料之中的。

马飞
演出现场(via:莫江南

在美院的那几年,除了组乐队,延安人马飞还学会了一口地道的长安县方言,学会了蹲着吃一碗扯面。后来便有了《长安县》这首歌。听过的人无不被歌里土的掉渣的长安话逗笑,然后勾起浓浓的乡愁。

乐队的贝斯丁勇,是一个失败的商人,却是成功的贝斯手。提起丁勇,西安80后的金属迷们第一时间想起的还是“腰斩”。这是当年西安最火的一支金属乐队,当时丁勇在腰斩弹贝斯,在西安度过了地下音乐最好的几年。后来的事就不那么有趣了,他回老家做生意,然后失败。

鼓手冯赫的音乐之路和丁勇差的不是太多。03年的时候他们一起在“腰斩”乐队。又差不多同一个时间离开西安回了老家,然后再差不多同样的时间返回西安。

丁勇一直在琴行做贝斯老师,冯赫也是架子鼓老师。有时候难免怀疑这两个男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神秘的关系,但是听说都各自有或曾经有相好的姑娘,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一定要淡定。

主音吉他叫李瑞,和马飞是校友。20岁那年,他考入西安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在深造之余,偷偷地苦练吉他。后来就跟着马飞一起混,一起做工作室,一起给电影配乐。08年举国欢庆奥运会,李瑞的个人设计作品“奥运花坛”成功展出。所以,其实,李瑞是一个艺术家。

还有武玮,乐队里的个多面手。有时候他弹键盘,有时候他摇身一变成为口琴师傅。他有一副眼镜,但从来只将它顶在脑门上。武玮从小学长笛,长大后得了很多名头很大的奖项。这是一个浪漫的乐器,由于太浪漫,他变得早熟。16岁时因为暗恋班里的姑娘,写了一首歌。姑娘没追到,却考进了艺术学院。所以,其实,武玮也是一个艺术家。以及,武玮是他的本名,他的艺名叫妖梵。


李志翻唱版的《长安县》

就是这样几个人,导演,曾经的金属青年现在的乐器老师,和艺术家们,组成了一支方言民谣乐队。从组队到现在的半年时间,演出了不少次,每次都成为当之无愧的现场王,并深受乡亲们的喜欢。就连著名的装逼大师李志在西安专场演出时,都翻唱了《长安县》。马飞与乐队现在隔天聚在一起排练,不排练的时候就喝酒,玩网游。魔兽停服了,但他们还有红警。

他们在歌里唱“钱不好挣,有这奏不错咧”。真的,生活固然是件很囧的事,但我们总能继续走下去。与各位共勉。

相关:《菲菲最爱长安县

Published by

10 Replies to “生活就是一场Live

  1. 俺最爱长安县,俺最鄙视西安人了,俺希望曲江和长安合并,然后独立!

  2. 西安挺好的,兄弟你别走,长安县人快快独立吧,我实在受不了你们了。

  3. 独立吧 我还希望我们小区独立呢 楼上人说我是个SB 也许我本来就是 不 肯定是

  4. 李逼逼的《长安县》真忒……了吧、

    特色就是要坚持的。音乐也是如此。嗨咯去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