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355期(周年特刊)]在路上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2月12日。去年的这一天,INXIAN新生。

在INXIAN写了一年的e报(第19期),到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该写什么,那么请允许我在这里借用10年前那篇著名的刊首语泛个酸:这是新生的又一天,这是我们与您见面的第366天,在这冬日平常的一天里,祝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但愿温暖留在我们心里…(via:南方周末

这一年,有些心情您可能无法体会,但我们愿与你分享。

2009年12月12日,由酥麻组合全程主办的INXIAN周年庆生会上,大家对INXIAN的未来纷纷寄语
“酥麻组合”(注:酥麻拉姑+麻沸散)发起组织的庆生会上,大家纷纷写下了对INXIAN的寄语

这一年里,INXIAN从无到有,这一年我们一起成长。从2008年12月12日22点59分的第一篇文章的发布,到现在你看到的这一期周岁特刊,我们共发布了1335篇文章,形成了《西安e报》、《发现西安》、《对话》、《秀恩爱》等主打拳头栏目;我们籍此拥有了一批忠实网友,他们遍及西安、陕西、全国乃至世界,他们通过各种途径订阅INXIAN,他们与我们相依相伴,给予我们前行的力量…

这一年来,INXIAN从未缺席,这一年我们一起见证。从2008年12月23日的第一篇【西安e报】开始,我们就致力于忠实记录发生在这个城市里每一个新闻事件,从2009年陕西两会、到斗门车祸案、地铁伤亡事故、中轴线改造、扎针事件、太华北路塌陷、到浐灞换帅西飞二中暴力照、交大一附院婴儿失踪案…都留下了从各个新闻源和各个角度发出的观点、声音。我们还对湖北邓玉娇案、甲流疫情等全国性事件进行持续关注,并刊发多篇独家评论,我们欣喜的看到它们被越来越普遍的转载和分享。

我们并无资格告诉你什么宏大的道理,只是希望你能明白独立思考的重要;我们记录这个城市里的点点滴滴角角落落,记录每一个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普通人,他们的吃饭穿衣、微笑以及哭泣,我们记录这一切也只是为了告诉你,我们每一个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无论新老,都得为自己主张和争取。我们的力量是如此的卑微,但却从来没有失却真实…

这一年,INXIAN从未放弃,这一年我们一直在坚持。从2008年冬天的某个深夜起,我们开始面朝电脑,坐立不安。我们开始的时候,自上而下的全国第一轮互联网整顿正在风起云涌,一年之后的此刻,当我写下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全国第二轮互联网整顿已经拉开序幕,硝烟弥漫,黑云压城。

这一年里,爱枣报死而复生,饭否、twitter、以及一大批SNS网站早已无法正常登陆,我的朋友王小西在宁夏开办的《旧新闻报》(117期之9)已于几天前被封服务器,前途未卜。中国互联网在这一年里命运多桀,血光弥漫。但前行的路上并非全是暗障,我们欣喜的看到了《华商杂谈》(296期之10)这样的跟行者,我们欢迎并致意…

世事艰险,有伦无常,INXINA的阅览无需翻墙;收起锋芒,且行且惜,INXIAN的存在无需讳言…

过去的一年里,你所看到的INXIAN,是由一群走在奔三路上的人为你献上,我们是一群靠网络糊口的年轻人,被故乡抛弃,滞留或者将永远的留在这个城市里成为新西安人,结婚生子,买菜做饭,生老病死。我们记录西安,就是在记录我们自己,我们的青春、以及从未卸下的理想,单纯而执着。

我们稚嫩的像个孩子,时常充满过错。在去往更客观、更理性、更真实以及更温暖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努力进步天天向上。我们真的无法苟同于每一个来到的人,却一直在尽量和最大多数的人站在一起,INXIAN将陪伴着你们,也陪伴着我们,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这一年,INXIAN上路了,现在,我们在路上。

Published by

38 Replies to “[西安e报:355期(周年特刊)]在路上

  1. 祝inxian团队在曲折的互联网大路上,充满力量微笑前行。你们可能不能决定历史,但你们就在历史之中!

  2. 呃,完全把这事给忘了……
    某人周五跟我说她家楼下新开了间卖熟猪蹄的店,非常好吃。于是我就对那家的猪蹄念念不忘,终于在周六下午吃到了,并且吃得心满意足

  3. 我们稚嫩的像个孩子,时常充满过错。在去往更客观、更理性、更真实以及更温暖的路上,我们一直在努力进步天天向上。我们真的无法苟同于每一个来到的人,却一直在尽量和最大多数的人站在一起,INXIAN将陪伴着你们,也陪伴着我们,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

    我的祝辞是,重逢的人会再重逢!同样价值观的人,会聚拢在一起。

  4. 我是一个平凡的西安人,为这个城市里有这样有意义的网站而自豪。
    我推荐很多想来西安玩的人看看这里,希望在未来的前路上走得更远更美好!

  5. 鱼化寨人民补发贺电,希望小in好好的活,睿智的说,越来越好!——挂面

  6. 啊!!!!!!!
    请允许我致以来自美利坚合众国的祝贺!!!!!!!!!!!!!!!!!!

  7. 有夢想就有可能,

    雖然可能佈滿了荊棘;

    有希望就有可能,

    雖然陽光在雲縫之中……

  8. 悄悄地念喘哈:昨持续5分之久的高端访谈内容,会不定期的出现在额滴回忆录中…

  9. 这一堆签名
    最入眼奖 雨林
    最神奖 先锋
    最嗨奖 酥麻拉姑
    最跋扈奖 飞扬古

    剩下滴建议回家练习写字去

  10. 哈哈··
    那个,我再补充一句。

    那个写越IN越快乐的同学,对就是说你,乱看啥捏?
    不但要练字,还要跪着搓板练,

    哼哼^_^

  11. 祝IN XIAN办的跟你们的标志一样那样红火
    希望你们能用更好的视野为大家奉献一个更好的西安

    openxian.com恭祝

  12. 府谷县三道沟黑煤矿瞒报 40万摆平一人命
    转: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7fcd440100gd5b.html

    关于府谷县三道沟乡黑煤矿问题的举报

    乡政府管理不作为

    尽管党中央再三整顿黑煤矿,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榆林府谷县三道沟乡的黑煤矿就如同野草一般,经历了一场运动式的打击后,又再度死灰复燃。而此次,它不仅仅是非法开采,更涉及煤矿坍塌致人死亡,有国家公职人员牵涉其中。

    府谷县三道沟乡黑石岩村的花豹沟,自从2008年8月份开始,黑石岩村村民小组组长郝媚枝在未取得相关开采手续的情况下,公然无视党纪国法,在花豹沟开挖山洞,进行无证采煤活动。

    2008年9月份,郝媚枝所开设的煤矿为府谷县矿管办老高川矿管所发现,该矿管所对郝媚枝罚了一笔钱后,扣押了两台装载机,此事遂不了了之。过后不久,郝媚枝所开设的无证煤矿又开始疯狂采煤。

    期间,我村多位村民曾向三道沟乡乡政府反映,均未能引起该部门的重视。进行举报的村民对此甚为不解的时候,村里有流言说,“乡镇府有人在这些煤矿里面有股份,拿着分红,它们自己屁股都不干净,怎么会来管这些事情呢!”

    村人的留言或许未必会是真的,毕竟我们没有看到乡政府某些负责人在无证煤矿里有股份、分红。当然,假若他们之间真有权钱交易,作为普通老百姓,他们也是不会给我们留下把柄的。

    但是,如果说乡政府的负责人没有和这些无证煤矿产生权钱交易的话,作为拿着纳税人工资的乡政府怎么会如此放纵无证煤矿在自己眼皮下进行生产。更何况,此前已经有我村村民向其反映过郝媚枝非法开设煤矿一事。而这些举报,从未能引起过乡政府负责人的重视。

    请问,三道沟乡政府施如何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的,其管辖范围内出现无证煤矿盗采的事情,乡政府却抱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态度,其中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缘由,还请相关上级部门对此进行调查。

    郝媚枝开设无证煤矿、乡政府相关管理部门置若罔闻的态度,这是绝对的行政不作为。请相关上级部门对此进行调查后,做出相应的处罚决定。

    黑煤矿死人且瞒报

    正是由于,三道沟乡政府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的纵容态度,像郝媚枝之流的无证煤矿方才会有生存的空间。而这些没有取得开采许可证的黑煤矿,为了节约成本,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安保措施就强行开工。这类无证煤矿,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2009年6月14日凌晨5时许,郝媚枝在花豹沟开设的无证煤矿,由于安全保卫措施不到位,矿井内发生了冒顶垮塌事故,砸死一山西人。死者名叫赵平治,现年39岁,山西省偏关县新关镇庄王村人,身份证号:142234197012040014。

    事故发生后,郝媚枝与同伙郝二军等人将尸体用小车拉至离事故发生地50公里以外的大柳塔镇火葬场停放。直到过了5天以后,也就是6月19日,郝媚枝才找来三道沟乡的民事调解员李茂名与黑石岩村支书杨文清来出面协调。

    经过李茂名与杨文清的斡旋,最终与死者家属达成了补偿协议,郝媚枝一次性补偿死者家属48万元。然而,整个谈判过程中,郝媚枝始终没有露面,主要是其害怕被公安局抓住。

    同时,还有传言说,三道沟乡的民事调解员李茂名与黑石岩村支书杨文清之所以出面来帮郝媚枝进行谈判,是乡政府某位领导打过招呼之后,李茂名与杨文清才赶着去给郝媚枝处理相关后遗事务的。负责与李茂名与杨文清进行谈判的是死者的胞兄赵平和,其身份证号码为142234196812060012。

    按照三道沟乡某位主要领导的意思,黑煤矿死人的事情,不太适合对外宣扬出去,对乡里的工作开展不利。其中是否还有其它因素在里面,我们不得而知。

    经过我村村民向县公安局举报后,7月1日下午4时许,府谷县反贪局将郝媚枝抓回了检察院进行审查。然而,令人奇怪的是7月6日以后,郝媚枝就直接从检察院出来了,相关部门也未能就此事给出处理意见,一直拖而不绝。

    我们很奇怪的是,郝媚枝究竟是有多大的能耐,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究竟是郝媚枝的能耐大呢,还是他背后隐藏着一些利益相关的人。这些人隐藏在我们的地方政府机关里,他们是最害怕郝媚枝出事后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只能想方设法的让其不要说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弄出来,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事实上,从郝媚枝出来之后,这人就已经消失了。

    煤炭管理体制混乱

    事实上,三道沟乡当前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黑煤矿整治一个部门的行政不作为抑或有内幕交易存在,三道沟乡的整个煤炭管理体制都是有问题的。

    上述黑煤矿的存在,能够为某些人士个人提供一些“黑金”的话。而一些合法的大煤矿,则也免不了向一些乡里的一些部门进行“上供”。

    目前,分布在三道沟乡的煤矿主要有阳湾煤矿、前进煤矿、老虎沟煤矿、和平煤矿十多家煤矿。而这些煤矿,几乎上没有一家不给乡里的企业办赞助费的。

    “来人了,就给钱呗。不给的话,随便在那个口子上,把你给卡一下,煤矿基本上也就不能生产了。花点小钱,打发掉这些小鬼走就好了。”一煤矿老板曾经在公开场合说。

    通过乡里的企业办和安委会以及某某小组,向煤矿上要赞助费,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常态。,每一家煤矿,每次都是要收取3万元——4万元。并且,这笔钱拿走之后,从来都是没有国家财政的正规收据,有的只是乡政府企业办或者什么小组的所谓白条。

    事实上,整个三道沟乡有着诸多被掩藏起来的黑盖子,我们希望能够引起相关上级部门的关注,并且前来三道沟乡进行调查,清除政府里的一些害群之马。

    同时,我们也希望有良心的媒体,前来府谷三道沟乡进行调查,我们将会提供给你相关的一些详细资料。

    声明:以上内容均属复制粘贴,本人并非原作者,且本人并不理解其意义,故本人不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请勿跨省或跨国追捕,欲追究具体法律责任者,请联系原作者,谢谢!(使用注意事项,使用时务确认帖子内容设定为“转帖”,而非“原创”)

  13. 西雅图翡翠城村民发来贺电,同甘共苦,再接再厉,人这一辈子难得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情,相信inxian算一件!

  14. 闲得蛋縢新闻社社长在已迟到的上班路上,坐在k631后排坐靠左位置上,拥堵在吉祥村十姿向in人祝贺

  15. 小in骑着一头牛,在沙滩上抓河蟹,忽然一个大浪打过来,小in大喊:
    海批牛也!

  16. 如果可以,真的希望IN西安每年按在自己出生纸上的,不再是满眼熟悉而恍惚的致敬文字……

  17. 实名留纪!
    你们改变了我看新闻的方式,尽管我不是经常留言。

  18.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
    坚持和积累,是塑造价值的唯一手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