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记忆|十年:我们都是出来卖的

对话(58):[西安记忆·十年]MANSON:“楼下对面的门面是一排发廊…即便是下雪的冬天,透过透明的玻璃门还可以看到她们很清凉的装束,我就会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看着橱窗中火鸡的样子,谁也别笑谁下贱,我们都是出来卖的,只不过卖的东西不同…谁也别看不起谁,都不容易。”

对话人:MANSON,一个一直在路上走个不停的人,INXIAN品牌栏目“对话”发起人。

各位,请允许我没采用之前的那种问答形式,请允许我用这种我比较习惯的方式来讲述我自己的故事,谢谢。下面,咱们开始吧!请您耐下心来听我絮絮叨叨地讲述一下我的这十年——

●1999年,我毕业了。完全没有什么继续上学、继续深造的长远打算,我独自一人,随便签了一个公司,来到了一个以炎热出名的南京。最初的日子里,除了上班,不大愿意出门,因为热,在屋里的时候,几乎空调没有停过,在当时一个月只有800大元薪水的日子里,光电费就成了一份不小的开支。

这么多年以来,我唯一一次徒步走过南京长江大桥也就是在那会儿了,记得那时每天早上上班都要过江,公车方便,但是我宁愿早起20分钟,去江边坐轮渡,我喜欢那种感觉,只要5毛钱就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同的面孔。

和我一个时间段乘船的,总有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戴着或拿胳膊夹着安全帽,端着碟豆皮,十分满意地享受着,他们的手指甲里永远都有着无法去除的污渍,和我一样,他们都是在外飘漂泊的人,只是不同的营生。

之后的日子百无聊赖,慢慢地涨了薪水,换了工作,从单纯的技术支持变成了营销,四处跑跑。我认识了很多不同的人,却渐渐地和过去的同学们失去了联络…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还在那些昏暗的日子中若隐若现。我们之间的联系少了,但更亲密了,有时我也奇怪为什么会那样,更多的时候,我们不用多说,就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2001年,因为一些摆不上桌面的原因,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去了一座更大的城市——上海。很大,却没有我立足的地方,那是我小时候常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城市,人民的生活多么多么好,物质基础多么多么富足,各种各样的文化,黄浦江边,还有很多叫得出和叫不出名字的弄堂,都被我走在了身后,没有一点痕迹,对气候的不适应和对家的想念使我找了借口回到了家。

●02年的夏天,我独自一人带着我的135傻瓜机,骑着一辆从院子里车棚顺来的自行车,流窜于大街小巷,当时身上绿色的军用水壶现在还在我的柜子里老老实实的躺着,那时城市改造才刚刚开始,我眼睁睁地看着小时候我所居住的街道住宅两旁的墙上用黑色的颜料大大的圈出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拆字,我记录下了一些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样子,小街里面的垃圾台,街道的少年活动中心,成片的平房,还有小时候的邻居,在那时我不觉得那算什么摄影,对我来说,那只是无数个我曾度过的夏天中平淡无奇的一个,时至今日,每次离开,归来,都会有不少变化,我怕忘记了,就拍下来吧。

●02年国庆刚完,签了一家IT公司,主要做系统集成什么的,试用三个月,结果我一个月就转了正,公司规模不小,有不少还算不错的产品,先开始做后台技术支持,然后做客户,然后开始了不停的出差,去不一样的地方,见识不一样的人,摆出不同的面孔,说不同的谎言…

那段时间也还算过得比较惬意,可以自己偷空干点喜欢的事情,在闲散和忙乱的的日子里,我经常会想到最初坐5毛钱轮渡的日子,还有那些呆滞的目光,我也在想,我的生活变了么,只是从一个城市到下一个城市,不停的在路上,没有歇脚。

西安的流浪儿童
在每个城市,都有这种呆滞的目光,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们保持呆滞不变

那会我在一个城中村租住,胡同很窄,来的朋友经常开玩笑说如果着火连消防车都进不来,其实他们说的是真的,我明白,我住二楼,因为再往上的楼层没有厕所,楼下对面的门面是一排发廊,经常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姑娘,四季在她们的身上变得不是那么层次分明,即便是下雪的冬天,透过透明的玻璃门还可以看到她们很清凉的装束,我就会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看着橱窗中火鸡的样子,谁也别笑谁下贱,我们都是出来卖的,只不过卖的东西不同,那时我才深有体会,谁也别看不起谁,都不容易。

●03年换了公司,一家中美合资的制药厂,在西安,算是个大企业了,我做行政,可以在外面乱跑,继续看不同的脸。记忆里最深的的是办那个什么外资企业联合年检,一共要盖十几个章子吧,好在是联合办公,但是需要的手续人家从不会一次说完,比如在等一个部门的章子时,他会要求你带上什么,然后你带来了,他会说还需要什么,在然后你再来,再要别的,搞得最后公司的司机都开始抱怨了——想想也是:有的时候一天跑3趟,确实操蛋!

好在司机也是个年轻人,我们可以打着公务的幌子,去电脑城转转,买个毛片什么的,当时最傻逼的是我们部门的经理,有的时候公司车少,他就让我们要出门的人坐同一辆车一起办事,他甚至说出了“三桥、灞桥顺路去一下”的经典语录。

年检这事前后用了22天才搞定,生怕领导怪罪,谁知领导还挺高兴,叫我周末一起出来吃了个饭,亚鑫大排档吧,当时在端履门那,喝了点酒之后,他告诉了我,上一年他办的时候,用了6周,还是保守的!搞得我还很有成就感了,要不是知道他和我们同事搞在了一起,还整天在公司说他是模范丈夫的话我肯定也是“哥…哥…”的叫着了,当然,这是后话。

●04年,夏天。我除了上班剩下的就是终日和一个哥们厮混在一起,当时他放暑假,接了一个给某著作画插画儿的活,在二府庄,民房里,我们住2楼,没有空调,只有根网线和一个敞着肚子横躺在地上还要弄个小落地风扇低着头对着吹的电脑。人都没有风扇用,还是当时坐公交车偷了人家一个什么妇科医院免费诊察的广告扇,每天我们聊天,他做东西我看书,或者他看书我在网上东游西荡,夏夜的温度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我们降温的办法就是不定时地去洗手间冲个凉水澡,穿着内裤在屋里到处跑,再就是楼下买上来的两块五一瓶的汉斯干啤,一次只能买两瓶,要不然,再喝的时候就变成了热啤酒。然后聊天,聊自己喜欢的姑娘,音乐,电影扯七扯八,午夜的城中村热闹非凡,记得很清楚的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们还能听到楼下“甜桃,两斤一块”的叫卖声。

一片黄花
生活就像是花儿,总在不知不觉中绽放了

●05、06年的记忆,是在一家IT公司做技术支持,上班时,一忙起来四个电话一起找我,闲的时候可以偷空在会议室打盹,我会去很多的客户处上门解决问题,记得去山西某煤矿吧,当时他们用的是某名牌厂家的工控机,其实不麻烦,但是人家很看得起高科技,我们调试的时候,人家煤老板的儿子放学了也在旁边看,他爹就说,好好学习呀,儿子,以后也要和这些工程师一样有知识…

我靠,当时我头上的汗呀,当地人有钱,但是文化程度不高,于是我们有了挺不错的待遇,也挺不好意思。

之后换了部门,开始做客户和渠道,上学时候学的什么客户心理,市场营销发现都是扯淡,学的东西根本都用不到,和之前跟人打交道就有不一样了:大学教师的虚伪、企业采购的损公济私、私营老板的斤斤计较、还有很多很多…

酒量是越来越好,一天到晚,不是开会就是去拜访客户,有那么一段时间,似乎晚上比白天还忙,一般快过年时,事业单位不是都有花不出去的钱么,去想办法帮人家采购,替人家花钱。再有就是扑学校里去,那些进入了“211工程”的高校一个比一个有钱,甚至于就连买车都是用科研经费,是不是我说的太多了,会不会被灭口,这是个问题。

●07年,香港回归10年,满世界的歌功颂德丰功伟绩。我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策划,如鱼得水的终于可以享受颠倒黑白的日子了,晚上常加班,到了9点后,公司就没什么人了。我们几个人买上来了啤酒,还有乱七八糟的吃的,在办公室边干活,边喝酒,效率奇高。有天穿着人字拖去上班还被新来的保安拦住了,楞说我是送快递的,死活不让我上去说是衣冠不整,请在大厅联系~

唉,突然想起一个哥们的话,你们学艺术的,有几个看上去是正常的,我靠,可我不是学艺术的,连边都不沾。

●08年,上班上的好好的,突然右脚莫名肿胀,还是夏天。三十八九度的天气,我去了四医大、医科大、协和、中医研究院…,还有些亲戚介绍的都已经叫不出名字的医院,光是检查的单据叠在一起压实了都有6厘米厚,费用不计其数,可是都查不出结果。

最牛逼的是那个丢了孩子的医院的主任医师是这么和我说的:“我们还是建议你住院,虽然现在查不出来你的脚的问题,但是不代表以后查不出来,我们可以先住院,慢慢观察。”我当时觉得人家说的挺对!

刚病的时候,一个同事是这么说的,你是不是不想上班了,看人家玩们家都放暑假了,你心里痒痒吧,我说了两个字,我靠。然后在8月的最后一天,在MSN上他又给我留言,唉,MANSON,你也该上班了吧,人家娃们家都开学了,你暑假也该过完了吧,还是那两个字,我靠。

那公司规定:当年病事假在4个月以上的,自动离职,也就到了年底了,可怜的我到最后莫名其妙的痊愈了,都不知道病因。我拿到了为数不多的赔款,买了个单反,从此也开始假模假式的装起了摄影爱好者,带着相机,到处走走,不过拍出来的总结一下,还真没有什么表现和谐美好的内容,我妈说,这是因为心里太阴暗,我说,妈,你说的对!

我用镜头挡住了我自己
我用相机看别人,别人通过相片看我

●聊着聊着就到了2009的春夏交接,开始谈自己的片子,拍关于西安城中村改造的片子,做一些零活养活自己,不求吃好,但求吃饱。

记忆中的城中村都是繁华而破败的,熙熙攘攘的人,琳琅满目的便宜货,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高楼拔地而起,带着我还不完全的记忆,消失,做了些内容,居然还有幸被媒体采访,看了电视后才发现,傻逼那个词绝对是给自己度身订造。

现在的我,写写稿子,发发神经,扯扯淡,到处跑跑,混个吃饱。

高中毕业时分开的两个好友陆续都有了自己的归属,老吴终于在今年结婚了,从此过上了看报喝茶,混吃等死的日子,大志为了爱情放弃了在西安月入6000的工作,去了上海,从零做起。

而我,还在深夜里陪着那些无法入睡的人们扯淡,分享一些经历,玩味一些过往。

写作手记:
很多事情还记得过程却不记得时间了,比如开了一个半月的的士,还有断断续续做的几次演出,或许时间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挺无趣的人,生活没什么情趣,但有那么几个朋友挺羡慕我,说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才是享受生活,谁知道呢?
李剑同学有一次评论到我说我一直处于“在路上”的状态,也许是吧,时间带不走一切,10年给了我太多感悟,让我能平心静气的回忆,谢谢你们,那些在我生命中出现过,出现着的人,还有那些城市,有些,已远远的落于身后,有些却还在面前。
谢谢能耐着性子看完这些文字的朋友们,浪费了你们挺多挺宝贵的时间,这些时间里,你们可以看书,喝酒,打牌,做爱,可你们把时间给了我,我就像是个小偷,偷走了你们时间生命中的某一段光阴,为此,我感到兴奋!

相关对话:关于人生——
诡异的珠宝》:念大学以后,看了很多琼瑶小说,一心一意等着能有一个为我用木头,石头,塑料或者随便什么小玩意做成镯子的男孩,好让我像一个到处流浪的吉普赛女郎跟着他去海角天涯…
有一天啊,宝宝…(2)》:宝宝啊,我为什么要你呢?可能从要你的那个念头,我就自私的把你当成我的财产,但是其实你不属于我,从你诞下的那一刻,你就属于自己,你有你的人生之路…
另一种人生》:记着自己的来处,记着自己的命,记着自己的冷暖,象贾平凹自己所说的那样,当一切似乎都呈现着盛世的景象时,还有另一种人生。
结不结婚,回不回家?》:人生其实就是一个过程,虽然我们都在追求着结果,也许这个结果永远也不会追求的到,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成功,永远也不会实现我们的梦想…
北川震后自杀者冯翔的两篇博客》:其实吧,人生,也就匆匆几十年,您很好,您花好月圆,您寝食无忧,您还想干什么?您觉得我活好了?您觉得我如意了?您觉得我舒服了?所以您不舒服。您不如意。您不爽快。朋友,您究竟要干啥?

Published by

37 Replies to “西安记忆|十年:我们都是出来卖的

  1. 十二月 22nd, 2009 at 01:54
    替楼上造句,杰克和琼斯也是出来卖的!

    我是卖杰克琼斯的

  2. .

    我觉得,这篇应该配一曲摇滚,譬如许巍的,在路上。

    在路上已在INXIAN出现了多次,这次换个新鲜的吧~~

  3. 你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4. 先疯。。。先锋。。。先疯。。。先锋。。。。。。。。。。。。。。。。。。。。。。。。。。。。。。。。。。。。。。。。。。。。。。。。。。。。。。。。。。。。。。。。。。。。。。。。。。。。。。

  5. 没有玩具的孩子会落寞,可没有梦的男人算什么?欲望的门已开,梦里草原没有尽头,风里有些雨丝沾上了眼眸

  6. 照形式看,MANSON同志2010年的妞依旧不会断档
    空窗期对于这位湿人气息浓厚的社会工作者来讲
    仍旧是个毫无争议的遐想话题…
    关键词:走俏

  7. 在上海有幸福指数么?

    为什么对方的那个人,不能放弃上海的生活?难道能月入2W?

  8.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只是我没有这位朋友这样的勇气写出来.十年,十年的光阴.对于人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应该是一个比较在的整数吧.梦想往往与理想冲突,理想也总是和现实不相调和.这位朋友,你的十年经历真是在路上.应该算得上是经典吧.

  9. 我也有相同的感受,只是我没有这位朋友这样的勇气写出来.十年,十年的光阴.对于人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应该是一个比较在的整数吧.梦想往往与理想冲突,理想也总是和现实不相调和.这位朋友,你的十年经历真是在路上.应该算得上是经典吧.
    一样的话,不一样的感受!

  10. 写得非常不错哦。
    有些同感,却没有你的经历那么丰富。
    在路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