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369期]2009年的最后一次

@ 十二月 26, 2009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2月26日。1893年的12月26日,毛泽东在湖南湘潭韶山冲诞生;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学校长。这两位,一个是政治领袖,一个是文化领袖。百年之后,他们依然高高在上,百无聊赖的看着这个国家的人们一边摘菜一边翻墙,他们会是最后的领袖吗?

一座四四方方的城,时间在旁闷不吭声。已是年末,这是2009年的最后一个周末。本周发生西安的诸多事件同样散发着“最后一枪”的摇滚意味,悲伤决绝愤怒和其他。

最后一次上学

2009年12月20日,这个城市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6岁半的欣欣坐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去上补习课,在城西客运站附近的一座天桥下,一辆拉土车飞驰而来…6岁半的生命就此终结,最后一次去上学的她将不在回来。鲜血残留在拉土车的轮胎上,更像是残留在这个城市无能的额头上。

要死多少人才能治住拉土车?这样的反问永不过时,就怕习惯成自然。(363期之10

最后一次叨叨

每一次去接车,都有可能意味着将是2009年最后一次去拉生意,因为谁都说不准,天然气说没就没了(367期之1)。当我们站在大街上因为打不到车而抱怨个不停的时候,请稍安勿躁,他们和我们每一个人一样都要糊口养家。这就是西安出租车司机们在临近新年的尴尬和无奈。

两个月前市长发话说“大干60天整治拉土车”(310期之1),两个月后的今天市长又在说“疯狂渣土车必须严加管理”;一个多月前西安初降大雪,气荒来袭,市长开会研究部署供给;一个多月后的12月下旬气温大降,气荒再次来袭…市长又发话“要尽可能为出租车加气提供方便”…

打个出租车都得靠抢了
打个出租车也得靠抢了

这样的叨叨久了,容易让我们想起祥林嫂,“我真傻,真的,我以为春天里没有狼的”。当领导出面讲话变成例行公事,老百姓的耳朵和智商便开始学会反抗。

最后一点寒冷

12月24日,陕西省自北向南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最强一次寒流袭击,全省各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降温天气,省气象台预报显示,这次强冷空气将极有可能一直陪伴我们到2010年…那么,这就是2009年的最后一次寒流了,他们终将过去,包括拉土车下的惨祸和街头加气站边排起的长队,以及那些毫无意义的叨叨。

最后一丝希望

12月21日上午,西安明德门社区31号楼,两名年轻女子从6楼窗户伸出大半个身子呼喊“着火了”,然后情急之下将两个小孩子从楼上扔下…说这条新闻不是想说火灾,而是想说这两名年轻的女子。她们的举动让日渐麻木的新闻看客们突然打了个激灵(365期之5)。

在火灾面前,他们的自救能力还很差
还好他们都幸存了…

任何人,在被逼急了的情况下,都会有最极端的行为发生,以此来做最后的交代或者寄托。他们从楼上抛下的不是孩子,而是希望,最后一丝希望。

最后一点喜悦

12月20日媒体报道:西安农民年满60周岁后可按月领至少80元养老金,这一政策将惠及126.65万人(245期之6);同一时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次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元旦起企退人员养老金提10%

在经历了一年的涨价之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实质惠及老百姓的新闻,尽管只是微薄的几十块钱。这个时候2009时日无多,本年度属于老百姓最后的一点喜悦终于到来。

最后一次懵懂

一个14岁,一个15岁,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会把懵懂写满日记本,但是却未必能够明白它的意义,就像他们分不清爱与性、顽劣与道德的界线一样。这个再也普遍不过的社会现象在本周以两起事件的频率出现在陕西媒体上。

陕西白河一所中学内,两名不满15岁的女中学生参与聚众淫乱,并称“只是觉得好奇、刺激而已,不图啥,每次大家一起去,都知道做什么”。这样稚嫩而冒着傻气的回答让人有忍不住冲上去扇两个耳光的冲动。

陕西广播电视大学,一名22岁大一女生在宿舍产下一子后将其抛弃在宿舍楼后的纸箱里,被发现时婴儿已经死亡。在记者的描述里,这名女大学生喜欢文学,喜欢写作。她说不知道这样的事怎么就发生在自己头上…女生的男友始终未在报道中提及。

未婚妈妈的宿舍
这个未婚妈妈还是个文艺青年

请允许我这样评价这名女大学生:22岁谈恋爱以及做爱很正常,但是22岁了还不会避孕,出这样的事就与性教育到不到位、家庭教育、学校管理到不到位毫无关系,这是个人智商问题(相关:女学生们的智商和情商)。

他们的青春还没有开始,或者才刚刚开始,但似乎又已经结束。但愿这样的错误是他们漫长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懵懂。

最后一次疯狂

都2009年了,再说什么“中国人为什么要过圣诞”这样的话题,就会显得多余而无聊。快乐无国界,钱也无国界。在当前的经济保升的大背景下,政府巴不得你天天过平安夜,500余吨垃圾算个屁

精神层面上,如果没有释放情绪的需求,我想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数九寒天的去大街上挤人玩。或许就是当去散散心,毕竟活着真有点累了。

平安夜,一年就疯狂一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内疚

“大学生活不是想象中那样,自己很内疚,对不起家人”——这是西安交大医学院一名大一女生跳楼自杀前发给母亲的短信(366期之3)。目前警方尚未给出该女生自杀的原因,据同学分析为“上大学后发现和想象中的差距太大,无法接受”。

“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对这句话都无比熟悉。只是这一次,一个女生因此而自杀。请问:这是不是智商的问题?

最后一颗良心

“轻飘飘的处分关不上血铅门”,这是《广州日报》在陕西凤翔血铅事件11名干部处分之后的评论标题。在615名儿童的生命面前,陕西凤翔县11个领导干部宛若天神护佑,仅受到党纪、政绩处分,并且未公布名单——临了,临了,还不忘糊弄老百姓一把,11个领导被处分了,但是没名字,有没有可能局长大人家的狗起个名字混在名单里领工资,这个时候突然被拉出来接受处分?(365期之9

凤翔血铅儿童终于领到了安全食品
发生血铅凤翔当地学校一半以上的学生已经迁移走了

就算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也会有恻隐之心的,何况吃着皇粮的官?我只能这样想,也许他们已经和人不一样;我们原本期望在一切都丧失的情况下,还是最后一颗为人的良心,现在看来我们错了,良心早都被狗吃了。

以上就是本年度最后一个周末版【西安e报】,新年快乐,明年再见!


25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369期]2009年的最后一次”旁边

  1. 丸子 说:

    2009年最后一次早产的E报

    于是便有了早产的沙发

  2. 丸子 说:

    缅怀毛爷爷 今天各大门户网站均未有毛爷爷的专题

    我很失望

  3. 想念小张 说:

    老毛作孽多端,恶魔一般,没啥值得纪念的。。。。。。。

  4. Evita 说:

    你们也太快了
    沙发就这样没有了
    今天打车回家 聊起气荒
    师傅一脸鄙夷:这你也相信 想涨价才是真的

  5. 匿名 说:

    顶楼上的司机。
    涨价之心,路人皆知,共匪拿百姓当傻逼呢?

  6. 茄子 说:

    气荒就是皇帝的新衣,所有人都在看政府裸奔,可他们还觉得很潇洒!把老百姓当傻逼的才是真正的傻逼!

  7. 颜泽 说:

    2009年最后一次感叹。为什么沙发这么快就被抢了。连板凳,椅子都没有了。

    各大网站,媒体都在做年度盘点。这也算是IN西安的年度盘点吧。

    2009不好过。2010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8. 匿名 说:

    这个应该不算是盘点,算不上,还有好几天才到元旦,不要跳票了

  9. 匿名 说:

    歪日!这么多人都不睡觉啊~

  10. 胡铁花 说:

    一起歪日一下~这么多人不睡觉

  11. 酥麻拉姑 说:

    老王,明年再见

  12. 抽旱烟吃挂面 说:

    越看心越凉,还是愚民好,过得快乐。看得越清楚活得越痛苦。

  13. 说:

    最后一次见大夫,想问问政府和统治阶级还有老百姓的傻逼病怎么治,医生告诉我,他是党员,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能救中国的人民,我信了,我买了党徽回去供奉,就像人们说的祭拜春哥一样虔诚,可我出门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党员医生小声的嘟囔,傻逼!

  14. 布农铃 说:

    年度最佳创意:给拉土车挂上陕O牌照,加装警灯警笛,这样老百姓就会敬而远之从而也安全多了!

  15. 话语权 说:

    西安e报会不会和枣报一样被墙?

  16. hyy 说:

    我也和楼上的发同样的感慨一个
    e报越来越激进了,平淡中的暗涌啊

  17. 和谐党-潇洒哥 说:

    洒家来晚了,2009年的最后一次,2010我们再相逢。

  18. 拉土祥子 说:

    e报激进啊?狗屁吗!刘晓波被判十一年那么大的事它都不坑气!激进个屁!

  19. 匿名 说:

    e报的前面,有斗大的两个字,西安。
    坑不吭气,写的人说的算,激不激进,看的人说的算。

  20. 小米 说:

    不是E报激进,是现实太令人疯狂。

  21. 小米 说:

    谁能告诉我佛教里的“大悲咒”是咒啥的?

  22. p民 说:

    就这,那个sb还跑出来无耻的问“你幸福吗?”。幸福个锤子!

  23. 酥麻拉姑 说:

    18楼太激进 拉出去河蟹吧

  24. 飞天耗子 说:

    .

    我只看,不说话。

  25. 叶子 说:

    看到博客的第一眼,没看内容,径直奔到inxian来回帖!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